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52 思慕绵绵26

  当思唯反应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时,立刻控制不住地后退了两步,这才终于看见了那人的脸。

  慕慎希站在厨房门口,黑色长裤,深棕色的套头毛衣,格外居家舒适的打扮,跟思唯从前见到他的模样都不相同。

  四目相视,她眼神里瞬间升起防备,而慕慎希却只是微微拧了拧眉。

  “你怎么会在这里?”

  待到开口时,却是异口同声。

  思唯蓦地一怔,而慕慎希已经缓缓笑了起来,“这里是我家,我当然可以在这里。”

  他家!

  思唯回过神来,控制不住地咬了咬牙。

  刚才问慕慎容他是不是自己住在这里的时候,慕慎容并没有回答,而是问她会不会煮粥转移了话题,而她怎么会误以为他就是自己住在这里的?

  思唯不由得有些懊恼,下意识地咬了咬唇。

  慕慎希看着她的模样,顿了片刻之后,才又开口:“慎容带你回来的?”

  废话。思唯心里想着,却还是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慕慎希又往她空空如也的双手看了看,随后道:“你进厨房来找什么?”

  “找米熬粥。”思唯这才回答道,随后又看了他一眼,说,“不过现在我不想熬了。”

  说完她就再次往厨房外走去,然而经过慕慎希身边的时候,他却忽然伸出手来拉了拉她的手臂。

  “喂!”思唯立刻朝他怒目而视,被烫着一般地缩回了自己的手,又防备地退开了几步。

  慕慎希看着她的反应,微微一沉眸,随后才又开口:“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告诉你米在流理台下的储物柜里。”

  “我说了我不想熬了。”思唯冷声道。

  慕慎希顿了顿,才又道:“慎容喝多了吧?他一喝多胃就难受,只有白粥能让他舒服点。可惜我不会熬,你不愿意动手,那就等他稍微缓缓之后自己来熬吧。”

  说完,他又看了思唯一眼。

  思唯接收到他那个眼神,神思忽然凝住了片刻。

  虽然她满心防备,可是也感觉得到今天的慕慎希不太一样。

  事实上,几天前,当她拉着慕慎容的手从慕氏离开,慕慎希就再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之后,思唯就意识到了这个方法的有效性。这是那天之后她第一次见慕慎希,也算是对这个方法的有效性进行了一次复查。

  他没有再用那种暧昧的语调跟她说话,也没有再跟她说什么似是而非的话,反而平静缓和下来,用最正常不过的态度来对她。

  思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慕慎希,这让她感到不适应,可是同时,又控制不住地微微松了口气。

  他终究还是有顾忌的,当她成了他弟弟身边的女人,终于成功地解除了他那些调戏捉弄人的恶趣味吗?

  想到这里,思唯才再度缓缓抬眸看向他,顿了顿之后,淡淡道:“做就做。不过希望你不要打扰我。”

  慕慎希听了,唇角淡淡一勾,走到冰箱面前,打开门从里面取了一瓶苏打水,随后就转身走出了厨房。

  思唯站在原处,看着他头也不回离去的身影,顿了顿,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到厨房门口往外看去。

  慕慎希并没有在楼下做任何停留,直接就上了楼。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思唯这才走进客厅,却见慕慎容已经歪倒在沙发里睡着了,难怪慕慎希刚才没有发现他。

  思唯静立片刻,终究还是转身回到了厨房。

  熬一小锅粥其实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可是她实在是太不熟练,每个程序都搞了许久,一个多小时后,经过几次反复地加水,一小锅粥变成了一大锅粥,思唯才终于关掉炉火。

  虽然分量有些失准,但白粥好歹还是成型了。

  思唯正准备那碗盛粥的时候,厨房门口忽然又传来脚步声,她警觉地抬头看去,却见走进来的人是慕慎容。

  “你醒啦?”思唯松了口气,问道。

  慕慎容的醉态已经散去许多,走过来往炉灶上的锅里看了一眼,笑了,“你以为我是牛吗,煮了这么大一锅。”

