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32 思慕绵绵06 与慕慎希一字之差的名字
  332 思慕绵绵06 与慕慎希一字之差的名字

  为了消除母上大人对自己的过分关爱,第二天思唯特意趁中午吃饭的时间去了趟商场,准备买个礼物哄母上大人开心。

  没想到在珠宝专柜前,她却意外看见了宋衍。

  见到宋衍低头专心致志地挑选首饰,思唯立刻悄无声息地凑上前去,见到摆在他面前的几条手链,思唯控制不住地啧啧叹息一声:“直男的审美真可怕啊!”

  宋衍微微一僵,转过头来看到她,“你怎么在这里?”

  思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不是打算送这几条东西给沈嘉晨吧?简直太难看了好吗?我要是沈嘉晨,收到这样的礼物肯定跟你分手!”

  宋衍又看了她一眼,缓缓道:“不是送给她的。”

  思唯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居然还有别的女人,你完了,我一定告诉沈嘉晨!”

  “告诉我什么?”思唯话音刚落,身后忽然就传来了沈嘉晨的声音。

  思唯回头,果然看见她站在自己身后,眉眼弯弯地微笑。

  思唯立刻指着宋衍告状:“他在挑礼物送给别的女人。”

  沈嘉晨听了,蓦地笑出声来,“你不送吗?黎湘的生日快到了啊!”

  思唯顿时僵住,哑然片刻,忍不住泄愤似的打了宋衍一下。

  “你自己忘了湘湘的生日,反过来打我,这是怎么回事?”宋衍瞥了她一眼。

  思唯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都怪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害她连黎湘的生日都忘记了!

  于是她和宋衍沈嘉晨一起挑了礼物,又顺便一起吃了个午餐。

  虽然宋衍和沈嘉晨表现得十分平淡,并没有什么腻歪的情形出现,可是思唯却还是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大电灯泡一样杵在两人中间,这种感觉真是难受极了,因此吃过午饭,思唯迫不及待地就跟两个人说了再见。

  下停车场的时候电梯里人有些多,到了一楼又有一群人出电梯,思唯站得有些靠前,见有人下去便竭力避让,谁知道身后忽然有个小孩不管不顾地往前冲,撞得思唯控制不住地往前栽了栽。

  正在这时,身边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不轻不重地扶了她的手臂一把,帮助了她站稳了。

  思唯转头,看见一个陌生男人年轻而出众的面容。

  有那么一瞬间,思唯觉得这人似乎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却又根本不认识。或许天底下长得好看的人总是相似的?

  思唯一面这样想着,一面点头朝那个男人道谢:“谢谢。”

  那个年轻的男人也点了点头,淡淡一笑:“不用客气。”

  电梯里的其他人都在一楼出去了,电梯里竟然只剩他们两个人,一起下到了地下五楼的停车场。

  等到两个人一起出了电梯,才发现彼此的车竟然就隔着一个车位停放着。

  这样巧合的情形似乎让两个人都怔了怔,随后才又彼此微笑着点头说了再见,这才各自驾车离开。

  思唯回到陆氏,放下东西就去了洗手间,没想到刚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忽然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这次来的重要客户就那么几个,我猜是那个万总!”

  听到“万总”两个字,思唯推门的动作控制不住地僵住。

  “哇,你跟我想的一样,我也猜是他!”

  “可不是嘛,你们觉不觉得他老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还一点不知道收敛,真是好恶心啊!”

  “对啊对啊!我还以为只有我有这种感觉呢,原来你们都有!”

  听到这里,思唯推门走了进去。

  卫生间的化妆镜前,四十六楼的几个秘书正站在那里补妆八卦,一看见思唯走进来,脸色顿时变了变,连忙打招呼:“陆小姐。”

  思唯朝她们笑笑,走过去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这才开口问道:“刚刚你们说的万总,是万丰年吗?那个老色鬼出什么事了?”

  思唯故意用了“老色鬼”三个字,几个秘书一听,立刻找到了共鸣一般,立刻不再顾忌,说:“陆小姐你还不知道呢?说是我们公司一个重要客户因为得罪人被教训了,被连夜送回了自己的城市医治。我们都猜是那个万总。”

  “真的假的?”思唯问,“哪里得到的消息?”

