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30 思慕绵绵04 口是心非的坏女孩
  330 思慕绵绵04 口是心非的坏女孩

  思唯看他一眼,正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眼眸,她似乎怔楞了片刻,回过神来连忙拉下他的手,继续往笼子里洒水玩。

  慕慎希由得她去,站在旁边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笼子里,万丰年似乎终于察觉到身上的液体并不是什么有害气体,霎时间就忘记了先前的狼狈,又嚣张起来,“你们这群孙子,敢戏弄你爷爷,等老子出去有你们受的!你们给我等着!”

  思唯心头愈发鄙视这人,想了想,她忽然摸出手机,打了几个字放到慕慎希面前。

  慕慎希瞥了一眼,对上她精怪顽皮的视线,忽然就照着手机上的字念了出来:“拿打火机来,点火。”

  笼子里,万丰年霎时间脸色大变,一面拼命地耸动鼻子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一面往后缩,再张嘴时,已经是告饶:“别别别,有话好好说,你们要什么尽管开口,要多少钱我都给——”

  这一头,慕慎希“叮”的一声拨开打火机,却只是点燃了一支烟。

  思唯瞬间笑得弯了腰。

  慕慎希看着她有些夸张的姿态,也勾了勾唇角。

  万丰年听到声音,闻到烟味,一张脸霎时间涨成了猪肝色。

  大概是这一再地受辱实实在在地刺激到了他,他忽然猛地大吼一声,直接冲上前,不顾一切地撞向铁栏杆!

  也就是这么硬生生地一撞,竟然将蒙在他眼睛上的黑色布条撞得滑落了一部分!

  眼见着那布条开始滑落,慕慎希一把拉起还在看好戏的思唯,将她按进自己怀中的同时迅速转身背向铁笼,敞开自己身上的大衣,彻底地让她的身影没入自己怀中。

  思唯被他强行纳入怀中,下意识就要挣扎,慕慎希猛地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彼此身体亲密相贴,思唯蓦地一僵,抬起头来,便再度迎上他深邃的目光。

  “别动。”他没有出声,只是以口型告诉她。

  思唯与他对视片刻,只能咬了咬牙,暗自坚持。

  后面的笼子里,万丰年其实只看到一丝微光,什么都没有看清,便被人一下子按倒在地,重新彻底地封住了眼睛。

  万丰年又一次破口大骂起来,脏话连篇。

  思唯听到动静,这才从慕慎希怀中探出头来,眼见着万丰年眼睛重新被封住,她这才一把推开了慕慎希。

  “还想怎么玩?”慕慎希忽然问。

  思唯安静了片刻,忽然转身就往外走。

  慕慎希则不紧不慢地朝笼子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这才跟着思唯转身走出工厂,见她在车子旁边停下脚步,他才又开口:“不玩了?”

  “不玩了。”思唯拍了拍手,“无聊。”

  “我看你之前不是玩得挺开心的?”慕慎希低下头来看她,“你怎么总是喜欢玩口是心非的把戏?”

  “你才口是心非!”思唯顺口反驳了一句,拉开车门就准备上车。

  慕慎希却伸出手来按住了车门,阻止了她上车的动作,随后道:“我可不口是心非,不像你,骨子里明明透着一股坏,却偏偏要装成好女孩。”

  思唯闻言,有些愤怒地反驳了他一句:“我有你坏?”

  “我是坏啊。”慕慎希缓缓笑了起来,“你也不差,瞧你刚刚玩他玩得多兴奋——”

  思唯看他一眼,不准备再跟他多说,拿开他的手便准备上车。

  慕慎希却直接就扣住了她的手,往她的车胎看了一眼,说:“你的车胎被扎了,别开了,坐我的车。”

  思唯顺着他的视线一看,果然见自己的左前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瘪了下去!

  “是不是你?”她抬起头来看着他,有些愤怒地质问。

  慕慎希仍旧抓着她的手,笑了一声:“我说不是,你也不会相信,不是吗?”

