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37 思慕绵绵11

  其实思唯也说不清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地就红了眼眶,还是在一个并不怎么熟悉的人面前。

  虽然近日以来压在她心头的事情实在太多,可是这样失态的状况还是让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她既懊恼又自责,却在看见那四张门票的时候,有些忘乎所以地笑了一声。

  她也想尽量摆脱目前的尴尬状况,因此拿起那几张票来,看向慕慎容,“你身上这么多票,不怕别人说你是黄牛啊?”

  慕慎容见她笑容放松了许久,也才缓缓微笑起来,“四张而已,顶多算个小黄牛。”

  思唯忍不住又笑了一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票,随后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去看的。可是看样子你也很想看这场音乐会,没理由为了我牺牲了你自己啊……所以,我们一起去看好了。”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不要勉强自己。”慕慎容说。

  思唯耸了耸肩,扬了扬手里的票,“这里不是还有两张票吗?那我能不能请我的好朋友一起?”

  慕慎容闻言,缓缓道:“一切以你高兴为原则。”

  思唯听了,这才又笑了一声,抬眸看他时,却忍不住又在心里将他跟慕慎希做了个对比。

  跟慕慎希相比,慕慎容是一个让人觉得很舒服的相处对象,她是不是不应该为了慕慎希而放弃这个可以发展的朋友?

  思唯拿了慕慎希给的音乐会门票回到家里,本想邀请黎湘和陆景乔一起去看的,谁知道回到家的时候,那两人却刚好在对家里人宣布他们未来一周的出游计划。

  思唯坐在黎湘身边,听到他们准备去温暖的滨城的待一周的时候,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都快过年了,还出去度什么假,一点都不顾家!”

  黎湘听了,忍不住伸出手来揽住她,低声道:“其实并不是特意出去玩的。”

  “那是为什么?”思唯问。

  黎湘偷偷看了陆景乔一眼,小声地说:“傅西城好几天没见到萌萌,这两天不停地***扰我们,偏偏萌萌偶尔还会想起这个‘傅叔叔’,所以……有人吃醋了,准备让萌萌彻底隔绝傅西城带来的影响。”

  思唯听得无言以对,“四哥真是小气。”

  对面的沙发里,正亲自动手伺候女儿吃水果的陆先生缓缓抬起眼来,朝这边看了一眼。

  思唯全身蓦地一僵,果断起身躲回了房间。

  洗完澡她才想起那两张多余的票,既然黎湘和陆景乔没机会去,那就只能找另一对了。

  很快她就拨通了沈嘉晨的电话,沈嘉晨欣然应约。

  第二天是周五,慕慎容特地来公司接思唯下班,一起前往音乐会举行的文艺中心。

  思唯下班之后换了身礼服才下楼,慕慎容在楼下等她,一见到她就微笑了起来,“你今天很漂亮。”

  “你请我听音乐会,我当然要尊重你和这个场合。”过了一夜,思唯情绪似乎已经好了许多,恢复了从前的模样,跟他有说有笑。

  “要不要汇合你的朋友再一起去文艺中心?”慕慎容问。

  “不用。”思唯回答,“我们直接在文艺中心汇合。”

  慕慎容听了,点了点头,随后打开车门,邀思唯坐进了车里。

  到达文艺中心的时候时间刚好,正是入场的时候,思唯坐在车里就看见了宋衍和沈嘉晨,两个人站在一个立柱旁边,沈嘉晨正帮着宋衍系领带。

  “我朋友已经到了。”思唯转头对慕慎容说了一句。

  而慕慎容却似乎已经看见那两个人,听见思唯说的话,才转头看向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车子缓缓停下来,慕慎容牵思唯下了车,随后就将臂弯给了她。思唯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挽住他,两个人一起朝宋衍和沈嘉晨走过去。

  宋衍面朝着他们,一眼看到思唯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走过来,不由得怔了怔。

  思唯十分隐蔽地朝他做了个鬼脸,走到沈嘉晨身后才开口:“你们搞什么,怎么到了这里才在系领带?”

