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25 光碟可以以后再补看,有些东西,没得补……
  325 光碟可以以后再补看,有些东西,没得补……

  陆景乔领着萌萌在花园里走了一圈,萌萌一路咿咿呀呀说着自己的语言,陆景乔几乎一个字都没听懂,却依然十分耐心,兴趣盎然地听着,回应着。

  萌萌似乎对他的反应十分满意,到后来自己懒得走了,竟然主动跑到陆景乔面前要抱抱。

  陆景乔当然欣然应允,弯腰将她抱起来,随后看着她,低声开口道:“亲爸爸一下好不好?”

  萌萌看着他,似乎犹豫了片刻,随后才凑上前,“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霎时间,陆景乔竟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萌萌对他脸上很少出现的这个表情似乎很惊奇,缓缓凑近了他的脸,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地观察着他。

  陆景乔被她这样的反应逗得笑出声来,看着她那双像极了黎湘的眼睛,忍不住低头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亲,他才发觉萌萌的脸有些凉,于是很快抱着她回到了屋子里。

  室内很温暖,陆景乔在门口给小家伙脱掉身上的棉服,这才牵着她的手带她走进厅里。

  刚刚吃过早餐没多久,时间还早,可是陆夫人却已经和司萍坐在餐桌旁边,在准备中午和晚上的食材了。

  见到陆景乔领着萌萌走过来,陆夫人似乎迟疑片刻,随后才开口问道:“中午想吃什么?”

  陆景乔听了,看她一眼,缓缓道:“随意就好,我什么都吃。”

  陆夫人听了,轻轻点了点头,一时也不知道再问什么。

  司萍见状连忙开口道:“那咱们中午就随便吃点,晚上你大哥回来,再好好吃一顿。”

  陆景乔听了,眸光微微一闪,只是点了点头。

  陆夫人这才又开口道:“说起来,你们兄弟俩之间虽然有缘分,可是应该还没有以两兄弟的身份坐在一起过吧?那今天晚上就是最好的机会,咱们家里的人,终于齐了……”

  说到最后那句话时,陆夫人声音微微有些低,司萍见状,连忙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陆夫人微微转开脸,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重新回转头来,微微一笑。

  陆景乔看着她的样子,安静片刻之后,淡淡说了一句:“反正以后都会整整齐齐的,就算他当律师很忙,也不愁没有吃饭的机会。”

  陆夫人听了,似乎有些惊讶,在看见司萍脸上宽慰的笑意之后,她似乎才回过神来,连忙也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得对,以后都会整整齐齐的。”

  司萍轻笑了一声,说道:“到底是有了女儿的人啊,咱们家这冷冰冰的四少,有朝一日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让人惊喜。”

  陆景乔没有理会司萍的调侃,见黎湘不在厅里,便问了一句:“湘湘呢?”

  “回小楼去了吧。”司萍说,“你这么久没回来,估计是想收拾收拾。”

  陆景乔听了,便透过窗户往小楼的方向看了一眼。

  司萍看出他的心思来,笑道:“你要去就去吧,萌萌留下,她也习惯跟我们在一起了。”

  说完,司萍就站起身走过来,将萌萌抱了起来,放到了餐桌旁边的儿童餐椅里。

  萌萌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玩法,司萍手里随意取了根青菜给她,她也能看着司萍手上的动作,胡乱地学着她择菜,最终却只是将手里的那根菜蹂躏得乱七八糟。

  陆景乔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才转身往小楼的方向走去。

  陆夫人抬头,看着他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来,喊了他一声:“景乔!”

  陆景乔顿住脚步,转身过来,陆夫人已经走了过来,看着他说:“虽然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湘湘是我们家的人,她生下了萌萌,管我叫妈妈,手上也戴着你给的戒指,可是到底还欠一个名正言顺。现在你回来了,这件事情应该是首先要解决的。”

  陆景乔没想到她竟然会跟自己说这番话,听完之后,他缓缓点了点头,“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陆夫人听了,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道:“想怎么操持你告诉我,或者也可以直接交给公关公司去安排。”

  “不用了。”陆景乔说,“又不是没有大肆操办过,这一次,我想低调一点。”

  陆夫人这才又点了点头,“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怕委屈了湘湘。可是我看她也是不在意这些的样子,所以,她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陆景乔说。

  “那就好。”陆夫人说,“行了,你去看湘湘吧,萌萌有我看着呢,放心。”

  陆景乔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往外走。

  刚刚走到屋外,他却又缓缓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陆夫人依旧站在门后静静地看着他。见他回过头来,陆夫人很快又笑了起来,“怎么了?”