  陆绍谨的秘书说:“陆先生接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部分,好像还是跟男人那方面有关的教训……”

  思唯听了,想起那天晚上慕慎希说的“少女不宜”四个字,不由得挑了挑眉。

  “如果真是那个万总,那才是活该呢!”又一个秘书道,“一看就不是什么正派人,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呢!”

  思唯听了,不由得轻笑了一声,说:“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是活该。不过到底是我们公司的客户,不要讨论得太过火。”

  说完,思唯朝她们眨了眨眼睛,几个秘书立刻会意地点头轻笑,思唯这才离开了洗手间。

  刚刚回到办公室,她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思唯拿出手机,看见一个陌生号码。

  犹豫片刻之后她接起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带笑的声音:“陆小姐,中午好。”

  思唯微微深吸了口气,“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这个问题简直是废话,慕慎希也懒得回答,只是道:“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

  “不好意思,没空。”思唯几乎想也不想,立刻就回答。

  慕慎希听了,忽然又轻笑了一声,“谁又招惹陆小姐不高兴了?”

  谁又招惹她不高兴?思唯想,只要你不来招惹我,我就怎么都高兴!

  这句话明明都已经冲到嘴边,可是她顿了顿,竟然愣是没说出来。

  “你的车修好了,不想要了?”慕慎希见她不说话,便又问道。

  “一辆车而已,哪敢劳烦慕先生亲自给我?”思唯说,“你随便找个人把车给我开到陆氏就行了。”

  “好啊。”慕慎希回答,“只是刚巧我身边什么人都没有,看来只有靠我自己了——”

  思唯听了,控制不住地咬了咬唇,随后道:“随便你,不过到时候麻烦慕先生把钥匙放在前台就好,因为我待会儿和晚上都有应酬,没有时间招呼和感谢慕先生!”

  说完这句,思唯直接就挂掉了电话。

  安静片刻之后,她迅速打给了自己在海蓝那边的秘书:“我今天下午和晚上有没有应酬?”

  那边很快就回答:“没有,倒是明天下午和晚上要见两位客人。”

  “提前。”思唯说,“你打给他们,尽量把时间改到今天。”

  思唯这边挂掉电话,那边秘书很快就做了事,办事效率出奇地高,十几分钟之后就给思唯回了电话,表示明天的应酬都已经安排到了今天。

  思唯立刻就出了门。

  下午约见的是客户只是个小成本广告,因此只花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思唯就已经和他谈完,离晚上约客户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思唯愣是在咖啡店呆坐了好几个钟头也不回公司。

  到了晚上,她早早地来到越好的餐厅,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客户才出现,等了许久的思唯却一点也不烦躁,仍旧非常礼貌地跟客户打了招呼。

  思唯是这间餐厅的常客,两个人刚刚坐下,思唯正在给对方推荐餐厅的特色菜式,却忽然有一个女人从门口冲进来,直奔他们这桌而来。

  思唯正专注地跟客户说话,却突然发现客户脸色变了变,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是怎么回事,旁边突然就伸出一只手来拿起了她面前的红酒,兜头就向她泼了过来!

  思唯僵硬地坐在那里,红酒顺着头发和脸颊滴滴答答地往下落,身上的白色裙子也被染成紫红色,一片狼狈。

  “狐狸精!不要脸!专门勾引别人的老公!”那女人一面骂,一面端起另一杯酒,又一次朝思唯泼了过来!

  思唯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已经被人泼了两杯红酒。

  周围的顾客全都看热闹一般地盯着这边,说说笑笑指指点点的模样,思唯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地看向自己面前的客户和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林先生?”

  “你发什么疯!”客户林先生也仿佛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一下子站起身来拉住那个女人,“我是来这里谈生意的,这位陆小姐是广告公司的执行总裁,我跟她在谈公司最近要拍摄的那支广告,你跟着我干什么?”

  “说得好听!”女人愤怒地瞪大了眼睛跟男人争辩着,“说好了回家吃饭又不回家,你不是来见自己的小三是见谁?你以为我是白痴?”