  沈嘉晨听到她的声音,头也不回地回答:“他啊,刚刚脱了外套解了领带帮一个老太太捡掉进下水道的钥匙,所以这会儿重新系上。”

  思唯听了,朝宋衍挤了挤眼睛,“有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领带都不用自己系了。”

  “领带在她手里,顺手而已。”宋衍回答了一句,这才看向她身旁站着的神情平淡的男人,“这位是?”

  听到这句话,沈嘉晨才察觉到还有别人来,匆匆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整个人却仿佛定格了片刻。

  而慕慎容看见她之后,缓缓笑了起来。

  “我朋友,慕慎容。”思唯这才向他们介绍,“今天晚上的票就是他提供的,我们都是托他的福才有这个耳福。”

  随后,思唯才又对慕慎容说,“我朋友,宋衍和沈嘉晨,你应该看得出他们的关系啦?”

  慕慎容闻言,勾了勾唇角,声音有些低沉地开口:“当然看得出。”

  宋衍伸出手来跟慕慎容握了握手,慕慎容随即看向沈嘉晨,宋衍也察觉到什么,喊了她一声:“嘉晨?”

  沈嘉晨回过神来,低低“哦”了一声,转头继续为宋衍整理了一下领口,神情却已经隐隐有一些僵硬。

  整理好宋衍的领口,她才又一次回过头来,看向慕慎容,缓缓开口:“你好。”

  慕慎容看着她,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丝毫变化,“你难道不是应该对我说,好久不见?”

  此话一出,思唯和宋衍都怔了怔。

  “你们认识?”思唯有些诧异地问。

  “是啊。”慕慎容说,“认识好多年了,只是也有将近十年没见了。”

  沈嘉晨这才笑了笑,抬眸看向他,“好久不见。”

  思唯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她想起曾经有一次在酒庄,沈嘉晨和慕慎希遇到的时候,两个人似乎的确是打过招呼的,只是那天她喝得有些多,没怎么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这会儿她才恍然惊觉,沈嘉晨和慕慎容的确是有认识的可能的。

  “你们是老相识那就好了,大家一起玩也不会尴尬。”思唯说,“你们是从小就认识吗?”

  “是啊,从小就认识。”慕慎容说,“我们慕家和沈家算是世交。”

  沈嘉晨听了,依旧只是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往宋衍身边退了退,随后挽住了宋衍的手臂。

  “那可真是巧了。”思唯说,“不过,我跟沈嘉晨也是高中的时候就认识的啊,也算从小就认识。”

  慕慎容看了沈嘉晨一眼,说:“那你可比不上我,她刚一出生,我就认识她了。”

  “青梅竹马啊?”思唯看看他,又看看沈嘉晨,随后挑了挑眉看向宋衍。

  “还不止呢。”慕慎容说。

  沈嘉晨神情忽然又僵了僵,看向慕慎容,不自觉地抿了抿唇。

  “不止?”思唯好奇地问,“那还有什么?你别说你们是初恋情人啊,沈嘉晨可在这里呢!”

  慕慎容迎着沈嘉晨的视线,缓缓道:“那倒不是。”

  沈嘉晨表情隐隐一松,随后才接口道:“那个时候他家里出了些事情,慕大哥去了国外,他在我们家寄住过几年,到后来才被慕大哥接出国的。”

  “那你们关系应该很亲近才对啊。”思唯说,“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见面?”

  听到“亲近”两个字,慕慎容唇角笑容隐隐扩大,只是看着沈嘉晨。

  沈嘉晨似乎有些尴尬起来,好一会儿才低声开口道:“那时候我不懂事,做了很多任性的事情,所以,我们关系并不太好。”

  慕慎容听了,低笑一声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当初我们家落败,你父母愿意收留我,我心里本来就已经很感激了,就算你做错些什么,我心里难道会怪你?”

  沈嘉晨听了,这才再度迎上他的目光,两人相视片刻,她这才微微一笑,“说得对,都是过去的事情乐,你既然不放在心上,那我也就……不当自己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