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56 思慕绵绵30

  只是一盘简简单单的饺子,再普通不过的模样,在宽大的餐桌上甚至显得有些形单影只的冷清。

  慕慎希站在餐桌旁边静静看了一会儿,思唯原本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机,察觉到他一直没动,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他,“你不想吃吗?”

  慕慎希这才拉开椅子,缓缓坐了下来。

  “什么馅的?”他问。

  “呃……”思唯似乎不太确定,“可能是三鲜可能是荠菜吧,反正我在餐桌上就吃到了这两种。”

  慕慎希听了,看她一眼,这才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尝了一口,吃到了荠菜的味道。

  他微微沉眸下来,吃得很安静。

  思唯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才又抬头看他,说:“你吃完饺子还是吃点药吧,不吃药病怎么能好……”

  慕慎希听了,却没有回答她。

  思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他始终低头专注于面前的饺子,仿佛并没有察觉到她。

  思唯于是又低下头重新看起了手机,玩了两把无聊的游戏之后,外面忽然又响起焰火的声音,思唯下意识地又抬头往窗户的方向看去,这一次焰火却没能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只隐隐看得见天边闪动的红光。

  思唯有些失望地收回视线,目光不由得又落到了慕慎希身上。

  看着他安静而缓慢地吃着饺子,思唯一时间再也不能将他跟之前那个自己讨厌的慕慎希联系起来。

  也许是她看他看得太过入神,慕慎希终于抬起头来,目光轻轻地掠过她。

  思唯一下子回过神来,想要收回视线,却显得欲盖弥彰,于是大脑飞速转动间,她问了一句:“你们家为什么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啊?”

  慕慎希听了,缓缓挽起唇角,说了一句:“习惯了。”

  思唯听到这个回答,只觉得匪夷所思,“哪有人会习惯这个的?”

  慕慎希狭长的眼眸微微挑起,看了她一眼之后,低下头又吃了一颗饺子。

  荠菜的味道弥漫在口腔之中,那是一股……阔别已久的滋味。

  他静静地吃完那颗饺子,才又开口:“因为我妈妈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去世的,再加上在美国待了那么些年,所以我们早就习惯了不过年。”

  思唯脸上的神情蓦地僵住了。

  她近乎呆滞地看着慕慎希平静的容颜,很久之后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对不起。”

  慕慎希放下筷子,缓缓靠向椅背,仍旧笑着看她,“不知者无罪。”

  思唯却突然又想起什么,猛地抽了口气,“我今天还在电话里跟慕慎容说了节日快乐——”

  她瞬间就纠结内疚起来,慕慎希看着她脸上再明显不过的情绪,低笑了一声:“没关系,我们不爱过这个节日而已,没理由要求全中国的人陪我们不开心。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饺子,很好吃。”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离开了餐桌,走到酒柜旁边。这一次他不是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是将整瓶酒拿到了客厅茶几那里。

  思唯依旧坐在餐桌旁,整个人却依然处于发懵的状态。

  她到底……干了些什么啊?

  她忍不住转头,又看了慕慎希一眼,却刚好看见他又咳嗽了两声,随后喝掉了手中的一杯酒,仿佛是要用酒来压制咳嗽,可是却咳得更加厉害,于是他又继续喝酒,如此循环往复。

  思唯见到这幅情形,只觉得胸口堵得更加厉害了。

  在这样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家家户户温馨欢乐的时刻,他的家里这样冷清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偏偏她还不识趣地问了那样的问题,勾起那些伤心往事——他心里该有多难受?

  这样的事情,她只是听到都已经觉得难过,更不用说亲身经历的人。

  思唯压抑得不行,再也不敢看他,索性收拾好桌上的碗碟,拿进了厨房清洗。

  她向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这会儿洗起来倒也顺手,只是脑子里却总是想着慕慎希独自坐在沙发里饮酒的画面,所以很是心不在焉。

  “哐当”一声,她手一滑,手中的盘子摔进洗碗池——

  思唯眼睁睁看着那个盘子在自己面前碎成几瓣,下意识地就伸出手去抓,指尖却划过一个尖利的角,一阵清醒的疼痛传来,她控制不住地惊叫了一声。

  慕慎希走进厨房时,她正将自己流血的指尖放到水龙头下面冲洗着,看见他走进来,她迅速垂下视线,有些不敢看他。

  慕慎希走上前来,伸手抓过她的手,关上水龙头,看了她一眼,“谁教你这么处理伤口的?”

  思唯因为脑子放空已经忘掉了所有的基本常识,只是看着手指有血下意识这么做,这么会儿慕慎希说出来,她才意识到什么,不由得缩了缩手。

  慕慎希察觉到她的动作,看她一眼,缓缓松开了她,随后才说:“出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说完他就转身出了厨房,等思唯慢腾腾地走出去时,他已经在客厅里打开了药箱。

  思唯走过去,慕慎希头也不抬地开口:“伸手。”

  思唯慢吞吞地将手指伸过去,慕慎希很快用酒精帮她消毒了伤口,随后将一张创可贴贴在了她的伤口上。

  其实有些疼,不过处理伤口的过程中,思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直至处理完毕,她收回自己的手,轻轻摩挲着那个创可贴,这才说了一句:“谢谢。”

  慕慎希整理好自己面前的药箱,一面起身将药箱放回原处,一面开口:“慎容今天应该会很晚才回来,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家吧。”

  思唯坐在沙发里,听见这句话,顿时又怔住了。

  就这么走掉……可以吗?

  她看着这冷冷清清的大房子,看着面前茶几上放着的酒瓶和酒杯,再听着慕慎希间或的咳嗽声……思唯心里纠结反复,不知如何是好。

  慕慎希放好药箱走回来的时候,她依旧安静地坐在沙发里,他看着她,思唯与他对视一眼,低低开了口:“他说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再等等他。”

  “那随你。”慕慎希说了一句,又控制不住地咳了一声,随后迅速给自己倒了半杯酒,一饮而尽之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整杯。

  思唯看着他那个将酒当成水喝的劲头,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来,一把按住杯子,“不要喝了!有病你就去吃药好啦,只知道用酒精麻痹自己,那你要麻痹到什么时候?喝死为止吗?”

  慕慎希抬眸看了她一眼。

  思唯忽然就僵了僵。她内心原本就纷乱,看着他这种对待病情的方法瞬间就火大起来,一时口不择言,提到一个“死”字,等到回过神来,她已经控制不住地微微咬了唇。

  慕慎希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缓缓笑了起来,“酒倒出来,不喝可就浪费了。”

  “我帮你喝!”思唯脑子发热地说了一句,随后将将那杯酒端了起来,放到唇边,仰脖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酒真是烈,一入口便刺激着她的口腔和喉咙,可是思唯强忍着,“咕咚咕咚”地喝了个干净。

  喝完之后,她已经被那股辛辣的感觉刺激得红了耳根和眼眶,却还是翻转酒杯对着他,说:“这下不浪费了?”

  慕慎希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思唯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她的确是有些混乱,可是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勾起他那些不开心的回忆,所以只想尽力弥补一下。

  可是这话却不能说给他听,说给他听了,只会让那些难过的往事更加清晰。

  她顿了好一会儿,才又哑着嗓子开口:“我答应过……要等慕慎容回来。”

  说完,她忽然又伸出手来将面前的酒瓶和酒杯都拿了起来,收进自己身后,说:“他要是回来,看见你这么喝酒我却不劝阻……你们兄弟感情这么好,他肯定会怪我的……所以,你不许再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