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27 思慕绵绵01 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327 思慕绵绵01 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第二天,思唯早早地起床出了门,上午在陆氏开会,下午在公关公司坐镇,而晚上还要应酬广告公司的客户。

  应酬的地点在“四季”,这一年多以来,思唯对这里也算是熟门熟路了,一年总要来上个几次。

  偏偏这次遇上的客户格外难缠,不仅要求诸多,还独好杯中之物,思唯带来的两个男性职员陪他喝还不够,他还非要拉着思唯一起喝。

  自从陆夫人因为家里的事再没有精力打理公司事务之后,碧蓝、海蓝两家公司不少精英都被高薪挖走,公司经营情况已经大不如前,因此每一单生意思唯都看得很重,客户让她喝,她也不推辞,非常爽快地喝了几杯白酒。

  只是白酒向来不是她能承受的酒类,喝了几杯,眼见着客户高兴起来之后,思唯便借口去洗手间离开了包间。

  出去后她便径直走到走廊尽头的卫生间,进入厕格,关上门后,她便熟练地扣起了喉。

  翻江倒海的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思唯吐完,又缓了好一会儿才平复了一些,走出洗手间的时候脚步却仍有些漂浮,侧身避让走廊上的行人时,一个不留神就靠到了墙上。

  纵使“四季”会所温暖如春,墙壁却还是有些凉,思唯瞬间清醒了一些,勉强站直身体时,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熨帖笔挺的黑色西装,修长挺拔的身材,深邃带笑的眼眸,思唯只抬头看了他一眼,便瞬间彻底清醒,转身就想走。

  “跑什么?”他却忽然伸出手来扣住她的手臂,似笑非笑地开口,“怕我会吃了你?”

  思唯冷着一张俏脸,瞪了他一眼,只是一言不发地挣开他,转身就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包间。

  慕慎希倚在原处,嘴角带着淡笑看她离开,微微挑了挑眉。

  这一厢,思唯回到包间继续应酬客户,眼看着一顿饭就要吃完,客户却突然又跟他们打起了太极。

  思唯这边合同都已经准备好了,自然没这么容易被他的太极耍走,仍旧试图在这餐桌上把合同签下来。

  “这样吧!”客户也已经是微醺的兴奋状态,猛地抬手拿过桌上剩下的半瓶白酒,“陆小姐你把这半瓶酒喝下去,这合同我立刻就签!”

  思唯脸色控制不住地僵了僵,同行的两个男同事见状连忙打起了圆场,客户却猛地一拍桌子,横眉竖目,“说好了,这半瓶酒陆小姐要是一口气喝下去,合同立马就签,否则免谈!”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起来,思唯安静了片刻,抬手就将那瓶白酒拿了过来。

  “思唯!”坐在她旁边的客户总监沈觅见状,不由得想出声阻拦。

  这个客户的广告投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对公司是比较重要,但是思唯身为陆家千金,实在是犯不着吃这样的苦。

  可是思唯却没有理会他的阻拦,拧开盖子,将瓶子里剩下的酒往杯子里倒去。

  倒了满满一杯之后,思唯端起酒杯来,朝客户笑了笑,“陈总,这杯我敬您的。”

  陈总似乎很满意,笑眯眯地看着她。

  思唯举杯正要喝,包间的门却忽然响了两声,随后,有人推门而入。

  思唯转头,看见来人,脸色瞬间又变了变。

  身旁的客户陈总却瞬间就站起身来,热情地迎上去招呼:“慕总,好久不见啊!”

  慕慎希淡笑着跟他握了握手,随后又看了看思唯,这才笑着说:“陈总,生意还没谈好?怎么了?是不是海蓝广告有什么问题?”

  陈总一听,立刻就察觉到了什么,“慕总和陆小姐认识?”

  慕慎希又看了思唯一眼,缓缓道:“本来打算签好陈总这份合同之后就陪她去庆祝的,谁知道……看来陈总对海蓝没什么信心啊。”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陈总连忙道,“我信不过别人,难道还信不过慕总?来来来,陆小姐,我也不耽误你跟慕总的宝贵时间,咱们这就签合同吧?”

