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44 思慕绵绵18

  沈嘉晨顺着思唯的目光一看,看见电视画面中出现的慕慎希,她忽然怔了怔,随后看向思唯,“你说的人……是慕大哥?”

  “除了他还有谁?”思唯近乎咬牙切齿,完全地忽略了沈嘉晨说话的语气和反应。

  沈嘉晨蓦地呆滞了片刻,随后靠进沙发里,沉默下来。

  而思唯则一直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

  本地新闻,报道的是许氏的周年晚宴。这两年许氏风生水起,大有超越陆氏成为江城龙头的趋势,因此江城很多商界人士都出席了,慕慎希就是其中一位。

  电视画面中,记者拉着他问着来年的经济走势和房价趋势等等,而他西装笔挺,面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思唯看着他的模样,想起前天晚上医生要求他留院观察时的情形,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他这个精神奕奕的样子,看来有病也早就应该好了。

  思唯咬了咬唇,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电视机里的慕慎希接受完采访,画面镜头却忽然一转,锁定在他和一个女人身上。

  伴随着他和那个女人的身影,有画外音阐述道:“另外记者发现慕慎希此次前来许氏周年晚宴是和许氏千金许初文相携而来,不知道慕慎希此行除了是以客户身份,是不是还有另一重身份呢?”

  话音落,画面依旧久久地停留在慕慎希和许初文身上,两个人一起坐在最前方的那张桌子上,一起敬酒,一起聊天说笑。

  亲密而自然的相处姿态。

  沈嘉晨将这样的画面看在眼里,不由得转头看了思唯一眼。

  思唯依旧眼也不眨地看着电视机,直至画面切换到另一条新闻,思唯才收回视线,将自己刚刚倒的那杯酒一饮而尽之后,她撑着额头,沉默许久,忽然轻笑了一声。

  “思唯……”沈嘉晨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喊了她一声。

  思唯笑声却渐渐大了起来,随后她才抬起头来看向沈嘉晨,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是不是很可笑?”

  沈嘉晨拉下她的手来,缓缓摇了摇头。

  可是思唯却笑得更厉害了,“我可笑到以为那个只会对我说暧昧的话,做出各种暧昧举动的男人可能会是真心喜欢我的……天哪,这太丢人了,我居然自作多情到这种地步……”

  “也许事情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沈嘉晨说,“慕大哥也只是跟许小姐一起出席宴会而已,未必就是有什么特殊关系。”

  “当然不特殊啦。”思唯说,“谈恋爱嘛,你情我愿,有什么好特殊的?他眼光不错,许初文人长得漂亮,又是大家闺秀,这两年许氏也是蒸蒸日上,他挑中这么一个女朋友……赚了。”

  说完,她忽然又笑了一声,说:“是我蠢,我居然会以为自己是特殊的——结果他根本就是看我傻,逗起来有意思,所以故意这么调戏我!”

  说到后面这句,思唯语气已经完全变了,她咬着牙,安静片刻之后,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不要喝了。”沈嘉晨再一次按住她的手,“你喝再多酒,也解决不了你的烦恼。”

  “我不烦,我烦什么啊?”思唯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早早地看清楚他的真面目,我也不用再为了那些破事纠结,也不至于会犯下跟从前一样的错误……我高兴着呢。”

  思唯说完,再度干杯,随后才看向沈嘉晨,“你不喝吗?今天的酒喝起来特别爽口,你不喝可就要错过咯……”

  沈嘉晨轻轻摇了摇头,于是思唯便继续兴致勃勃地自斟自饮起来。

  而沈嘉晨坐在旁边,知道劝她不住,也不再多说。

  只是这样的思唯,终究还是让她忍不住看了又看。

  思唯一个人喝掉一整瓶红酒之后,终于转头看向她,“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

  沈嘉晨沉默许久,才开口道:“思唯,我对慕大哥这个人并不怎么了解,可是我也大概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你……能放下就尽量放下吧。”

  思唯“砰”的一声将酒杯放回了桌面,转头看她,“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我什么时候需要‘放下’这么一个男人了?我压根就从来没有将他‘拿起’来过,好吗?”

  沈嘉晨静静地与她对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说:“好。”

  思唯一个人喝掉两瓶红酒之后,有些醉,也有些累,窝在沙发里就睡着了。

  沈嘉晨拿她没有办法,就坐在旁边静静地守着她。

  思唯安稳地睡着,而她则有些控制不住地出了神。

  脑子里的思绪正发散得无边无际之时,入口处忽然传来服务生的声音:“慕先生,您在这里稍作等候,我立刻去酒窖帮您取酒。”

  随后,一把有些低沉的男人声音回答了一句:“好。”

  听到这个声音,沈嘉晨忽然一僵,随后所有发散的思绪通通回到了脑海中。她抬眸,目光有些发直地看着入口处,几秒种后,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出现在那里。

  四目相视之下,沈嘉晨全身都控制不住地有些僵硬。

  而慕慎容站在那里,看到她,目光似乎顿了顿,随后嘴角才勾起一抹略带嘲意的笑。

  沈嘉晨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很快收回了视线,只是看着旁边的思唯。

  而慕慎容这才看见窝在沙发里的思唯,以及她面前那两支空了的红酒瓶。

  慕慎容缓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之后,声音清淡地开了口:“这还不到中午,就已经喝掉了两瓶红酒,真是好兴致。”

  沈嘉晨默然片刻,才开口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送思唯回去?”

  “帮忙?”慕慎容抬眸看了她一眼,“帮谁的忙?你的,还是她的?”

  “你不愿意帮就算了。”沈嘉晨说,“等到中午,我可以叫我男朋友过来。”

  慕慎容闻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我还以为能做你沈大小姐的男朋友的人,会有多了不起,多卓越出众,结果,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沈嘉晨眸光依旧平静,缓缓道:“在我眼里,他很好,很优秀。”

  “是吗?”慕慎容声音似乎更清冷了几分,“那在他眼里呢?沈大小姐是不是也很好,很优秀呢?”

  沈嘉晨终于再一次对上他的目光。

  两个人相视许久,她终于缓缓开口:“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你已经放下过去的事情了。”

  “你凭什么认为我没有放下什么?”慕慎容看着她,“可是过去的事情,发生的始终就是发生了,难道一句‘放下’,就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如果你男朋友时这么豁达的人,那我倒也佩服。”

  沈嘉晨微微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对了,他就是这么豁达的人,他不会在意我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吗?这么说来,你已经把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全部告诉他了?”慕慎容唇角冷笑依旧,“有没有漏掉什么细节?又或者,在你的描述里,你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结果却被一个一无所有、近乎乞丐一样寄人篱下的穷小子给侵犯和侮辱——”

  “够了!”沈嘉晨蓦地打断了他的话。

  依旧是四目相视,慕慎容果然没有再说下去,而沈嘉晨有些用力地呼吸着,很久之后,才终于又缓缓开了口:“你说得对,过去了的事情不代表没有发生过,既然发生过,我们就应该要负责。我为我曾经做过的事情向你道歉,虽然这份道歉来得迟了些,但我是诚心的。我希望你也能放开过去的事情,不要再纠缠……”

  慕慎容听了,却忽然低笑了一声。

  “道歉?”他看着沈嘉晨,缓缓道,“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居然也会道歉?可是我不太明白,你是在为了什么事道歉——毕竟,你曾经对我做过那么多事,今天指的是哪一桩呢?”

  他脸上带笑,目光却依旧清冷无波,一字一句地开口:“是为了你骂我是乞丐的事情呢,还是你号召班里那些男生打我的事情,又或者……是你要告我强/奸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