  思唯被女人尖利的声音刺激得耳膜疼,她揉了揉耳朵,缓缓站起身来,“林先生,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你跟林太太好好谈谈。”

  思唯说完便转身往洗手间走去,那女人作势要追上来,幸好被客户拉住,两个人大庭广众之下面红耳赤地争吵起来。

  而避开了这轮争吵的思唯躲在洗手间里,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有些烦躁地叹了口气,擦干头上脸上的红酒渍之后,才又开始擦自己身上大片大片的紫红色。

  效果自然是没有的,她穿着怎样一件衣服走进洗手间,最终就穿着怎样一件衣服走了出去。

  而餐厅里,客户跟客户的老婆都已经不见了,思唯在周围人注视的目光之中喊来经理,一问之下才知道那两人已经被请出去了。

  思唯有些无力地坐下来,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最近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哪里都不顺利呢?

  她静静地坐了片刻,周围顾客的目光依旧像箭一样扎在她身上,纵然思唯没有任何亏心,可是顶着这样一副狼狈的姿态她也实在是坐不下去了了,很快喊了买单。

  买完单,她准备穿上外套离开时,才发现自己外套上也沾上了红酒渍,挡也挡不住。

  思唯有些懊恼,正准备不管不顾地起身离开时,却忽然不慎将外套掉到了地上,而一个刚好从后方走过来的男人正好一脚就踩在了她的外套上。

  思唯蓦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抬起头来,却忽然看见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眼前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不就是今天在商场电梯了扶了她一把的那个?思唯原本是有些控制不住想要发火的,这下却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年轻男人看着思唯,似乎也怔了怔,好在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移开脚,弯腰捡起了思唯的那件外套。

  只不过此时此刻,那件外套上除了红酒渍,还多了一个男人的脚印。

  年轻男人看了自己手中的外套一眼,随后又看了看思唯身上的红酒渍,片刻之后,他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了思唯身上,帮她遮去一身狼狈。

  “抱歉。”做完这些,他反倒还先开口道歉,“都怪我不小心,踩脏了你的外套。”

  思唯顿时摇了摇头,有些感激地笑了笑,“我该谢谢你的外套才对。”

  “应该的。”那人也微微一笑,平静从容的模样,让人非常有好感,“再说,我们一天之内遇见了两次,也是缘分。”

  思唯听了,笑着道:“你还帮了我两次呢,真是不好意思。你好,我叫陆思唯。”

  那人点了点头,微微笑道:“慕慎容。”

  听到这个名字,思唯控制不住地怔了怔,随后才道:“慕慎……容?”

  见他似乎对自己的名字有疑惑,慕慎容很快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思唯接过来一看,心头不由得微微一震——还真是跟慕慎希一字之差的名字!

  随后她才看了看名字上面的头衔,一看之下,更加确定了什么——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名片上印着是慕氏的营运总监。

  思唯盯着那张名片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他,有些不尴不尬地笑了笑,“你的名字有些熟悉。”

  “是吗?”慕慎容微微一笑,“也许你认识我哥哥?”

  思唯听了,“慕慎希是你哥哥?”

  “你真的认识他?”慕慎容问。

  思唯脑袋控制不住地一重,还真是慕慎希的弟弟!难怪今天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隐隐觉得他有些面熟,原来是面熟在慕慎希身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道:“见过两次而已,不熟。”

  慕慎容听了,缓缓点了点头,随后道:“我刚刚从国外回来,对江城的人和事也不大熟悉,请见谅。”

  “没有没有。”思唯连忙道,“我确实跟他不熟,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

  慕慎容听了,这才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我们认识了,不是吗?”

  思唯听了,抬眸看他一眼,轻轻笑了笑。

  不得不说,慕慎容虽然和慕慎希是兄弟俩,但两个人身上的气韵却大不相同,从思唯的角度来看,慕慎容身上透出的沉静平和之感,比慕慎希身上的那股子邪气让人有好感多了。

  虽然是兄弟,可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人,不是吗?

  想到这里,思唯似乎隐隐松了口气,随后才又点了点头,“嗯,很高兴认识你。”

  慕慎容微微一笑,“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