  思唯坐在那里,微微有些僵硬,没有回答。

  旁边的沈觅见状,立刻拿出了合同,笑容满面地看着陈总签字作实。

  签好合同之后,陈总立刻就又笑着站起身来,“好了,陆小姐,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思唯这才站起身来,跟他握了握手,“谢谢陈总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陈总态度温和了许多,连连点头,“那好,我就不耽误慕总和陆小姐了,两位……尽情享受二人世界!”

  说完他便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穿上外套便准备离开,而思唯带来的两个人连忙送他出去。

  包间里顿时便只剩下思唯和慕慎希两人,思唯看也不看他,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慕慎希拉开椅子在她身旁坐了下来,抱着手臂看着她的动作,缓缓开口:“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忘了对我说?”

  思唯听了,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她忽然伸手去端刚才倒好的那杯酒。

  慕慎希蓦地伸出手来按住杯口,阻止她端起杯子来动作,思唯看了他一眼,声音清泠泠的,“我没有要你帮忙,这件事我自己也可以搞定。”

  慕慎希听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缓缓勾起笑意来,“怎么了?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个态度。”

  思唯一听他提起那天晚上,两边的太阳穴控制不住地突突跳了起来。

  慕慎希继续慢条斯理地开口:“第二天早上我有事出去了一趟,回来你就已经走了……本来以为我们应该有机会一起吃个早餐,听你对我说句什么话的。”

  “谢谢,行了吧?”思唯蓦地转头看向他,“谢谢你那天晚上救了我,也谢谢你的秘书小姐第二天早上的热情帮助,你满意了?”

  “你说呢?”慕慎希挑挑眉,反问。

  思唯噌的一声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手袋和外套就要往外走。

  慕慎希椅子微微后仰,就挡住了她的去路,随后,他才缓缓站起身来,低笑看着她,“到底怎么了?那天晚上我们不是挺开心的?你突然这样的态度,我无所适从,怎么办?”

  “你话说清楚一点!”思唯瞬间冷下脸来,“谁跟你开心过?”

  “没有吗?”慕慎希微微挑起眉来,“那难道是我记错了?那天晚上,你躺在我床上的时候,我们不是还——”

  “慕慎希!”思唯蓦地打断他,愤怒地与他对视。

  两个人一笑一怒,氛围最是僵硬的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而入,思唯转头看去,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男人。

  “慕先生。”那人正是一向跟在慕慎希身边的顾俊义,看见思唯,他也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就对慕慎希说,“人已经抓到了。”

  听到这句话,慕慎希缓缓点了点头,而思唯先是怔忡片刻,随后狐疑地看向慕慎希,“你抓了谁?”

  “抓了谁会让你觉得开心,我就抓了谁。”慕慎希缓缓笑道。

  思唯又怔忡了片刻,随后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相信?”

  “信还是不信,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慕慎希轻笑着说完,随后抬脚就往外面走去。

  思唯有些僵硬地在原地站了片刻,终究还是转身跟上了慕慎希的步伐。

  会所门口,两个人的车一前一后地被驾驶过来,慕慎希拉开车门想要邀请思唯上车的时候,思唯看他一眼,却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车。

  慕慎希似乎早已料到,也不生气,低笑一声坐进了自己的车,同时吩咐司机,“开慢一点。”

  思唯自己驾车,一直跟在他的车后,一路驶向城郊,最终停在了一座废弃工厂的大门前。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看着眼前这片杳无人烟的地方,思唯心里有些忐忑,有些惊疑不定。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下车的时候,前方那两扇原本紧闭着的工厂大门忽然打开来,而慕慎希车头大灯雪亮,清晰地照出门内的情形——

  里面放了个大型铁笼,而笼子里关着一个人,思唯清楚地看见那个人正拍着铁笼的栏杆破口大骂,正是万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