  陆景乔很多年没有在陆夫人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笑容,可是今天看到,却并不完全陌生。

  因为这样的笑容,他在凌晨黎湘准备的光碟里已经看见过了。

  “妈。”他突然低低地喊了她一声,随后道,“湘湘在美国待产的时候,谢谢你一直陪伴她,照顾她。”

  陆夫人被他一声“妈”喊得怔住,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陆景乔已经重新转身走向小楼。

  可是她心里却一丝怪责也无,她看着他的背影,控制不住地掉下泪来,内心深处却盈满难以言说的欢喜。

  陆景乔走进小楼,来到卧室的时候,黎湘果然是在衣帽间里收拾东西,收拾的还都是他的衣服。

  见到他走进来,原本专注的黎湘吓了一跳,“你不是陪萌萌在玩吗?怎么过来了?”

  “你在干什么?”陆景乔看了一眼被她整理出来的自己的衣物,问道。

  “还说呢。”黎湘嘟哝道,“一直也不让我去看你,你瘦了我也不知道,还一直给你留着从前的衣物,现在估计可以全部换新的啦,所以我先把你从前的这些整理出来,回头看看该怎么处理。”

  陆景乔走过去,拉过她忙碌不已的双手,缠到自己腰上,“这种事情哪用你亲自操持。”

  黎湘扬起脸来看着他笑,“那我应该操持什么事啊?”

  “环游世界的事。”陆景乔说。

  黎湘闻言,先是微微一怔,随后才轻笑了一声:“你要陪我去环游世界?”

  “对。”他说,“我答应过你的。”

  “说去就去啊?”黎湘说,“哪有这么匆忙的?况且你才刚回来,难道不要多点时间陪爷爷和妈妈吗?我就这么把你拐走了,爷爷会怪我的!”

  “那就从现在开始准备。”

  “什么?”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忽然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等黎湘意识到什么的时候,陆景乔已经拉着她走进了主楼,对司萍说:“萍姨,我跟黎湘要去民政局一趟,我们俩先去排队,麻烦你帮我们准备一下需要的东西,让司机送过来。”

  司萍听得一愣,还没回过神来,陆景乔又已经拉着走出主楼,坐进了车里。

  直到此时此刻黎湘才彻底回过神来,一下子抱住陆景乔的脖子,撒娇耍横,“你怎么能这样啊,说去就去这么突然,我妆也没好好化衣服也没换,刚刚还给你收拾东西收拾得灰头土脸的,你告诉我这个样子就让我去领证?”

  “不用化,不用换。”陆景乔低头看着她,“反正怎么样都好看。”

  “骗人!”黎湘哭笑不得,伸出手来打了他一下。

  陆景乔一面敲了敲座椅示意司机开车,一面按住胡乱挣扎的黎湘,沉声道:“湘湘,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等了,多一刻都不等。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想到什么,就应该立刻去做,对不对?”

  黎湘被他的力量和沉沉的语调搞得浑身发软,与他对视许久,终于是伸出手来,紧紧抱住了他。

  两个人静静相拥许久,黎湘才蓦地想起什么来,“你的戒指呢?戴了吗?”

  她记得他昨天回来的时候,手上是没有戴戒指的。

  陆景乔缓缓抬起手来,左手无名指上,那枚跟她手上相映成对的男款婚戒安然无损地套着他。

  黎湘忍不住抬起手来,没想到才轻轻一摸,就将戒指往外取出了一些。

  他瘦了,戒指套在手上自然也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有点松。”黎湘说,“看来你要快点将自己养胖一点。”

  陆景乔闻言,却忽然缓缓低下头来,凑到她耳边,声音很低地说了一句:“不该松的地方不会松。”

  黎湘微微一怔,随后才猛地反应过来什么,耳根瞬间烫了起来,一下子抬起手来捂住他的嘴,随后张口就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

  两个人这一去,一直到吃午饭的时间也不见回陆家,陆夫人心急得走到屋门口看了好几次,始终没有看见车子回来。

  “领个证哪需要这么久?”陆夫人不停地看表,“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按理不用排多久的队啊。”

  司萍听了,笑道:“说不定是路上堵车呢,你这么心急,那就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进行得怎么样了?”

