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28 思慕绵绵02 她居然被慕慎希救了!
  328 思慕绵绵02 她居然被慕慎希救了!

  思唯瞬间控制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也微微僵冷起来。

  万丰年是谁?

  陆氏的重要客户,前几天差点毁了她的一个无耻男人。

  一看见他,思唯仿佛瞬间就回到了那天晚上,那个狼狈的、不堪回首的晚上——

  那两天刚好是江城两年一度大型商会举行的日子,今年刚好轮到陆氏主办,因此整个董事会的人全体出席了商会,并且在商会结束之后又重点款待了几个陆氏的重要客户,万丰年就是其中之一。

  在勾心斗角的陆氏董事局内,思唯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因此她原本只是作为可有可无的一个人出席应酬,没想到在饭局上却被万丰年注意到了。

  这个饭局原本是由她的堂兄陆绍谨一手操办,谁知道陆绍谨中途有事不得不先离开之后,饭局便变成了由黄有信主持。

  万丰年在陆绍谨离开之后,更是一门心思都放到了思唯身上,不断地向思唯邀酒。

  思唯只觉得这个姓万的面相就生得十分不正派,虽然说以貌取人不太好,可是思唯就是觉得反感,因此只是强忍着应酬了他两杯。

  没想到姓万的却得寸进尺,见她喝了两杯酒之后,便一直缠着她,还要她继续喝。

  “陆小姐人长得这么漂亮,酒量还这么好,我难得在见到陆小姐这样的美人,陆小姐可千万要给万某这个面子。”万丰年言语之中毫不掩饰对思唯的欣赏。

  这下思唯便丝毫也不为自己以貌取人而感到内疚了——原来相由心生,是确有其事!

  他轻浮的言语实在让思唯觉得恶心,她本就有些大小姐脾气,忍到这会儿已经是不容易,几乎都要忍不住翻脸的时候,黄有信连忙偷偷示意了她一下,随后跟她说了几句话:“万总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客户,千万不能得罪,就算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你也得让万总高兴啊。哪有作为公司董事不主动招待客户,反而得罪客户的?”

  思唯本不欲给这个面子,可她既然已经入了董事会,也并非只是想闹着玩玩,到底还是忍了下来,又应酬了万丰年两杯酒。

  谁知道这两杯酒下去之后,情况忽然就有些不对劲起来,她只觉得昏沉迷糊,思维混沌,全身也渐渐开始无力起来。

  没多久她就感觉到有人将自己往外带,思唯到底还有清醒的意识,睁开眼睛一看,只看见身边扶着自己的人是那个万总,瞬间就又清醒了几分,忍不住想要挣脱他的桎梏,全身上下却仿佛一丝力气也发不出来。

  “乖,别动,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万丰年一手勾着她的腰,另一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声音中的笑意让思唯觉得不寒而栗。

  思唯那时候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他的意图不轨,只是恨自己着了他的道,更可恨的是黄有信竟然敢这么出/卖她——

  这些人,在陆正业还在世的时候,在陆景乔依然在陆氏掌权的时候,哪个不是唯唯诺诺只懂得拍马屁,如今眼看着她没有了爸爸和哥哥做靠山,竟然敢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她,将她送去应酬客户!

  思唯心头苦涩却又愤怒,可是她偏偏没法动,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万丰年却似乎异常享受她这样的状态,带着她走进电梯之后,就控制不住地靠近思唯,埋首在她肩颈之间,轻嗅着她身上的香味,忘乎所以。

  思唯清晰地察觉得到他的动作,几欲作呕,却根本无力反抗。

  就在她几乎要被悲伤绝望湮没的时候,下行的电梯忽然停了下来,随后电梯门打开,外面出现一行数十人——

  慕慎希偏偏就是那群人中最醒目的一个,鹤立鸡群一般,挺拔显眼。

  可是思唯看见他的时候,他正转头与旁边的人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从前思唯总是见着他就躲,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忽然无比希望慕慎希能够转过头来看她一眼——

  纵使她总是习惯性地反感和厌恶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到底一次次地出现在她身边,并且和傅西城交情甚笃,总归是比身边这个万总安全!

