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59 思慕绵绵33

  想到昨晚和慕慎希独处的情形,思唯面对着慕慎容,控制不住地有些尴尬起来。

  她看了他一眼,低声说了一句:“我喝了酒,我记不太清了。”

  慕慎容听了,低笑一声,“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你们有的是机会相处,现在就不好意思了,以后怎么办?”

  思唯听了,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后才又抬头看向他,“我想洗漱一下。”

  慕慎容点了点头,“那我在楼下等你吃早餐。”

  思唯看着他走出房间,这才下床走进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鞠了一捧凉水洒在脸上,思唯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昨晚的情形更是历历在目。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绪又一次纷繁复杂起来。

  又隔了好一会儿她才走下楼,楼上楼下都很安静,楼下只有慕慎容一个人坐在餐桌旁边,餐桌上摆着许许多多的早餐食物,一看就是从外面买回来的。

  思唯走过去坐下,想了想,还是先跟他说了句:“新年快乐。”

  慕慎容看了她一眼,端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微笑回应了一句:“新年快乐。”

  他这么一笑,她顿时就又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她伸手搅了搅面前的粥,随后才又问道:“你哥呢?”

  慕慎容耸了耸肩,“一大早就不见人影,可能去准岳父家里献殷勤去了吧。”

  思唯一听,神情不由得僵了僵。

  慕慎容随后才又看向她,笑着问了一句:“怎么了,该不会昨天发生了什么事,他吓着你了吧?”

  “没,没有。”思唯连忙回答,顿了顿,才又看向他,说,“对不起。”

  慕慎容拾起筷子的动作微微一顿,“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

  “昨天……”思唯蹙了蹙眉,缓缓道,“昨天我不应该跟你说节日快乐的,对不起。”

  慕慎容听了,微微挑了挑眉,缓缓“哦”了一声,随后才又道:“我哥告诉你的?”

  思唯垂下眼来,“抱歉啊,是我不该挑起你们的伤心事。”

  慕慎容安静了片刻,才又开口:“没关系,其实我那时候年纪还小,感觉其实挺淡的。不像我哥,他每年年三十心情都不怎么好。”

  思唯很想回答一句什么,却说不出来。

  慕慎容却仿佛打开了回忆的匣子,顿了顿,又开口道:“那时候我爸爸去世两个月吧,家里情况糟糕至谷底,甚至连过年的钱都拿不出来,偏偏还常常有债主临门。三十的那天下午,我妈出门,说是要去买菜回来做饭,好让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个年……可是一去她就没有再回来。几个小时后,我哥接到电话,说我妈在路上出车祸,当场身亡……”

  思唯听到这里,一张脸已经控制不住地微微泛白起来。

  “我哥没让我去现场,他没让我看到那样的场面,只有在殡仪馆的时候,我才见到了妈妈最后一面。那时候她已经被打扮得整整齐齐,脸上的伤口都被掩盖起来了,所以我看着她依旧还是从前的模样,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只有我哥知道,妈妈死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惨烈。”

  慕慎容微微眯了眯眼睛,缓缓道:“后来,他把我送去了沈家,然后自己出国,在国外一待就是十几年。”

  “那他……一定过得很辛苦。”思唯低低说了一句。

  “是啊。”慕慎容低笑了一声,说,“我从前并不知道,后来去国外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刻,可是同样非常辛苦……我去了一个月,只见到他两三次,跟他说的话加起来都不超过十句。每次回来他都倒头就睡,没日没夜地睡十几二十个小时之后,又继续去忙碌。那时候他真是瘦得不成人形,我看着他那个样子,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得那么心安理得的。”

  思唯静静地听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昨天来的时候,他是不是在家看电影,还看的是老电影?”慕慎容忽然问。

  思唯点了点头。

  慕慎容轻笑了一声,说:“在国外那些年,他连看电影的时间都没有,所以现在他一有空,总会翻出那些年的经典电影来看。别人可能已经看过十遍二十遍,他却是第一次看。”

  说完,他抬眸看了思唯一眼,说:“好笑不好笑?”

  思唯咬着唇,勉强勾了勾唇角,却终究没能笑起来,只是沉默。

  慕慎容随后又笑道:“你看我,年初一怎么能跟你说这些,还是说些高兴的事吧。过年有没有打算去哪里玩?”

  思唯懒懒应付了两句,却已经彻底地心不在焉起来。

  吃过早餐,慕慎容送她回家。

  年初一早上的道路很通畅,慕慎容一路驾车驶向陆家,在经过医院门口时,他却忽然问了思唯一句:“我想去探望一个朋友,你介不介意?”

  “什么朋友?”思唯一路都在失神,这时才回过神来,问了一句。

  慕慎容偏头看向她,微微一笑,“沈嘉晨的哥哥,你不知道吗?”

  思唯还真是不知道。

  她此前只知道宋衍和沈嘉晨推迟了回宛城的时间,却并不知道原因,她本以为昨天他们肯定已经一去回去了,却没想到今天会在医院里看到沈嘉晨。

  沈嘉晨看到和慕慎容一起出现在她面前的思唯时,终究还是僵了僵,随后才缓缓朝思唯点了点头。

  思唯快步走上前来,问她:“你哥哥出事,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沈嘉晨听了,淡淡一笑,“因为桃/色纠纷被人揍了,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叫我怎么告诉你们?”

  慕慎容这才缓缓走上前来,与思唯并肩站立,伸出手来扶住思唯的腰,轻笑了一声道:“放心吧,事情已经解决了,目前等她哥哥休养好,也就没事了。”

  沈嘉晨目光落在两个人比肩而立的身影上,似乎凝滞了片刻,随后才抬起头来看慕慎容,“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不用还。”慕慎容说,“不是什么大事。”

  沈嘉晨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我一定会还。”

  两个人目光对上,片刻的碰撞之后,沈嘉晨看向了思唯,说:“思唯,我有话想跟你说。”

  “什么话?”思唯疑惑。

  慕慎容站在旁边,听着目光隐隐暗沉,却依旧是波澜不兴的模样。

  沈嘉晨直接就拉着思唯走向了外面,留下慕慎容一个人站在病房门口,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身影,依旧从容不迫。

  沈嘉晨将思唯拉进电梯,下了楼,一直到住院部楼外,走到花园一角,才终于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思唯,“思唯,你告诉我,你对慕慎容有没有用心?”

  思唯的目光却在她还在问话的时候就已经飘向了远处——那边门诊部的门口,她竟然看见了慕慎希!

  然而并不仅仅是慕慎希一个人,他身边站着的人,不是许初文又是谁?

  两个人容貌出挑、衣着光鲜地往那里一站,分明就是一双璧人的模样,轻而易举地就能吸引人的目光。

  思唯怔怔地看着那个方向,沈嘉晨问了什么,她竟然完全没有听到。

  “思唯?”沈嘉晨又喊了她一声,随后顺着她的目光往那边一看,不由得也怔了怔。

  而那一边,许初文不经意间一转头,竟然也看见了她们。

  很快许初文跟慕慎希说了句什么,而慕慎希抬眸往这边看了一眼之后,许初文便抬脚往这边走来,慕慎希也随后而来。

  “思唯,这么巧?”许初文走上前来,主动跟思唯打了招呼,“你怎么在这里?”

  “来看望朋友。”思唯回答,“你也在啊。”

  “是啊。”许初文回答着,转头看了慕慎希一眼,说,“这个人啊,生病了也不肯看医生,固执得要命,非得我拉着他一起,才能把他带来医院。”

  思唯听了,微微一抬眸,便对上慕慎希深邃暗沉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