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43 思慕绵绵17

  思唯大声地骂完他,顿时一秒钟都不想再在这间病房里多待,转身就跑向门口,刚要拉开门冲出去的时候,却忽然跟正走到这道门前的苏星月撞了个正着。

  “思唯?”苏星月看看她,又看看她身后那个病房的房间号,疑惑地开口,“护士不是说你在406吗,怎么跑到409来了?”

  思唯咬了咬牙,刚要回答,眼角余光中忽然又出现一抹身影,她转头一看,忽然就看见了慕慎希的秘书丁思璇。

  丁思璇手中拿着两个袋子从电梯的方向走来,一眼看到思唯,眸光瞬间就清冷了下来。

  思唯迎上她的视线,想起两个人上次的交集,有些控制不住地冷笑了一声,随后拉了苏星月就走。

  丁思璇走到慕慎希病房门口,看见思唯拉着苏星月走进406房间,她这才伸出手来敲了敲门,走进病房,对坐在病床上的慕慎希说:“慕总,我拿了衣服过来了。”

  另一边,思唯回到病房,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想起先前的情形,依旧气得有些控制不住地发抖。

  苏星月关上房门走过来,看着她的模样,这才缓缓开口:“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掉进泳池,被送来医院我们也不知道。”

  思唯这才回过神来,勉强深吸了口气,说:“谢谢你帮我瞒着爷爷,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应该的。”苏星月说,“只是你说自己进了医院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医生怎么说,没事了吧?”

  思唯摇了摇头,“就是冻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

  苏星月张口还要问什么的时候,房门突然响了两声,随后,有人从外面打开门,走了进来。

  思唯一转头,看见从门外走进来的慕慎希,霎时间就跳了起来,几乎是厉声喝问:“你来干什么?”

  慕慎希目光从苏星月身上掠过,随后才看向思唯,“你不要干净的衣服换换?”

  “我不要!”思唯看了看他手中的袋子,立刻回答,“给我拿走!我不要你的东西!”

  闻言,慕慎希微微挑了挑眉,“不要?那你是打算穿着这身病号服回家呢?还是准备让你这位男朋友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你?”

  他一面说着话,目光在思唯身上打了个转,思唯瞬间有种被看光了的感觉,顿时更是恼怒,拿起他递过来的袋子直接就朝他身上砸去,“关你什么事?我愿意光着回去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慕慎希闻言,却忽然上前了一步,思唯一时没有防备,竟然被他伸手就揽进了怀中!

  “当然跟我有关系。”慕慎希看着她,缓缓道,“你光着出去,吃亏的不仅是你,还有我……”

  他语调暧昧,思唯气得浑身发抖,“你这个变态!放开我!”

  慕慎希并不动,一旁的苏星月见状,终于上前两步,“慕先生,请你尊重思唯。”

  慕慎希看他一眼,仿佛在看什么笑话。

  而思唯被他揽在怀中,手脚都使不上力气,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抬头就照他脸上咬去!

  慕慎希刚好又看向她,这么一转头,思唯直接就咬在了他的唇上。

  她瞬间一惊,一僵,慕慎希已经笑了起来,轻而易举地将这一咬转化成了一个亲吻,随后道:“干嘛这么心急?还有外人在呢。”

  思唯气急了,不顾一切地要拿自己的头去撞他,慕慎希却轻而易举地一闪,避开了。

  两个人正胶着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又被叩响了两声,随后丁思璇出现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情形,沉声道:“慕先生,您该去做检查了。”

  慕慎希闻言,这才缓缓松开了暴怒得像头小狮子的思唯,低笑一声道:“好了,你赶紧换衣服回家吧,我就不陪你了。”

  “谁要你陪?你给我要多远滚多远!”思唯怒道。

  慕慎希含笑看了她一眼,随后又瞥了苏星月一眼,这才转身离开了这间病房。

  思唯气得厉害,好一会儿都没缓过来,身体依旧微微发着抖。

  苏星月看着慕慎希走出病房,目光在空空荡荡的门口停留了很久,这才转过头来看向思唯,缓缓道:“看来这位慕先生不是好打发的人。思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也好把握一个度,看看应该怎么对他。”

  “没关系!”思唯鼓着腮,“谁会跟那个变态有关系!以后你见他一次揍他一次就是最好的!”

  她没好气地回答完,忽然就径直走到门口,一副准备离开医院的模样。可是拉开门,她忽然又顿住,忍不住低头往自己身上的病号服看了一眼,犹豫许久,终于还是咬牙回到病房,拿起慕慎希拿过来的衣服换到了身上。

  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思唯抱着手臂,跟着苏星月走到电梯前时,却意外听到身后一名护士对另一个护士说:“今天晚上慕慎希留院观察,你多留心一下他的情况,明天早上记得把今晚的情况汇报给医生……”

  思唯背对着两个人,无心地听到这番对话,身体却悄无声息地有些紧绷起来。

  为什么她可以即时出院,而慕慎希却要留院观察?难道他情况很严重?可是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根本不像啊!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电梯门开了也不晓得,直到苏星月喊她:“思唯?”

  她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眼前的电梯一眼,有些僵硬地走进电梯,却仍旧是魂不守舍的模样。

  第二天,两位老人家没有出门,在家里休整,而思唯也得以在家里休息了一天。

  一整天她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说是想要睡觉,可是一直到傍晚也没睡着。

  而到了晚上,又是一整夜的失眠。

  第三天早上,思唯终于没办法再忍受这样的精神状态,收拾收拾出门之后,直接就来到了还没开门的酒庄,试图让自己大醉一场,随后轻轻松松地睡一觉。

  沈嘉晨接到她的电话来到酒庄时,思唯刚刚开始喝,直接给自己倒满了一大杯,一口气就喝了个精光。

  沈嘉晨看得有些目瞪口呆,连忙按住她,“怎么了你?这一大早上,什么事烦成这样,要这样子喝酒?”

  思唯劈头就问她:“如果你被一个变态纠缠,你怎么办?”

  “变态?”沈嘉晨被她问得一怔,脸上的神情也僵了僵,“你说的是……”

  “不就是那个姓慕的?”思唯没好气地说,“你不是认识他吗?你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沈嘉晨再度一滞,“我……我不确定。”

  思唯听了,忍不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再度仰脖一饮而尽。

  “他……对你做了什么?”沈嘉晨这才又低低地开口问道。

  思唯捏着空酒杯坐在那里,很久之后,才咬了咬唇,回答道:“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他不是真的喜欢我,那为什么要一次次地帮我、救我……可是如果他是真的喜欢我,为什么不能正正经经地追我,而要用这样的方法和手段来接近我,说话做事永远暧昧不清……你说,这样一个人,我应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沈嘉晨又怔忡片刻,才缓缓道:“他对你做了什么?”

  “什么事情过分他做什么!”思唯说,“有时候我真的恨死他了……可是他偏偏又帮了我一次又一次……你理解这种心情吗?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

  “我并不了解他。”沈嘉晨低声道,“所以,我可能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思唯听了,忽然冷笑了一声,“他那样的变态,当然没有人能了解!”

  话音落,思唯目光忽然凝住。

  前面的电视机停留在本市的电视台上,一直播报着晨间新闻,而思唯不经意间一扫,就看见那个时时刻刻折磨着他的男人出现在了电视机里!

  她蓦地捏紧了手里的酒杯,咬牙看着电视机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