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60 思慕绵绵34

  慕慎希看着思唯,隐隐挑起唇角笑了笑,而思唯只看了他一眼就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只是冲着许初文笑了笑,“你这个女朋友当得也太尽责了。”

  许初文听了,说:“你不知道他病得多严重,尤其是晚上,咳得不行,这么几天也不见好,我只能强行拉他来医院了。”

  思唯缓缓点了点头,随后说:“那你们赶紧去吧,不要耽误了时间。”

  “已经看好了,药也已经拿了。”许初文说,“你有没有时间,不如我们一起逛街吃饭?”

  思唯听了,不由得又看了慕慎希一眼,而慕慎希才看了她一眼,便转头咳嗽了几声。

  思唯不由得僵了僵,随后才笑了笑,“你刚陪男朋友看完病就约我逛街吃饭啊?”

  许初文又回头看了慕慎希一眼,说:“他啊,我也只能逼他做到这里了,其他的事我也拿他没办法,想不想好,就看他自己的了。”

  慕慎希听了,掩唇清了清喉咙,缓缓道:“我都跟你来医院了,还故意说这些话给我听?”

  “你自己会怎么做,你自己心里知道。”许初文说。

  思唯听到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耍花腔,忍不住微微转开了脸。

  沈嘉晨看着她这个样子,忽然伸出手来握了握她的手。

  思唯这才想起什么来,“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来着?是很重要的事吗?”

  沈嘉晨看看她,目光控制不住地又往慕慎希脸上飘了飘,慕慎希正好也看了她一眼,唇角笑意清淡,似无情绪。

  沈嘉晨沉默片刻,忽然缓缓摇了摇头,说:“不是什么大事,你有事就忙你的去吧。”

  思唯确实是有些心不在焉,一时连自己是跟慕慎容一起来医院的也忘记了,而许初文伸出手来拉她,直接就拉着她先离开了医院。

  剩下慕慎希和沈嘉晨站在那里,慕慎希看了沈嘉晨一眼,沈嘉晨还以为他是有话要对自己说,没想到慕慎希朝她点了点头之后,很快就转身离开了。

  沈嘉晨以很慢的速度回到沈嘉宁的病房门口时,正好看见慕慎容正坐在病床边跟沈嘉宁聊着什么,一抬眸看到她,慕慎容很快开口道:“既然嘉晨已经过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走了。”

  “你忙你的去吧。”沈嘉宁回了一句,随后就看向沈嘉晨,说,“嘉晨,你送送慎容。”

  沈嘉晨身体僵硬而笔直地站在门口没动,慕慎容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伸出手来捉住她的手臂,不动声色地一拉,直接就将她拉得随自己而去。

  沈嘉晨一路僵硬地被他拉到电梯口,却也不反抗,直至慕慎容松开她,站定了看着她。

  他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模样,“跟她说什么了?”

  沈嘉晨抬眸看着他,“你会在乎我对她说了什么吗?”

  慕慎容闻言,缓缓笑了起来,“她是我女朋友,你对我女朋友说了什么,我当然在乎。”

  “你如果真的把思唯当成你女朋友……”沈嘉晨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刚才的情形,微微一顿之后,冷笑了一声,说,“你放心,该告诉她的事情,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一定会告诉她的。”

  “该告诉她的事情?”慕慎容听了,反问了一句,“什么事?哪种事?”

  “够了慕慎容。”沈嘉晨看着他,声音清冷平静地开了口,“我知道你想说昨天晚上那件事——我不在乎。我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发生了那样的事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重要。可是如果这么多年来,你都一直纠结于这件事,那昨天晚上,就当我还清了你。”

  她看着他,目光清冷无波,一字一句地开口:“慕慎容,从今往后,我不欠你什么了,我们之间扯平了!”

  慕慎容闻言,隐隐扯了扯嘴角。

  “还有,你付出的那一百万,是沈嘉宁欠你的,作为他的妹妹,我愿意帮他一起偿还。”沈嘉晨继续道,“该还你的,我通通都会还清!”