  “我第一次煮啊,又不是要放多少米。”思唯嘟哝着解释了一句,“我又没让你吃完,吃不了的就放着呗。”

  “那不是浪费吗?”慕慎容说,“我去看看我哥在不在楼上,让他下来帮忙吃点吧。”

  思唯一听,不由得僵了僵。

  还没等回应,慕慎容已经转身出了厨房。

  她静静地站在那口锅前,盛了两碗粥之后,久久不动。

  直至门口再次传来慕慎容的脚步声,思唯才抬头看去,却见慕慎容倚在门口,微微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他说他不吃,那只能我们俩吃了。”

  思唯听了,竟然怔忡了片刻,随后才回答了一句:“哦。”

  将盛好的两碗粥端出厨房,她和慕慎容坐在餐桌旁,静静地吃着各自面前的那碗白粥。

  虽然是自己的第一次手艺,但她其实并不怎么想吃,慢条斯理地拨了几口,那边慕慎容已经吃完了一碗。

  “口感一般,不过也还成。”慕慎容评价道。

  思唯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吃完了你才说?”

  慕慎容听了,低笑了一声,因为那一碗热粥的缘故,人也仿佛清醒了一些。他看着思唯,忽然说了一句:“对不起。”

  思唯瞥他一眼,说:“我还不至于这么小气,为这么一句话就要说对不起。”

  “不是为那句话。”慕慎容缓缓道,“是因为我喝多了,忘记了一些事,对不起。”

  思唯低头拨着碗里的粥,闻言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忘了你其实是想要避着我哥的,结果还让你送我回来,没让你感到不舒服吧?”慕慎容。

  思唯安静了片刻,说:“还说呢,我问你你是不是自己一个人住,你没回答我就转移了话题。不然我才不会陪你进来呢。”

  慕慎容缓缓点了点头,说:“是我不对,我一喝多脑子就不清醒,可能忽略了。你要是介意,那以后我尽量帮你避着他……如果有需要,我也可以搬出去一个人住。”

  思唯听了,不由得再度一怔,随后往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又收回视线,低声说:“你们兄弟关系不是很好嘛?这样我好像变成了离间你们的人。”

  慕慎容听了,只是轻笑一声,说:“你既然介意,这件事情总归是要找到解决办法的。总不能你以后都不来我家里了吧?”

  思唯默默咬了咬勺子,又安静片刻,才缓缓道:“其实我刚才跟他碰过面……他变化好像挺大的。”

  “是吗?”

  她又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放下勺子,说:“没关系啦,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他对我挺客气的,也知道避讳,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啊,没必要再搞得你们兄弟俩不愉快。”

  慕慎容听了,静静看了她一会儿,笑了起来。

  思唯很快放推开了自己面前的碗,“我不吃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别急,我去问问我哥——”

  “问他什么?”不等慕慎容说完,思唯已经迅速开口打断他。

  慕慎容一顿,看见她有些紧张的模样,笑了起来,“我喝了酒没法送你,这么晚了你自己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

  “那我也不需要他送啊!”思唯脸色微微僵硬了起来。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他态度已经变了吗?”慕慎容缓缓笑道,“你怕什么呢?”

  思唯一滞,微微咬了唇看着他,没有说话。

  慕慎容这才又笑了一声,说:“你别太紧张,我的司机放假了,我是去问问他的司机在不在,让司机送你而已。”

  思唯听了,顿觉一口气卡在胸口,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最终慕慎容果然安排了慕慎希的司机送她离开,眼见着车子渐行渐远,消失在视线之中,他这才转身回到别墅里,上了楼。

  路过慕慎希的房间时,他伸出手来敲了敲门,也不等里面回应,直接说了一句:“哥,厨房里还有粥,你要是肚子饿了就吃点。我先睡了。”

  慕慎希也不知是不是睡下了,没有回答,慕慎容也不多停留,径直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