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38 思慕绵绵12

  思唯将两个人的对话听在耳中,虽然有些好奇,可是眼见入场时间已经差不多,也不好再多问,于是说:“既然已经是过去的事情,那就不要说这么多了。难得你们故友重逢,又一笑泯恩仇,那听完音乐会我们一起去吃宵夜的时候再叙旧吧!”

  慕慎容闻言,淡淡笑着应了一句,“好啊。”

  说完他便又看向沈嘉晨,而沈嘉晨却没有看他,只是转头跟宋衍对视了一眼,随后缓缓一笑。

  慕慎容唇角清淡的笑意便隐约有了一股凉意。

  入了厅,四个人的位置连在一起,思唯和沈嘉晨坐在中间,而慕慎容和宋衍则分别坐在两人边上。

  思唯自从忙碌起来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席过这样的场合,因此她也格外珍惜这次机会,坐下来跟左手边的慕慎容低低交谈了几句之后,很快便投入到了演奏的世界里。

  她的右手边,沈嘉晨坐得笔直,身体微微有些僵硬地望着舞台的方向。

  宋衍隐隐察觉到什么,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伸出手来握了握她的手。

  她手心微凉,宋衍随即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了她身上,沈嘉晨转头朝他笑笑,随后微微一偏头靠到了他肩上,手仍旧被宋衍攥在手心。

  隔着思唯,那一边坐着的慕慎容同样同样身姿笔直地坐在椅子里,似乎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入眼内……

  一场两个半小时的音乐会结束,思唯控制不住地长舒了一口气。

  慕慎容听到,转头看向她,“感觉如何?”

  思唯轻笑起来,“很好。”

  难怪别人说音乐的世界是简单而美好的,这一场演奏会听下来,似乎的确让她忘记了不少烦恼,连体重都仿佛轻了两斤。

  “那这几张票也算是发挥了它们应有的价值。”慕慎容一面说着,一面看向思唯身后的宋衍和沈嘉晨,“二位觉得如何?”

  宋衍闻言,轻笑了一声,说:“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听音乐会,只知道很好听,其他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闻言,沈嘉晨抬眸看向他,轻笑着说了一句:“我也是。”

  两个人相视一笑,分外和谐的模样。

  思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求你们了,这个时候就不要秀恩爱了,我们去吃东西吧,我肚子好饿。”

  慕慎容眸光清淡地回答了一句:“好。”

  宋衍却说:“你们去吃吧,嘉晨不太舒服,可能是有些着凉,我送她回家休息。”

  “要不要吃点东西再回去?”思唯蹙了蹙眉道,“空着肚子睡觉会更不舒服的。”

  “没关系。”宋衍说,“我回去熬点粥给她吃就好。”

  思唯闻言,眼神蓦地犀利起来,“等等,你回去熬粥给她吃……什么意思?你们居然都已经同居了?”

  宋衍听了,正准备说话,沈嘉晨却拉了他一下,有些无奈地笑着说:“别解释了,你越解释她越来劲,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什么性子。”

  说完,她才又看向思唯和慕慎容,“你们去吃就好,改天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吃饭吧。”

  慕慎容看她一眼,嘴角隐约挂着笑意,没有说什么。

  思唯无奈耸了耸肩,“只能这样啦。”

  四个人两两同行,各自离开。

  宋衍带着沈嘉晨上了车,启动车子驶上大路,见沈嘉晨脸色实在是不太好,于是说:“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沈嘉晨唇角一弯,“小毛病,睡一觉可能就好了。”

  宋衍听了,点了点头,一路驾车向前,在红绿灯路口停下时,才又看向她,“看来那位慕先生对你影响挺大的。”

  沈嘉晨眸光隐隐一闪,片刻之后才回答道:“因为看见他,会让我想起过去的很多事情。宋衍,我小时候很不懂事,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尴尬。”

  她很少提起从前,宋衍不由得追问了一句:“比如呢?”

  “比如啊……”沈嘉晨转头看向窗外,目光悠远,似在回想,很久之后才又开口,“比如,当着很多人的面说他家是破落户,明着暗着讽刺他是个要饭的,甚至还将他们家的事情散播到他所在的班级,让班上所有人都排挤他……”

  宋衍听得怔忡片刻,随后才轻笑了一声,说:“不像你。”

  沈嘉晨闻言,垂眸一笑,“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没办法面对那时候的自己。”

  “年纪小的时候,谁不会做错事情。”宋衍伸出手来握住她,“可你现在跟以前已经截然不同了,所以不用让过去的事情困扰自己。”

  沈嘉晨安静许久,才又轻笑了一声,点头回答道:“嗯。”

  另一边,思唯在和慕慎容同行的路上,也忍不住打听起了他和沈嘉晨过去的事情。

  提起过去,慕慎容仍旧是很平静的模样,目光也是清淡,“那时候我家里破产,父母双亡,一个人寄住在沈家。而她是沈家的掌上明珠,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的公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你觉得她会怎么对我?”

  思唯听了,不由得安静了片刻。

  慕慎容这番描述很快让她想起了高一时候的沈嘉晨,那个时候她们虽然不在同一个圈子,可是却都是各自圈子里相对耀眼的人物,因此虽然只做了一年的同学,思唯还是记得那个时候的沈嘉晨性格的确是有些火/辣,跟现在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她……欺负你了?”思唯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慕慎容听了,微微一笑,“是啊。”

  见他如此坦然,思唯也瞬间轻松起来,又笑着问道:“那你就任由她欺负啊?”

  “她骄纵跋扈,一呼百应。”慕慎容说,“我能怎么样?”

  “那你也应该为自己想想办法啊。”思唯说。

  慕慎容闻言,忽然就安静了片刻,随后才回答:“想了。”

  “什么办法?”思唯问。

  慕慎容转头看向她,“我试图让她喜欢上我,让她处于我的掌控之中。”

  “你小小年纪就这么腹黑啊?”思唯看着他,“那结果呢?”

  慕慎容目光沉静地看着远方,很久之后,才淡淡回答了一句:“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思唯听了,忍不住轻笑一声,说:“这么说来,你也算是追过她的,我得提醒宋衍小心一点。那失败之后呢?”

  “失败之后,我怕她报复我,于是立刻给我哥打了电话,让他接我离开。”慕慎容依旧只是平静地阐述。

  思唯却因为他言语中突然提到的某个人而神思一滞,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那……你就被你哥接出国啦?”

  “嗯。”慕慎容说,“那时候我哥正处于创业阶段,日子过得很艰难,听到我说要去美国找他,他骂得我狗血淋头,最终却还是把我接了过去。”

  思唯听了,又安静片刻,才道:“你们兄弟俩……感情很好哦?”

  “爸爸妈妈毕竟走得早。”慕慎容说,“我们是彼此世上唯一的亲人,再加上我哥大我七八岁,所以,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照顾我。”

  “那他在你心里,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了。”思唯说。

  慕慎容点了点头,“的确如此,虽然日子过得艰难,但我要什么,他基本都会满足我。”

  思唯听得沉默片刻,忽然又忍不住道:“那你觉得你哥哥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为什么这么问?”慕慎容转头看她。

  “嗯……”思唯迟疑片刻,缓缓道,“我就是听说,你哥哥做事的时候,有时候手段好像有些——”

  “你这么问,我没有办法回答你,因为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慕慎容说,“但是我可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站在一个被保护人的立场,我不会觉得我哥能跟坏扯上关系。”

  思唯听得心头隐隐一跳,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只能迅速略过了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