  说完这句,沈嘉晨再没有看他,转身就离开了电梯间。

  慕慎容站在电梯前,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很久之后,才缓缓低笑了一声。

  扯平?

  哪有这么容易。

  ……

  思唯和许初文其实从来只算得上是泛泛之交,两个人年龄相当,家世相当,要发展成为好朋友也相当容易,只是却一直没有机会。

  思唯怎么也没想到许初文会主动约她逛街吃饭,这对于仅仅是“泛泛之交”的两个人来说,不可谓不奇怪,因此思唯一路心不在焉地逛街,一路等着许初文跟自己说事。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一路跟她聊衣服聊手袋聊化妆品的许初文终于聊起了别的——

  “我最近听慕氏的职员说,你好像跟慕慎容在交往?”许初文看着她,轻笑着问道。

  思唯怎么也没想到她张口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安静片刻之后,她微笑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许初文听了,又问:“那你们发展得怎么样?是刚刚开始吗?”

  “就那样咯。”思唯切着自己面前的牛排,抬头看了她一眼,“其实你想问什么,不妨有话直说。”

  这下倒是轮到许初文怔了怔,她沉默片刻,随后才开口道:“我知道你跟慕慎容在交往,也知道你跟慎希认识挺长一段时间了,所以,其实我想问问,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思唯脸色微微变了变,“慕慎希?”

  许初文缓缓点了点头。

  思唯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你为什么问我?”

  许初文安静片刻,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身边的人几乎都是因为工作关系才跟他有过接触,我不觉得我能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他什么……”

  “你真是会开玩笑。”思唯低下头切着牛排,缓缓说了一句,“你自己的男朋友,你不了解……还有谁能了解?况且我跟他又不熟。”

  许初文听了,片刻之后才无奈苦笑了一声,“我也觉得我挺不可思议的……拿自己男朋友的事情来问你。”

  思唯吃了一口牛排,缓慢地咀嚼着,却味同嚼蜡。她抬眸看向许初文,说:“所以……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许初文缓缓摇了摇头,似是有话要说,却又沉默下来,好一会儿后才又开口:“不知道,或许是我太没有安全感,总觉得他有些忽冷忽热,捉摸不透……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知道他更多,所以才忍不住问了你一下……”

  思唯闻言,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我确实不了解他,所以没资格回答你这样的问题……”

  许初文轻笑了一声,说:“算了,我也只是顺口一问而已……对了,四哥最近好吗?”

  听到她问起陆景乔,思唯心思不由得又是一滞。

  如果不是许初文问起,她几乎都要忘了,许初文和陆景乔隐隐还是暧昧过的……而且,据说许初文那时候很喜欢陆景乔,后来陆景乔选择了黎湘,许洲廷还因此而大怒,跟陆氏的关系也僵硬起来。

  “挺好的啊。”思唯说,“他有老婆有孩子,就一副万事足矣的样子,一天到晚陪着黎湘和萌萌,好像怎么都陪不够。”

  许初文听了,似乎怔忡了片刻,随后才轻笑了一声,说:“很难想象四哥那样的性子,有一天竟然会软和成这样……这算是钢铁心化为绕指柔么?”

  她似乎是在问思唯,可是却没有等思唯回答,就端起面前的红酒来喝了一口。

  思唯见此情形,却蹙了蹙眉——许初文拿了她的杯子。

  她看着许初文脸上些许恍惚的神情,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怎么啦?别跟我说你还对我四哥念念不忘……”

  许初文听了,轻笑出声来,随后却又叹息了一声,缓缓道:“思唯,我们几乎在同样的环境中长大,你肯定会懂,像我们这样的人……能够像四哥和黎湘那样在一起,多不容易啊。能尽量找到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就已经是奢望了。”

  思唯看着她,心思缓缓沉淀下来,“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