  陆夫人听了,沉思片刻之后,果然转身拿起了电话。

  司萍正猜测着她是打给黎湘还是打给陆景乔,没想到电话接通,陆夫人却喊了司机的名字:“梁辉,你不是送景乔他们去民政局吗,怎么还没回来?”

  电话那头不知回答了什么,陆夫人听了,很快挂掉了电话。

  “怎么说?”司萍立刻凑上前来问道。

  陆夫人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地回答道:“说是从民政局出来就回别墅去了。”

  司萍听了,显示一愣,随后才控制不住地笑了一声,点了点头,道:“也是,别墅毕竟在市区,比回咱们这儿来可近多了。况且萌萌都在这里,别墅里可没有电灯泡打扰他们。幸好你明智把电话打给了司机,不然啊——”

  听着她促狭的语调,陆夫人轻轻打了她一下,没有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

  别墅里,日头渐渐偏西的时候,黎湘才从疲倦的睡梦之中醒过来,而陆景乔就在她身后,依然将她拥得紧紧的。

  黎湘一睁开眼睛,便只看见卧室地板上一路延伸横七竖八的衣物,不由得想起先前那些画面,原本就酸软的身体似乎更加无力。

  正在这时,她本以为睡着的陆景乔却忽然轻轻吻上了她的耳垂,低声道:“怎么了?耳朵怎么突然发烫?”

  黎湘蓦地翻过身与他面对面,羞恼道:“你还说呢!哪有你像你这么迫不及待的——”

  陆景乔却再一次吻上她的唇,呢喃:“光碟可以以后再补看,有些东西,没得补。”

  黎湘唯恐再这么下去又会闹出事来,眼看时间也不早了,连忙推了推他,“好啦,起来了,我们该回去吃晚饭了。我可不好意思让大家等我啊。”

  陆景乔这才抱着她起身,黎湘低头看了看他缠在自己腰间的手,忽然一个用力拉开他,随后直冲进卫生间锁上了门,在里面扬声笑道:“分开洗,你用外面的卫生间!”

  不得不说,黎湘这个分开洗的策略非常奏效,因为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已经坐在了回陆家的车上。好在餍足之后的陆先生也没有贪得无厌,一路上心情仍是很好。

  他们的车子刚刚驶入陆家大门,后方一辆车子随即也驶了进来,黎湘回头看了一眼,对陆景乔说:“大哥的车子。”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停下来,黎湘下车的动作有些缓慢,因此许绍钧停好车走过来的时候,陆景乔才牵着黎湘从车子里走出来。

  三个人面对面地遇上,黎湘先喊了一声“大哥”,而陆景乔和许绍钧对视一眼,只是点了点头。

  许绍钧淡淡一笑,说:“看来我找人打听的消息不太准,我本来以为你是明天才回来。”

  黎湘听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来大哥跟傅西城是向同一个人打听的。”

  许绍钧闻言,也不介意她的调侃,只是耸了耸肩。

  陆景乔看了看他一身的打扮,这才开口道:“你现在依然从事律师行的工作?”

  许绍钧点了点头,笑容平和,“我专业就是这个,不做这个做什么呢?现在你回来了就好了,思唯不用再一直缠着我,非让我进陆氏去工作。”

  “她居然也会操心这些事?”陆景乔转头看向黎湘。

  黎湘听了,微微叹息一声,“她不操心谁操心啊?你不在,大哥的专业又是律师,她觉得家里就她一个人,所以她强撑着接手了妈妈的公司,同时进了陆氏董事局工作。这一年多来,陆氏都是二叔在掌控大局,董事局里那些人又都不是好惹的,思唯一个女孩子势单力薄的……可惜我要照顾萌萌,也没办法抽身帮她,她一个人撑到现在都没有喊放弃,也是不容易。”

  陆景乔倒是没想到这一年多的时间竟然让思唯变得这么坚强,想起她早上跟自己说话时候的委屈口吻,心头也控制不住地低低叹息了一声。

  “好了,先别说这些了。”许绍钧说,“外面冷,先进屋吧。”

  陆景乔这才牵着黎湘,和许绍钧一起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