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31 上了我的车,还不许我看?
  331 上了我的车,还不许我看?

  接受完陆景乔的告诫,思唯才终于得以回到自己的房间。

  有些无力地瘫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思唯脑海中却不断地回想着陆景乔说过的话。

  许久之后,她忽然一下子坐起身来,跑到书桌前打开电脑,在搜索框内输入了“慕慎希”三个字。

  搜到的网页并不算多,一些财经新闻偶尔会出现他的名字,而其他的则多是一篇个人专访。

  思唯打开其中一个网页,通篇仔细阅读下来,她心绪有些复杂。

  像这样的专访当然都是说好话,里面大篇幅地介绍了慕慎希的奋斗史,也提及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原来他父母离世的时候,他才十九岁,一个人挑起了照顾幼弟和重振家业的担子,一路走来,想必的确是很不容易。

  思唯静静地看完,正心生感慨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又一次响起了陆景乔说的话。

  陆景乔说得对,越是不容易的人,越容易有更多的黑暗——这样的人,很危险。

  而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恰恰也印证了他身上所具有的危险性……哪怕,他是为了她。

  想到这里,思唯迅速关上电脑,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洗完澡出来,她躺在床上,努力想忘掉今晚发生的所有事,那些事情却始终反反复复在脑海中播放,如同刻入脑海的电影,难以消除。

  这样的情形直接就导致她第二天睡到几乎中午才起床,再收拾一通出门到达陆氏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上班时间。

  然而思唯刚刚到达大厦楼下,就看见陆氏门口一片混乱——警察、救护车、围观群众,好不热闹的样子。

  思唯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正好看见两个陆氏的保安也在那里,便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陆小姐,黄先生在旁边的那条巷子里被人打劫,被打得头破血流的。”一个保安回答她。

  思唯听得一怔,“黄先生?黄有信?”

  另一个保安连忙点头,“是啊,幸亏陆小姐你没有看到啊,满头都是血,真是吓人!”

  思唯闻言,怔忡片刻,忽然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

  黄有信多多少少跟她被万丰年打主意这件事情上有些关系,而万丰年昨晚被教训,今天黄有信也出事。

  该不会,这件事情也与慕慎希有关?

  她心头忽然一乱,没有再理会,低头匆匆走进了陆氏。

  ……

  一整个下午思唯都有些心绪不宁,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思唯刚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忽然就接到了黎湘打过来的电话,叫她晚上一起吃饭。

  “我没胃口。”思唯有些恹恹地说,“不想吃。”

  “怎么啦?不舒服?”黎湘问,“那嘉晨回来请吃饭,你来不来?”

  “啊?沈嘉晨回来啦?”思唯听了,语气立刻一转,“那我当然要去啦……可是她回来,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帮她接风么?为什么她要请客吃饭?”

  黎湘笑着说:“到时候你问她呗。”

  傍晚时分,当思唯依约来到订好的餐厅时,却意外看见了宋衍。

  看见他,思唯很是惊讶,“你不是放假去旅游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宋衍坐在餐桌旁边,一面翻着菜单一面回答她,“今天啊。”

  “今天?那你岂不是跟沈嘉晨一起回来的?缘分还是巧合?”思唯坐下来,“沈嘉晨呢?”

  “去卫生间了。”宋衍回答,

  话音刚落,沈嘉晨就从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来,看见思唯之后笑着走了过来,“来啦,黎湘呢?”

  “应该快到了吧。”思唯正说着,一抬头正好就看见黎湘从门外走了进来,“哈,一说就到了。”

  黎湘快步走过来,有些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出门的时候被萌萌缠了一会儿,来迟了。”

  “没事,我们也刚刚才到。”沈嘉晨说,“陆先生呢?”

  黎湘耸了耸肩,笑道:“他不适合我们的聚会,所以留在家里带孩子了。”

  沈嘉晨听了,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说:“晒幸福。”

  黎湘并不否认,笑着说道:“你们呢?怎么会一起回来这么巧?”

  不知何时在旁边撑着下巴开始沉默的思唯忽然开了口:“我知道。”

  “你知道?”黎湘半信半疑地笑着看她。

  思唯瞥了宋衍一眼,又瞥了沈嘉晨一眼,不无哀怨地开口:“因为他们俩在一起了!”

  宋衍一口茶含在口中,忽然呛了呛,沈嘉晨见状,连忙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背。

  黎湘瞬间了然,跟思唯对视了一眼,“果然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思唯哼了一声,“刚刚沈嘉晨从卫生间出来,宋衍顺手就把自己喝过的那杯茶递给了她,沈嘉晨也喝了一口,这还不是在一起了?”

  “难怪要请我们吃饭!”黎湘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随后对宋衍说,“你行啊,告诉我们说去旅游,结果游到沈嘉晨的学校去啦?这趟旅游可真值得啊!”

