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48 思慕绵绵22

  思唯思来想去一整个下午,终究还是在见到慕慎容的第一时间说出了这句话。

  的确,当她在慕慎希面前答应接受慕慎容的追求,并且拉着慕慎容离开那里的时候,她心里的确异常地畅快,仿佛终于找到了能够和慕慎希对抗的方法。

  可是离开之后,那种畅快很快地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负担——对慕慎容的负担。

  她考虑过各种可能性。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慕慎希行之有效的方法,最理想的可能当然就是继续执行下去,她真正接受慕慎容的追求,以此来隔绝慕慎希。

  可是终究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个坎,她始终没办法这样心安理得地去利用一个人,因此,她决定向慕慎容坦白。

  然而慕慎容却很快打断了她,缓缓道:“有什么话,不能等吃过这顿饭再说吗?”

  思唯听了,抬眸对上他平和清润的视线,不由得顿了顿。

  好像是有一点残忍,白天她才对他说接受他的追求,这会儿又立刻告诉他,一切都只是说说而已——

  思唯忍不住微微低下了头。

  慕慎容看着她,缓缓笑了起来,“不管怎么样,这是你接受我追求的第一顿饭,我一定会记住今晚。”

  随后,他打开自己的车门,微笑看向思唯。

  思唯沉默片刻,终究还是坐进了车里。

  慕慎容驾车,一路将车子驶向了“四季”。

  “我们两个人,怎么来这里吃饭啊?”思唯忍不住问道。

  像“四季”这种会所,一般也就是应酬聚会的时候才会来,私人约会倒是少见来这种地方的。

  慕慎容听了,微微一笑,“抱歉,我刚回来江城,知道的比较好的餐厅不多。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咱们换一家。”

  “不用不用。”思唯忙道,“这家的菜也挺好吃的,不是吗?”

  慕慎容这才又笑了笑。

  两个人一起下车,被服务生迎入大堂,没想到一进去,思唯就看见了坐在大堂吧里的宋衍,宋衍身旁坐着一个男人,好像是“四季”的总经理。

  “宋衍。”思唯喊了他一声。

  宋衍回过头来,看见她和慕慎容,不由得一愣,随后才起身走过来,微笑着向慕慎容打了招呼:“慕先生,你好。”

  慕慎容唇角笑意清淡:“宋先生,你好。”

  宋衍想起沈嘉晨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过去,不由得又看了他一眼,随后才问思唯:“来吃饭?”

  思唯点了点头,“你呢?”

  “我回来看以前的同事,今晚约了他们一起团年。”宋衍回答。

  “那沈嘉晨呢?”思唯说,“你丢下她自己一个人来的啊?”

  宋衍听了,转头往卫生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正好就看见沈嘉晨出现在狭长的走道里。

  远远地,沈嘉晨就看见了站在一起的那三个人,脚步控制不住地一顿,随后才继续缓步往前。

  慕慎容唇畔笑意依旧,目光沉晦无波地看着她一点点走近。

  “思唯。”沈嘉晨走上前来,却只是喊了思唯一声,“这么巧?”

  思唯轻轻应了一声,想起昨天发生的事,连忙拉着沈嘉晨走到了旁边,低声道:“昨天我喝多了,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沈嘉晨听了,微微一笑,“没有。”

  “那我没有乱说什么话吧?”思唯又说,“喝醉了酒说的话,你可别当真。”

  沈嘉晨听了,看她一眼,似乎顿了片刻,才开口:“我知道。”

  思唯这才点了点头,拉着她重新回到了两个男人身边。

  宋衍说:“既然这么巧遇到,不如一起坐坐?”

  他知道慕慎容和沈嘉晨之间的不愉快,因此有心化解,也好让沈嘉晨从过去的内疚之中走出来。

  慕慎容和沈嘉晨都没有表态,思唯想了想,却道:“今天就算了,因为我有话跟他说,我们改天再聚吧。”

  沈嘉晨闻言不由得抬起头来,对上了慕慎容的视线。

  而慕慎容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就移到了思唯脸上。

  宋衍也怔了怔,随后才点了点头,“好,那我们也不打扰你们。”

  慕慎容这才微笑冲他点了点头,随后绅士地扶着思唯走向了已经安排好的包间。

  看着两个人逐渐走远的背影,宋衍不由得说了一句:“这两个人……不像是来谈公事的。”

  沈嘉晨听在耳中,微微一蹙眉,没有说话。

  ……

  思唯既然默许了会好好地跟慕慎容吃完这顿饭,便说到做到,吃饭的过程中,她没有提及任何破坏氛围的话题,反而跟慕慎容聊起了别的,一如平常的朋友。

  而慕慎容也配合她,无论她聊起什么话题,他似乎总能接得上话。

  晚餐在愉悦的氛围中落下帷幕,然而却仅仅是今晚的前菜——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思唯喝完杯中最后一口红酒,终于又开口:“那,我们现在能不能说说之前没有说完的那件事。”

  “你还真是心急。”慕慎容看着她,笑了笑,“这一回,我没有正当理由阻止了,对不对?”

  思唯也不再给他阻止的时间,直接就开了口:“对不起啊,我白天之所以会那样说,其实只是一时冲动,一时脑热。我当时被人刺激到了,没有经过任何深思熟虑,直接就说出了那样的话。这对你不公平,所以我必须向你道歉。”

  慕慎容听了,安静片刻之后,微微垂眸一笑,“看当时那个情形,其实我也猜到了。”

  “对不起。”思唯仍是重复这三个字,“我确实是气昏了头,所以有些不择手段——”

  听着她用“不择手段”形容自己,慕慎容很快开口打断了她,“谁惹你这么生气?”

  思唯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僵,沉默许久,才终于开口:“慕慎希。”

  这一下,慕慎容脸上的神情似乎也凝了凝。

  “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说出那句话了。”思唯说,“事实上,在那样的环境之中,只有你才能帮到我。”

  慕慎容原本靠在椅子里,这会儿缓缓坐直了身体,“你说过你跟我哥不熟。”

  “我的确跟他不熟。”思唯说,“可是也并不是只见过两次的关系……事实上,我见过他很多次,江城就这么大,我总是在不同的场合遇见他……”

  慕慎容听了,静静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思唯到底还是有些不确定该怎么形容她和慕慎希之间的关系,因此措辞有些谨慎,“在我看来,他态度轻浮而暧昧,这让我很不舒服。我不想再面对他这样的态度,所以,我才会希望能够借助你,来摆脱这样的困境。对不起。”

  慕慎容听完,似乎沉默了许久。

  他并不知道慕慎希和思唯之间有这种牵连,思唯既然说慕慎希态度暧昧,那说明慕慎希肯定是将思唯当成过选择对象,又或者,是选择对象之一……

  当年,他与慕慎希分别数年,终于去到美国时,慕慎希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他亲眼见证着慕慎希从怎样的艰难中走出来,他也很清楚慕慎希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慕氏虽然发展尚可,可是在偌大的江城终究是势单力薄,而要想在江城站稳脚跟,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应该就是——政治联姻。

  在这样的情况下,思唯会被慕慎希当做选择对象,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眼下,思唯所在的陆家未来实在是不甚明朗,而相比之下,许初文应该才更应该是慕慎希的第一选择对象。

  慕慎容想起今天慕慎希问他的问题,想起他的反应,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

  “也许我这么评价你哥哥让你觉得不怎么舒服。”思唯见他许久不说话,终于又开了口,“那我也只能继续说对不起。”

  慕慎容这才回过神来,再度缓缓抬眸看向她,沉声道:“如果我说,我不介意被你利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