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58 思慕绵绵32

  沈嘉晨看着慕慎容,他眼里的墨色太浓,浓得她完全看不清里面的任何情绪。

  可是即便看不清,她心头的那股寒意却还是突然就蔓延开来,悄无声息地弥漫至四肢百骸。

  “你果然还是不肯放过我。”沈嘉晨低低地开口。

  慕慎容听了,冷笑一声,声音低沉而缓慢,“是你不肯放过我。”

  她似懂非懂,隐隐勾了勾唇角,似是苦笑,同时控制不住地想要退开一步。

  可是脚步刚动,慕慎容就猛然再度将她抱入怀中,紧紧圈住她的腰身,低头就吻了下来!

  沈嘉晨拼尽全力,终究无法挣脱——

  她悲绝而愤怒,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可正是因为这样的清醒,痛苦也更加清晰。

  她沉溺在这样的痛苦之中,长长久久,难以解脱。

  可是她并没有哭,从头到尾,她都咬着牙,哼都没有哼一声——即便他将她逼至极致。

  一直到最后,他抽身而去,轻描淡写地留下一句:“这才叫强/奸,你可以去告我了。”

  她蜷缩成一团,躺在床上,用手臂遮挡着自己的脸,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才终于悄无声息地湿了眼眶。

  慕慎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见她久久不动,他终于没有再等她,拿起自己的衣物,一件件地套在身上,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走之后,世界一片安静,沈嘉晨依旧躺在那里,没有一丝动静,完整地融入这片安静之中,仿若无物……

  城南别墅,那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电影持续播放着,沙发里同样一片安静。

  慕慎希坐在原本的位置上一动不动,肩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颗脑袋——思唯靠着他,已经陷入熟睡的状态。

  直到电影播放完毕,片尾曲缓缓响起的时候,慕慎希的注意力才终于又一次回到电视机上。

  两个半小时的电影,让他投入其中的剧情,几乎只有几分钟,其余时间演了什么,他竟然一无所知。

  他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直至那首片尾曲播放完毕,他才收回视线,垂眸看向思唯。

  酒性太烈,竟让她完全放下防备,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慕慎希盯着她看了许久,终于伸出手来,缓缓抬起她的头。

  思唯动了动,却并没有醒过来。

  慕慎希安静了片刻,让她靠进自己怀中,随后伸出手,将她从沙发里抱了起来。

  思唯轻轻蹭了蹭,似乎有些不安稳,可是却并没有醒过来。

  慕慎希便抱着她往楼上走去。

  到了一间客房门口,他抬脚推开门,抱着她走了进去,将她放到了床上。

  温软的床垫立刻让睡眠中的思唯温暖舒适起来,像极了她在自己床上睡觉的时候,她伸出手来,抱了抱自己床上放着的那块大抱枕。

  慕慎希就这么被她勾住了脖子,一时不得动弹。

  他正好置于她身体上方,被她抱住脖子,是男女之间最暧昧的姿势。

  可是这样的暧昧,对现在的他而言,分明是一种讽刺。

  慕慎希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抬起手来准备拉下思唯抱在他脖子上的手时,思唯却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唇。

  他看见她这个模样,忽然就顿住了。

  思唯毫无意识,只是不满自己那个温暖舒适的大抱枕打扰自己的睡眠,轻轻嘟哝了两声,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可是下一刻,却忽然有什么东西封住了她的唇,温软缠绵。

  慕慎希不受控制地吻着她,而她始终静静地承受着,安静而乖巧。

  她是迷糊的,而他是忘情的……

  可是他的忘情却并不彻底——当外面的楼道上传来脚步声的时候,慕慎希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他看着自己怀中的思唯,立刻就从床上坐起身来。

  而他坐起身来的同时,慕慎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这间客房门口。

  慕慎希看了他一眼,缓缓站起身来。

  慕慎容看见他却似乎有片刻的怔忡,随后他又往他身后的思唯看了看,忽然勾了勾唇角,“你房间里灯没亮,客厅里又没有人,我还以为你已经……睡了。”