  思唯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从车里拿出自己的东西,甩开他的手,转身走向了他的车。

  慕慎希看着她暴走的背影,低笑一声,很快也上了车。

  车子缓缓驶离的同时,那边工厂的大门也缓缓关上,思唯看在眼里,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放他?”

  慕慎希瞥她一眼,缓缓道:“当然是在他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之后。”

  “什么惩罚?”思唯又问。

  慕慎希却笑了起来,缓缓开口道:“少女不宜。除非,你承认自己不是好女孩,那我就告诉你。”

  思唯听了,与他对视片刻,终究是哼了一声,转开了脸。

  慕慎希却依旧只是低笑。

  思唯听着他那声笑,心绪微微有些复杂——

  就像她此时此刻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仿佛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反感和厌恶,可是多出来的那部分是什么呢?

  说不清。

  一路上思唯都没有说话,可是内心却并不平静。

  眼看着车子驶到陆家大门口,她回过神来,待车子停稳,她推门就要下车时,慕慎希却忽然又喊了她一声。

  思唯转头看他,却见他嘴角噙着她十分讨厌的那种笑,“不给一个告别吻吗?”

  思唯顿时就变了脸,瞪了他一眼,直接推门下车,跑进了大门。

  慕慎希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身影,却依然只是笑着,也不急着离开,而是坐在车子又给自己点了支烟,看着她的身影一点点地消失在视线之中。

  将近十一点,这个时间陆家的人都应该休息了,思唯快步走向主楼的方向,正要进门的时候,主楼旁边的石板路上却忽然走出来两个熟悉的身影!

  思唯有些被吓了一跳的感觉,那边的黎湘却已经出声喊了她:“思唯!”

  思唯这才缓过来,伸出手来抚了抚自己的心口,转身走向陆景乔和黎湘,“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黎湘挽着陆景乔的手臂,回答了一句:“睡不着,所以出来散散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对啊,有应酬嘛。”思唯简单回答了一句,随后道,“累死我了,我先进去洗澡睡觉啦,你们继续郎情妾意吧!”

  说完她就准备转身进屋,陆景乔却突然开口:“你怎么回来的?”

  思唯脚步蓦地一顿,顺口回答:“坐车回来的啊。”

  “车呢?”陆景乔云淡风轻地又问。

  黎湘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想起先前确实没有听到或者看到车子回来。

  “客户送我回来的嘛。”思唯连忙说了一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黎湘听了,不由得微微挑起眉来,“这……不奇怪吗?”

  思唯一时语塞,陆景乔却忽然又开了口:“慕慎希?”

  思唯吓了一跳,“你……你怎么知道?”

  黎湘也有些吃惊,看看思唯,又看看陆景乔,“你怎么知道?”

  “你身上的古龙水味道很特别。”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句。

  思唯听了,连忙低下头来闻了闻自己身上,果然能闻到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她不由得耸了耸肩,嘟哝道:“四哥,你属狗的吗?”

  陆景乔眼波一沉,思唯瞬间噤声,陆景乔这才又开口说了一句:“不要跟这个人走得太近。”

  “为什么?”尽管思唯心头对慕慎希这个人也是持保留态度,可是陆景乔这么说,她还是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句,“你还跟他交好呢。”

  “我跟他不过是普通交往。”陆景乔说,“更何况还是因为傅西城在中间,一起喝酒聊天没什么问题,深交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黎湘听了,也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觉得他有什么问题?”

  “当年慕氏家道中落,慕义亭夫妇在一无所有之后选择了自杀,留下慕慎希和他弟弟两人,当年他也不过二十岁,独自远走美国,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携新慕氏回归江城,虽然规模不大,却极具发展潜力。”陆景乔说,“一个一没人脉二没资本的人一步步走到今天,背景不会干净,手段也不会单纯,你心里应该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