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61 思慕绵绵35

  许初文眼见着思唯缓缓沉静下来的目光和表情,一时也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你介意我这么说?”

  “我不是介意。”思唯说,“我就是想知道,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什么?”

  许初文和思唯对视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我就是羡慕四哥和黎湘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思唯听了,却还是静静地盯着她看了许久。

  曾经有过暧昧、有过发展机会的男女,再提起对方的幸福时,是不是真的可以这么云淡风轻?更何况当初许初文还是真的喜欢陆景乔……

  可是如果她还没有放下,为什么要和慕慎希在一起?难道就是因为她口中那所谓的“尽量找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

  许初文倒似乎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低低喊了她一声:“思唯。”

  思唯因为想着心里的事而有些失神,许初文喊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见许初文面露尴尬,思唯这才又开口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有些好奇,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对慕慎希究竟是不是真心的?”

  许初文听了,面上的神情有片刻的凝滞,随后才又微微笑了起来,“他应该是合适的人。”

  合适,又是这个词。

  思唯控制不住地就想起了慕慎容说过的话,他也说过,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两个人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合适。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在一起的条件,已经从“相爱”变成了“合适”,还是现实一直就是如此?

  思唯静静地想着,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的东西,控制不住地又一次失了神。

  *

  傍晚,思唯回到家里,立刻被黎湘拉到了旁边。

  “你去哪里了?”黎湘问她,“从昨晚起你就不见人,好在爷爷和妈妈都没发现,今天早上起来不见你,我也帮你掩护过去了。你别告诉我你是去跟慕慎容过年去了?”

  “不是啊。”思唯皱了皱眉,回答道,“我是去他家了,可是我没有跟他过夜好吗?我喝了杯酒,就不小心睡着了。”

  黎湘听了,细细看了她一眼,随后才道:“你跟他是来真的呀?不是说只是在发展中吗?”

  “是在发展中啊。”思唯微微转头看向了旁边,“他说他家没有年夜饭吃,我才给他拿饺子过去的。”

  黎湘微微蹙了蹙眉,没有再说什么。

  思唯顿了顿,才又想起别的什么来,对黎湘说:“对了,沈嘉晨没有跟宋衍回宛城你知道吗?她哥哥住院了,她留下来照顾她哥了。”

  “宋衍刚才打电话跟我提过一下。”黎湘说,“还叫我去医院看看她呢,我准备待会儿就过去。你去吗?”

  思唯心里有事,摇了摇头,“我早上去过了,有些累,想休息休息,你自己去吧。”

  黎湘也没有强迫她,思唯上楼之后,她便回到了小楼里。

  萌萌在睡觉,陆景乔刚刚去小卧室看过萌萌,回到房间便看见黎湘在换衣服。

  “要去医院了?”陆景乔问。

  黎湘点了点头,走到他面前转身背对他,让他帮自己拉上裙子的拉链。

  陆景乔自动自觉,帮她拉起拉链,却听黎湘说:“思唯昨天晚上真的去了慕慎容那里。”

  陆景乔微微拧了拧眉,没有说什么。

  黎湘转头看了他一眼,“你就不担心啊?”

  陆景乔神情已经恢复平静,“我看她面对那个男人的时候挺冷静的,没什么需要担心。”

  黎湘轻叹了一声:“这么一来,我才更担心呢。”

  很快黎湘就出了门,没想到抵达医院走进沈嘉宁的病房时,没看到沈嘉宁或沈嘉晨,反而看到了慕慎容。

  慕慎容坐在病床旁边的沙发里,安静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听见脚步声,他缓缓抬头一看,看到进来的黎湘时,似乎怔忡了片刻,随后才微笑着跟黎湘打了招呼:“嗨。”

  黎湘见到他,也笑了起来,“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

  慕慎容缓缓靠向沙发背,笑了,“我从前可在沈家住过好些年,在这里见到我有什么奇怪?”

  “这倒也是。”黎湘说,“只不过我听思唯说你们早上才一起来过,这会儿你又在这儿,可见是真的把沈嘉晨他们两兄妹当成自己人啊。”

  慕慎容与她对视一眼,但笑不语。

  “他们人呢?”黎湘又问。

  慕慎容正准备回答,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他朝黎湘点头示意了一下,随后便走到外面去接了电话。

  两三分钟后,慕慎容回到病房,对黎湘说:“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他们应该去做检查了,你再等等吧。”

  黎湘听了,也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好。”

  慕慎容很快就离开了病房,他离开之后没多久,沈嘉晨就推着坐着轮椅的沈嘉宁回到了病房。

  见到黎湘,沈嘉晨倒是微微吃了一惊,很快就笑了起来,“宋衍叫你来的吧?”

  “可不是。”黎湘回答,随后才又问候了沈嘉宁几句。

  简单的几句问候之后,黎湘才又说:“刚刚慕慎容接了个电话,有事先走了。”

  沈嘉晨闻言脸色微微僵了僵,随后才淡淡应了一句:“是吗?我们不知道他来过。”

  “慎容也是有心了。”沈嘉宁说,“帮了我们挺多的。对了昨晚他什么时候走的?”

  沈嘉晨听了,脸色不由得又是一变,淡淡回了一句:“吃晚饭就走了。”

  “昨晚?”黎湘却笑了笑,“昨晚他还是跟你们过的年啊?”

  “对啊。”沈嘉宁说,“他们兄弟两个孤家寡人的,肯定没有年夜饭吃,所以我就叫他过来一起过年了。”

  沈嘉晨很快又补充了一句:“只是吃了顿饭而已,什么过年不过年的。”

  黎湘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你看起来脸色很差,是不是最近照顾沈大哥太辛苦了?”

  “还好吧。”沈嘉晨说,“没有太辛苦。”

  黎湘就笑了,“你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不然回头见到宋衍,他发现你瘦了或是憔悴了,一定会怪我的。”

  “他哪有那么不讲道理,发现我瘦了还能怪得到你头上去。”沈嘉晨说。

  “那可不是吗?”黎湘微微一笑,“好朋友不就是这么当的吗?”

  沈嘉晨刚好倒了杯水递给她,听到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似乎僵了僵,又与她对视一眼,随后才继续将杯子递给她。

  黎湘接过来喝了一口,再度朝她微微一笑。

  因为时间已经不算早,黎湘并没有在医院待太久,大概八点半左右就离开了。她离开之后,沈嘉晨简单收拾了一通,很快也离开了医院。

  原本医院门口就有直达她所住的片区的公交,可是沈嘉晨却走过了那个公交站,一路沉默地往前走了很久,等到停下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一条陌生的街道上。

  街上依旧车来车往,她在车边站了许久,终于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来,翻到思唯的号码,打了个电话过去。

  思唯很快就接起了电话,沈嘉晨说:“思唯,你有时间吗?能不能出来见个面?”

  一个小时后,思唯在一家营业到十二点的咖啡厅见到了沈嘉晨。

  “怎么这么晚了约我见面啊?”思唯一见到她就问,“有什么急事吗?”

  沈嘉晨抬眸,目光平和地看着她,说:“思唯,你不要跟慕慎容在一起了。”

  思唯怔住,“为什么?”

  “因为他对你不是真心的。”沈嘉晨说,“他之所以接近你,是为了有机会能够报复我……他一直对从前发生的事耿耿于怀,从来没有放下过。”

  思唯呆滞了片刻,有些不敢相信地张了张嘴,也有些疑虑,“你的意思是……”

  “我说的是真的。”沈嘉晨看着她,非常认真地开口,随后又缓缓道,“况且,你的心也根本不在他那里,所以离开他对你而言,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