  宋衍似乎还有些不自在,反倒是沈嘉晨开口道:“别笑我们啦,看看吃什么菜吧。”

  黎湘当然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转开话题,一转头看思唯,却见她依旧是那副哀怨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撞了她一下,“怎么了?”

  “我不高兴他们俩在一起。”思唯忽然拿起一只筷子指着宋衍,“你说,你为什么不选我,要选沈嘉晨?”

  宋衍抬头与她对视片刻,缓缓道:“她每顿只吃一碗饭,我养得起。”

  思唯听完,气得一头栽倒在餐桌上。

  黎湘和沈嘉晨同时笑了起来,沈嘉晨伸出手来摸了摸思唯的头,“好啦,为了安慰你,待会儿你想吃什么尽管叫,吃穷他。”

  思唯这才重新撑着下巴坐了起来,嘟哝着说了一句:“最讨厌成双成对的人了……好啦,现在你们都成双成对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留下来当大龄神女啊?”

  黎湘伸出手来揽住她,“只要你想,脱单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切。”思唯嗤之以鼻,“我才不想要呢!”

  一顿饭,宋衍、沈嘉晨和黎湘始终相谈甚欢,思唯始终还是有些不满宋衍和沈嘉晨突然变成了一对这个事实,时不时地露出一副哀愁模样。

  好不容易吃晚饭,宋衍买单,沈嘉晨在旁边揽着思唯笑着问道:“怎么样,吃饱了没有?”

  “当然没有啦。”思唯在后面瞪着宋衍,“你们倒是有情饮水饱了,我可是大胃王哎,哪这么容易吃饱!”

  宋衍听着她说的话,一面签字一面忍不住笑出声来。

  沈嘉晨笑着推她往外走去,“没关系,那就让宋衍继续请客吧!还想吃什么?”

  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往外走去,大厅尽头的第一个包间门口,却不知何时倚了一抹修长的身影,静静沉眸看着那一行人的身影,面无表情,久久未动。

  ……

  因为考虑到黎湘身为妈妈的身份,所以四个人的聚会没多久就散了,思唯和黎湘一起回到家的时候,便看见陆景乔正尽心尽力地履行奶爸的职责,亲自动手为萌萌调制今天的最后一餐。

  陆夫人和司萍则在沙发里逗着仍然十分精神的萌萌,而萌萌一见到黎湘,便立刻投入了妈妈的怀抱。

  谁知道等陆景乔拿着奶瓶过来,只是朝小家伙一伸手,小家伙立刻等不及一般地扑过去,紧抓着奶瓶,一边喝一边搞怪,拿额头去抵陆景乔。

  一见这情形,顿时所有人都笑了起来,陆夫人有些无奈地笑着说了一句:“还真是个小吃货。”

  黎湘有心逗女儿,拉了陆景乔坐到自己身边,随后将头靠到了陆景乔肩头,想看萌萌会有什么反应,谁知道小家伙竟然没吃醋,而是学着她的样子,将头靠到了陆景乔的另一边肩头!

  这下客厅里欢声笑语更加热烈,陆夫人见状,不无感慨地说:“一个家里还是要有小孩子才热闹,可惜湘湘生萌萌的时候是剖腹,要多休养一段时间,不然我都要催你们赶紧生二胎了。”

  陆景乔听了,转头跟黎湘对视一眼,低下头来很快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思唯坐在旁边看得清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司萍听到陆夫人说的话,顿时就笑了起来,“你又不是只有景乔一个儿子,不用老盯着他和黎湘。”

  陆夫人听了,不由得一顿,随后微微叹息了一声,说:“绍钧都四十了,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提起来他还一副不急不急的模样……我看还不如等湘湘生二胎来得快。”

  思唯听了,忽然睁大了眼睛,“完蛋,大哥不会是同性恋吧?如果是这样,妈妈你想大哥给你孙子抱的愿望恐怕是要落空咯——”

  她话音未落,司萍已经一个抱枕扔过去打在她的脸上,而陆夫人扫了她一眼,缓缓开了口:“我还没说你呢,你跟湘湘是同一年的,湘湘比你还要小几个月,现在萌萌都一岁多了,你呢?”

  “天哪——”思唯夸张地捂住耳朵,“妈妈,您可是一个混血美人,您骨子里流着一半欧洲人的血统,怎么您说起话来跟电视里那些妈妈婆婆一样,又老套又传统!”

  黎湘听得笑了起来,说:“可能是妈妈这段时间待在家里看剧看得多,被同化了。”

  “没错,我现在也不管公司的事,专管这些家长里短。”陆夫人说着,才又看了思唯一眼,说,“不想让我说,你就赶紧带个男朋友回来。”

  思唯一听,一颗心顿时更加混乱,无力地卧倒在沙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