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64 思慕绵绵38

  春节假期内,连续三四天的时间思唯都是来别墅跟慕慎容一起度过的。

  早上她会带一些食材来胡乱捣鼓一通,而傍晚慕慎容就会送她回家,跟小孩子上学放学一样准时。

  这样的过程中,自然不可避免地会跟慕慎希碰面,然而却真的仅仅是碰面而已——思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故意为之,总之每一次她来到别墅之后,没过多久他肯定会有事离开,一连几天,她在别墅里吃了七八次饭,慕慎希一次都没有在场过。

  1

  偶尔慕慎容忙得晚了,她也会待得比较晚,慕慎希从外面回来时,她也会见到他。然而却依然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他常常只是跟他们打过一声招呼就回自己的房间,根本就不会跟他们多待一刻。

  思唯只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所以才敢于这样坦荡地面对他,可是没想到她这样努力,却根本没见到她几面,思唯性子固执,愈发不肯放弃,于是照旧天天往慕慎容那边跑。

  这样连续几天的日日相对,她和慕慎容倒是显得有些如胶似漆起来,实在是羡煞旁人。

  这一天,思唯再一次来到慕家时,却发现慕慎容不在家,于是给他打了电话,听他说他出去见一个国外来的客户,便也不折腾做饭了,将食材放进冰箱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却忽然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咳嗽声。

  已经是初七,从她知道慕慎希生病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七天,可是他的咳嗽似乎一点都没有好。

  思唯在楼下站了片刻,忽然转身走进厨房,倒了杯水之后,出来上了楼。

  二楼的小客厅里,慕慎希倚坐在沙发里,修长的双腿叠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大腿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正拧了眉仔细地看着什么,却忽然听见脚步声,抬头一看,就看见了思唯端着水杯走上来的身影。

  慕慎希脸色隐隐一变。

  思唯径直走上前来,将水杯往他面前一放,说:“喝点水吧。”

  话音落,她又看见放在他面前的酒瓶和酒杯,转头拎到了旁边放下。

  慕慎希看着她的动作,缓缓开口:“慎容今天不在家。”

  “我知道啊。”思唯看着他,“我刚刚给他打了电话,不过听到你好像还在咳嗽,所以就给你倒了杯水上来。”

  慕慎希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杯水,很久之后,才说了声:“谢谢。”

  思唯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又说:“你是他哥哥啊,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对了,你吃过饭了吗?要不要我煮点什么东西给你吃?”

  慕慎希闻言,缓缓抬眸看了她一眼,说:“不用了,我马上就要出去。”

  思唯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居家服,再联想起刚才被自己拿开的酒瓶和酒杯,他这个样子,哪里有半点像是要出去的架势?可是她一出现,他反倒要出去了。

  思唯心思控制不住地微微一沉,下一刻,她却再度扬起脸来,“你不用跟我客气啊,反正早晚……我也是要叫你一声大哥的,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太过客套。不如我煮点粥给你吃?”

  “我说了,不用了。”慕慎希声音微微低沉地开口。

  “我最近在练习厨艺啊,你权当帮我试验试验,不行吗?”思唯说完这句,也不理他怎么回答,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慕慎希看着她的背影走下楼梯,静静地又在沙发里坐了许久。

  思唯下了楼,走进厨房,很快拿了些米,正在水龙头下有些发怔地清洗时,她忽然听见外面传来“砰”的一声,隐隐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思唯立刻回过神来,走出厨房一看,很快通过客厅的落地窗看到了外面的情形——慕慎希已经换了衣服,走到他的车子旁边,拉开车门坐进去,很快就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思唯站在屋子里,呆呆地看着那辆车子驶离,很久之后,才又一次回过神来。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是想到那辆车绝尘而去的影子,她心里竟然是隐隐松了口气的。

  可是她明明希望通过跟慕慎希的坦然相处来证明自己并没有对他有任何在意,不是吗?

  *

  中午时分,思唯回到家里的时候,意外发现大宅前的空地上停了一辆陌生的车子。

  今天已经是初七,照理已经没什么人会来陆家拜年做客,思唯一面看着那辆车子一面走进屋,正好看见司萍冲了壶茶要端到楼上去,她连忙喊住她:“萍姨,谁来了?”

  “苏老爷子。”司萍回答,“好像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脸色也不太好看。”

  思唯听了,不由得好奇起来,上前接过司萍手中的茶壶说:“我帮你送上去。”

  司萍见惯这些事情,看了她一眼也就由她去了。

  思唯端着茶壶和茶杯走到陆老爷子的起居室门口,刚要抬手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苏老爷子的声音——

  “……沛青,咱们这么多年的好朋友,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这一次,我求你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星月啊!”

  听见苏星月的名字,思唯不由得顿了顿,再次准备敲门的时候,忽然又听见了陆老爷子的声音:“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当然很愿意帮他。可是现在他犯了罪,你叫我怎么帮?”

  “我知道我知道……”苏老爷子连连开口,“我知道他是犯了错,他是应该要收到惩罚,我就求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能够尽量减轻他的刑罚……我就这么一个孙子……”

  片刻之后,陆老爷子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我自己的亲孙子也因为犯法坐了三年牢,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办法帮你。”

  门外,思唯惊讶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壶茶,她悄无声息地退到了一边。

  她刚刚退到旁边,就看见苏老爷子打开门走了出来,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只有满目无奈与哀凉。

  看着苏老爷子头也不回地下楼,思唯这才走进了陆老爷子的起居室,“爷爷,出什么事了?苏大哥犯了什么罪?”

  陆老爷子脸色也不大好看,看了她一眼,缓缓道:“诈骗。”

  思唯一怔,“怎么会这样?”

  “他自己手上的那间公司出了问题,一直在想尽办法挽救,一不小心就走上了一条歪路。”陆老爷子缓缓道,“亏得当初他没有往你身上打主意。”

  思唯听了,却又一次怔了怔。

  她忽然就想起了慕慎希。

  当初她和苏星月走得最近的时候,慕慎希搅黄了苏星月的生意,并且还提醒过她不要跟苏星月走得太近……她那时候一直以为是因为慕慎希对她有所觊觎,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可是原来是因为他早就知道苏星月有问题?

  而她竟然还因为这件事情,一时意气就跟慕慎容走在了一起……

  思唯脸色控制不住地白了白,转过身,整个人瞬间就失魂落魄起来。

  ……

  傍晚时分,思唯的车再一次停在了慕慎希的别墅外。

  车库里,慕慎希的车子安安静静地停在那里,可见他已经回来了。

  思唯坐在车里,盯着那辆早上绝尘而去的车子看了许久,才终于推门下车,走到大门口,滴滴答答输入密码,推门而入。

  楼下没有人,思唯直接上了二楼,走到小厅的时候,不意外地又看见一瓶喝光了的烈酒,她脚步一顿,随后就径直走到了主卧门口,抬手砸门。

  很久之后,门后才终于有声音传来,随后房门打开,思唯看见了站在门后因为喝了酒、再加上刚刚醒来,有些颓靡的慕慎希。

  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慕慎希,可是这会儿她却全无心思观察他的模样,她只是看着他,直到他的目光也一点点地聚焦到她脸上,她才缓缓开了口:“慕慎希,你到底想怎么样?”

  慕慎希酒意似乎还没有过,他看着她,闻言也缓缓开了口:“陆思唯,你又到底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