  因此思唯一直看着电梯外的慕慎希,可是慕慎希却始终没有往电梯里看一眼。

  由于电梯外人数众多,万丰年身边的人很快就上前阻拦了准备进电梯的人,“抱歉,请搭乘下一部电梯——”

  成功阻止了外面的人进入电梯之后,万丰年身边的人迅速按下关门键,眼见着电梯门在自己面前缓缓闭合,思唯也控制不住绝望地缓缓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电梯门已经关上的时候,那两道已经闭合的门,竟然又一次缓缓打开来!

  当思唯看见电梯外面慕慎希那张清晰的容颜,以及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时,一瞬间,她竟然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跟这个男人遇见过那么多次,从来没有哪一次,她这么希望看见他!

  而万丰年的人还在试图阻止慕慎希进电梯,慕慎希却只是看着他们,“好笑,这么宽的电梯,难道是被你们承包了?”

  “算了算了!”万丰年全副注意力依旧放在思唯身上,而且似乎已经很心急,并不想多生事端,“让他们进来。”

  慕慎希随即走进来,面对着万总身边那两个人极其不善的目光,他忽然抬手就给了其中一个一耳光!

  电梯内氛围僵硬了数秒,随即就变得一片混乱起来——

  万总身边的那两个人立刻发了狂一样地扑向慕慎希,而电梯外又都是慕慎希的人,一时间里里外外进进出出扭打成一团,思唯只听见阵阵惨叫声,感觉到有人在她身边撞来撞去,眼前却完全一片混乱。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那一片混乱突然消失,她有些艰难地恢复神智,一睁开眼睛,眼前便只剩下慕慎希的脸。

  他将她从万丰年手中抢了出来,并且带她远离那场混乱,坐上了他的车。

  思唯红了许久的眼眶,终于控制不住地有眼泪掉落下来。

  那一刻,仿佛再没有比他更安全可靠的男人,惊惧交加的思唯控制不住地靠进他怀中,泪如泉涌。

  慕慎希伸出手来扶着她的腰,安静许久之后,只是低低说了一句:“没事了。送你回家?”

  思唯听了,先是点了点头,可是片刻之后,她却又猛地摇了摇头。

  自从家中发生剧变,而她开始承担起妈妈和哥哥们的工作和职责之后,她就已经习惯再苦再累都不跟家里的人说,家里每个人所承受的都已经很多,她不想让自己也成为负担。

  慕慎希似乎察觉得到她的想法,也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叫司机开车去了酒店。

  进入一间套房之后,慕慎希就将她放到了床上。

  柔软舒适的环境渐渐平息了思唯心头的恐惧,与此同时,那个万丰年给她下的药的药力似乎也在逐渐散去,她身上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也能说话了。

  随之一点点恢复过来的理智,却渐渐让她清醒地意识到目前是怎样的情形——

  她居然被慕慎希救了,还被慕慎希带来酒店的房间!

  另一种复杂的情绪渐渐涌上心头,思唯正竭力平复自己内心的时候,卧室的门忽然打开,穿着一件黑色浴袍的慕慎希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见他这样的装扮,思唯瞬间变了脸色,“你干什么?”

  慕慎希听到她问话的语气,忽然低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脱了衣服?”思唯又问。

  慕慎希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缓缓笑起来,“刚刚打架弄得全身又脏又皱,我脱掉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你要脱衣服回你自己家里去脱,为什么要在我的房间里脱?”纵然身上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思唯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拉过被子,用力将自己遮住。

  慕慎希听了,低头整理了一下浴袍的领口,缓缓笑了起来,“现在是我在自己的房间换衣服,而你躺在我的床上,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