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49 思慕绵绵23

  思唯听到这句话,微微有些震惊地看向了慕慎容。

  “怎么可能会有人不介意?”她说,“我只是在利用你!”

  慕慎容闻言,缓缓低笑了一声,“人生本来就有得有失,我既然被你利用了,总能得到些东西,对吧?”

  思唯听了,控制不住地怔忡了片刻,随后她才又看向慕慎容,“感情是可以这么计算的吗?”

  如果感情可以这样计算,那这样的感情会有多真?

  她心中存着这样的疑惑问出这句话,等着慕慎容的回答。

  慕慎容与她对视一眼,安静片刻之后,才缓缓开了口:“思唯,我之所以想追你,是因为你是让我觉得很适合交往的对象。”

  “很适合交往的对象?”思唯喃喃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随后才看向他,“所以,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看中了我的条件?”

  “喜欢。”慕慎容却很快说道,“我喜欢你。你各方面的条件,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思唯缓缓摇了摇头,“这不是真的感情。”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一见倾心生死相许。”慕慎容说,“也许更多的人走在一起,仅仅是因为彼此合适。”

  彼此合适。

  思唯听到这几个字,不由得又顿了顿。

  “当然,没有人不想要浓烈炽热的情感,如果彼此合适,为什么不能尝试发展一下?虽然现在还不能跟那样的情感相比,也许终有一日也会去到那个地步呢?”慕慎容说。

  思唯沉默许久,才又低低说了一句:“权衡利弊而来的交往,也会变成真爱吗?”

  “我愿意为此尽力一试。”慕慎容说,“不过,你似乎更期待……真爱。”

  说完,他微微勾了勾唇角,淡淡一笑,眼神之中透露出些许无奈与遗憾。

  思唯看着他的目光,心中忽然隐隐一荡。

  这样的无奈与遗憾,是在嘲笑她吗?

  虽然他未必是有心,可事实上,到了如今,她还期待他口中那种“浓烈炽热的感情”,似乎的确是可笑了一些。

  像她这样,还能得到什么浓烈炽热的感情呢?

  一个安瑾修,就仿佛已经耗尽了她半辈子的心力,而如今——

  思唯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再度看向慕慎容,“可是我想要避开的对象是你哥哥,这你也不在乎吗?”

  慕慎容闻言,指腹轻轻摩挲过自己面前的酒杯,缓缓道:“我哥……有明确向你表示过什么吗?”

  思唯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神情控制不住地僵了僵。

  慕慎希如果有向她明确表示过什么,她大概也不至于向现在这样反感他。

  他轻浮的态度,暧昧的言语,算是怎样的明确?根本就是一时兴起的调戏罢了!

  思唯这样想着,心头仿佛又蹿起一股火来,滋滋地燃烧着。她猛地伸出手来想要拿酒,才发现酒已经被自己喝完了,于是转而拿起水杯,灌了一大口水下去。

  慕慎容看着她这个模样,心头已经大概有了答案。

  而思唯也在那一大口凉水之后清醒了一些,将所有的情形重新回想了一遍,有些控制不住地笑了笑,却都是在笑自己。

  她在乎什么呢?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好在乎呢?

  男女交往最重要的是什么,一对恋人之间感情是不是必须真挚,慕慎希对她的态度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些,她还想来做什么?

  思唯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随后才又看向慕慎容,“我果然是想得太多……还是你洒脱通透。”

  慕慎容听到“洒脱通透”那几个字,目光似乎隐隐沉了沉,随后才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两个人离开“四季”的时候没有再看到宋衍和沈嘉晨,也许两个人正在某个包间里跟宋衍从前的同事们团年,思唯也不想去打扰,于是没有跟两个人打招呼,直接就离开了“四季”。

  慕慎容将她送回陆家之后,随后才回到慕慎希位于城南的别墅。

  打开门走进去,极具现代感的客厅里灯光昏暗,餐厅旁边的吧台出灯带柔和,慕慎希坐在吧台边,手边一杯红酒,指间一支香烟,目光幽幽地投向正播放着一部老电影的电视机屏幕。

  慕慎容站在客厅中央看了一会儿,的确是一部老电影,大约十多年前的片子了,当年上映的时候十分轰动,良好的口碑一直发酵到如今,几乎是人人都听过或者看过的电影了。

  可是慕慎希会看这部片子,说明他还没有看过。

  也是,当年这部片子上映的时候,正是他事业起步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只会没日没夜地忙碌,即便是慕慎容初来乍到,在纽约人生地不熟,他也常常可以十天半个月地不回纽约的公寓,而很多时候一回来就是倒头就睡,没日没夜地睡上一整天甚至更多,随后继续连续多日地夜不归宿。

  那个时候,工作、应酬就是他生活的全部,而电影这类消遣娱乐,基本与他无关。也就是到了如今,他才终于有机会和时间坐下来,观看这些已经有些老掉牙的电影。

  看到屏幕上那些熟悉的画面和情节,慕慎容很快收回视线来,走到慕慎希身边坐了下来。

  慕慎希瞥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约会去了?”

  慕慎容拿过旁边的醒酒器和空酒杯,也给自己倒了杯酒,随后才开口:“你没有告诉我,你跟陆思唯之间有过纠葛。”

  慕慎希听了,视线终于从电视机屏幕上移开,看向了他,“重要吗?”

  慕慎容缓缓道:“如果你是抱着一定的目的性接近她,那不重要;如果你是单纯对她有兴趣,那就很重要。”

  慕慎希听完,低笑了一声,随后吐出一口烟圈来,安静片刻,才缓缓道:“那我就告诉你,并没有什么重要。”

  慕慎容其实也知道他几乎已经选定了许初文作为未来的对象,可是亲自从他那里得到确认的答案,还是让他心头一松。他顿了顿,才又开口:“所以你才会问我是不是认真的……你怕我也是为了跟你相同的目的?”

  慕慎希没有回答,只是喝完自己面前的那杯酒,随后伸出手来拍了拍慕慎容的肩膀,起身上了楼。

  电影依旧缓缓地播放着,慕慎容坐在那里,脸上的神情被电视机的光线印得忽明忽暗。

  慕慎希上了楼回到卧室,放在床头的手机闪了闪,他走过去,拿起来一看,看见许初文发过来的一条短信:“明天晚上的宴会你系什么颜色的领带?”

  她聪明优雅,大方得体,两个人出席公开场合,她的裙子必定会根据他领带的颜色来挑选。

  慕慎希盯着那条短信看了一会儿,很快随便地回复一个颜色过去。

  许初文很快就回复了过来,简简单单两个字:“好的。”

  慕慎希瞥了一眼,随意地就丢开手机,靠在床上,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青白烟雾徐徐上升,在暗沉的光线里化作各种奇怪的形状,像是人藏在心底的恶魔——

  慕慎希微微眯了眯眼睛,抬手挥散了那些奇形怪状的青烟。

  一来一去,不经意间碰到手机,屏幕亮起来,他低头一看,忽然就看见了思唯的名字。

  不知怎么碰到手机,打开了通话记录的页面,而通话记录上,思唯的名字在首屏的最后,后面一个括弧里有一个数字4。

  他今天给她打了四次电话,在她拉着慕慎容的手离开慕氏之前。

  这四通电话,她一个都没有接,此时此刻,他却忽然庆幸起没有接。

  静静地拿着手机看了片刻,慕慎希点开思唯的个人名片,拉到最后,看到了删除联系人的选项。

  也许一切停留在这一刻就是最好的情形与结局,他盯着那个选项看了几秒钟,很快按下了删除,随后飞快地点击了确认。

  反正,她不知道,也不会有别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