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63 思慕绵绵37

  两个人在楼下说了一会儿话,思唯焦躁的情绪似乎是受到了安抚,因为时间已经不早,很快慕慎容便又拉着她出了门,送她回家。

  尽管思唯是由司机送过来的,慕慎容还是亲自驾车见她送回了陆家。

  到了陆家门口,思唯要下车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应该跟他说点什么,于是道:“你明天想吃点什么,我叫阿姨做了带来给你吧?”

  慕慎容听了,笑了起来,“阿姨做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不如你亲自过来给我做?”

  “我?”思唯微微一僵,“我不会做饭啊。”

  “我不介意将我家的厨房借给你当试验基地。”慕慎容笑着说。

  思唯顿了顿,只能点了点头,“那我尽力一试吧。”

  说完她就推门下了车,随后跟慕慎容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转身往里面走去。

  慕慎容坐在车里,一直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这才掉转车头离开。

  他一路飞驰在路上,到了市区,却没有将车驶向城南,反而在几条老旧的街道拐了又拐,最终驶到了一条巷子口。

  巷子尽处,就是沈嘉晨住着的那个破旧小区。

  慕慎容坐在车子里,盯着那个黑黢黢的巷子,缓缓给自己点了支烟。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在对面的车道上停下,慕慎容只是转眸一瞥,就看见了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沈嘉晨。

  两辆车的车灯都照在她身上,她纤瘦的身影其实已经模糊得很,可是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沈嘉晨下了车,正往巷子里走的时候,不经意间转头一看,忽然就看见了停在旁边那辆车的车牌。

  她站在那里,僵了片刻,忽然抬脚就往巷子里匆匆跑去。

  慕慎容蓦地捻灭掉手中的烟头,推门下车,长腿一迈,直接追上前去。

  走廊的尽处,冷冷清清的小区门口,慕慎容捉住沈嘉晨,直接将她抵在了剥落得斑驳的墙上,咬牙低笑,“跑什么?我就那么可怕?”

  “慕慎容!”沈嘉晨也咬牙,“你又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慕慎容冷笑,“你既然跟我女朋友说了那样的话,就应该料到我会来找你,不是吗?我还以为你故意用这样的方法联系我,是因为昨天晚上有爽到,食髓知味了,不是吗?”

  “慕慎容,你无耻!”沈嘉晨气极。

  “我还可以更无耻,你想不想试试?”慕慎容周身夜的气息,却比夜还要危险渗人。

  沈嘉晨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噤,下一刻,她缓缓开口:“你尽可以试试。慕慎容,你再碰我一下,我马上就可以死在你面前。”

  她这句话一说完,慕慎容没有再动,只是看着她,昏暗的灯光之下,她目光之中的决绝却意外地清晰明显。

  “我曾经对不起你,你要怎么报复都好,我没有本事拦得住你。可是我有男朋友了,我不可以再对不起他,你要是再碰我,我只能选择去死。”沈嘉晨语调低沉而缓慢,却异常地坚决。

  慕慎容盯着她看了许久,缓缓道:“你还可以选择报警,去告我强/奸,让我被抓起来,你就可以解脱了。”

  沈嘉晨闻言,抬眸看向他,很久之后才又开口:“慕慎容,我知道我欠你的……”

  “你欠我什么?”慕慎容接话道,“当初你要告我强/奸,难道不是我欠你?为什么变成了你欠我?是因为我没有强/奸过你?可是如果不是我强/奸你,我们怎么会睡到一起去的?你是怎么爬到我床上的,嗯?”

  沈嘉晨缓缓闭上眼睛,轻轻深吸了口气,低声道:“过去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还是那句话,你要是继续这么逼我,我就只能死给你看了。”

  “沈嘉晨,你欠我的还没有还清,想死,有这么容易?”慕慎容咬牙道。

  沈嘉晨忽然轻笑了一声,说:“对不起,你要的偿还方式,我给不起。以死谢罪够不够?”

  说完,她抬头看向他,眸光之中的清冷一闪而过。

  慕慎容盯着她,手上的力气不由得微微放松了一些。

  而沈嘉晨趁机就推开了他,转身一路跑进小区。

  慕慎容却没有再追。

  他站在那里,看着她狂奔而去的身影,很久之后,才终于收回目光。

  沈嘉晨,你以为我要的偿还方式,是什么?

  ……

  慕慎容又一次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走进客厅,沙发里,慕慎希还夹着香烟坐在那里,眉头微微拧起地看着电视机里播放着的一部好莱坞大片,听见声音,他转头看向慕慎容,便再也没有看过电视机一眼。

  慕慎容走过来坐下,拿起他放在茶几上的香烟和打火机,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随后缓缓靠进沙发里,仰脖看着天花板。

  慕慎希淡淡开了口:“我说的话你是一句都听不进去?”

  慕慎容一动不动地躺坐在那里,闻言轻笑了一声:“看来我跟她说的话,哥你倒是听得很清楚。怎么样,她突然这么主动,你猜她是不是爱上我了?”

  “慕慎容。”慕慎希忽然语调清淡地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慕慎容说,“反正我只记得你之前说过她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重要,既然如此,我要怎么对她是我的事,哥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有什么事。”

  慕慎希忽然就用力咳嗽起来,沉眸看了他一眼之后,站起身来,走到了酒柜旁边去给自己倒酒喝。

  慕慎容这才缓缓坐直了身体,说:“思唯这个性子,我越看越觉得有趣,真是可爱极了——”

  慕慎希喝着酒,没有理他。

  而慕慎容趁这个时间,站起身来上了楼。

  慕慎希用酒压制住咳嗽,转过身时,慕慎容早已经不在客厅里。

  他拎着酒瓶和酒杯回到沙发旁边,坐下来,目光重新落到电视机上,脸色却被电视机的光线映衬得忽明忽暗起来……

  ……

  第二天早上,思唯果然一早就来找慕慎容,并且还带上了从自家厨房里拿来的一些食材。

  来给她开门的人却是慕慎希。

  门一打开,两个人里里外外地对视了一眼,思唯很快朝他点了点头,随后就径直走进门去,见客厅里没有人,便朝着楼上喊了一声:“慕慎容!”

  然而下一刻,慕慎容却端着一杯咖啡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她微微笑了起来,“来了?”

  思唯走上前去,将自己手里的食材往他面前一放,“东西我是拿来了,可是我实在不会做。要么不管我做出什么来你都要吃光光,要么你就帮我做。”

  慕慎容听完,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咖啡,说:“可是我手头上还有工作要做怎么办?”

  思唯听了,说:“那就是前一项,不管我做出什么来,你都要吃光光。”

  “好啊。”慕慎容一面笑着,一面看向慕慎希,“反正这房子里不是我一个人,还有我哥呢。”

  话音刚落,慕慎希看了他一眼,回到沙发旁边拿起了自己的黑色大衣,说:“不用算我,我有事要出门。”

  说完他便穿上大衣,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了门口。

  思唯低头整理着自己面前的食材,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慕慎容端着咖啡,目光却始终落在慕慎希身上,直到他走出门外,他才收回视线看向思唯,说:“那就剩我们俩了。”

  思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那不是正好?”

  说完她就拎着食材走进了厨房,一面翻着手机查食谱,一面手脚僵硬地处理着食材。

  这一天,整个白天的时间思唯都是待在这幢别墅里的,并且除了做饭和吃饭的时间,其余时候她几乎都是跟慕慎容待在一起,尽管他忙他的,而她只是坐在旁边玩自己的。

  而有她在的时间里,慕慎希没有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