  说“睡了”的时候他刻意顿了顿,忽然就显得意味深长起来。

  慕慎希闻言,眸光微沉,转头看了躺在床上的思唯一眼,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这才走向门口,对慕慎容说了一句:“跟我来。”

  他转身往书房的方向走去,慕慎容跟在他身后,缓缓走了进去。

  慕慎希在自己的椅子里坐了下来,看向他,“你之前跟我说过,你对陆思唯是认真的。”

  慕慎容听了,缓缓一笑,看着他说:“何以见得我对她不认真?”

  慕慎希目光深沉晦暗,波澜不兴,“你准备用这样的方式跟我交流?”

  慕慎容轻笑一声,耸了耸肩之后,拉开面前的椅子也坐了下来,看着慕慎希,缓缓开口:“你之前也告诉我,陆思唯对你而言,没有什么重要。”

  慕慎希目光沉沉地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

  慕慎容伸出手来放在面前的书桌上,食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说:“哥,喜欢什么就尽管去拿到手,没必要压抑自己,不是吗?”

  慕慎希安静片刻,忽然冷笑了一声。

  他在笑自己,居然到了这个时候才察觉到慕慎容跟思唯交往的真正意图,还真是……阴沟里翻船。

  “这就是你跟她在一起的原因?”

  慕慎容缓缓笑着,“你既不愿意承认,也不肯行动,那就让我来帮你好了,我不介意。”

  “还有呢?”慕慎希说。

  慕慎容看着他,目光隐隐一变,没有回答。

  “沈嘉晨是吧?”慕慎希也没有等他,直接淡淡开口,帮他说出了答案。

  慕慎容眸光赫然沉晦下来。

  “当初你在沈家,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接你去美国,我问你原因是什么,你始终没有明说过。”慕慎希说,“你之所以离开沈家,回来之后又故意接近思唯,一切都是因为沈嘉晨,是吧?”

  慕慎容淡淡勾了勾唇角,没有否认。

  慕慎希也没有再问下去,又看了他一眼,只是说:“明天早上她醒过来,你自己跟她说清楚。”

  慕慎容听了,扬眉看向他:“我跟她说清楚,你就会去追她么?”

  慕慎希看了他一眼,“我说了,她对我并没有什么重要。”

  “可是你是喜欢她的。”慕慎容说,“不是吗?”

  慕慎希也没有否认。

  慕慎容控制不住地微微叹息了一声,“为什么要这样?你喜欢一个女人,有什么必要这么瞻前顾后不肯上前?是,许家是很有势力,你选择许初文是理所应当,可是就算你不选她,慕氏也未必发展不起来,不是吗?”

  慕慎希也没有否认。

  慕慎容控制不住地微微叹息了一声,“为什么要这样?你喜欢一个女人,有什么必要这么瞻前顾后不肯上前?是,许家是很有势力,你选择许初文是理所应当,可是就算你不选她,慕氏也未必发展不起来,不是吗?”

  “我说过了,她没有什么重要。”慕慎希再度重复了一遍,随后道,“你要怎么对沈嘉晨随你,不要把她扯进来,明天早上你就跟她说清楚。”

  说完这句,慕慎希就站起身来走出书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慕慎容仍旧坐在那里,安静许久,只是冷笑了一声。

  *

  第二天早上,当思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醒过来时,整个人都是蒙的。

  她抓着头发坐起身来,看了看自己身上完整无缺的衣物,正努力地回想昨天的情形时,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思唯神思一滞,想了好一会儿,才轻轻说了一句:“进来。”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慕慎容走了进来。

  看见他,思唯先是一怔,随后才笑了起来,“这是你家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睡着了?”

  慕慎容看着她,微微笑起来,“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可能是跟我哥聊得太开心了吧?看起来,你们相处得不错?”

  听他提起慕慎希,思唯蓦地僵了僵,昨天睡着之前的画面忽然一点点全部回到了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