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67 思慕绵绵43

  宋衍重新拧了湿毛巾走进房间的时候,沈嘉晨正抱膝坐在床上,有些失神的模样。

  宋衍走上前来,在床边坐下,抬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说:“好像已经退烧了,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应该就会好起来了。”

  “嗯。”沈嘉晨低低应了一声,随后问他,“你今晚回去吗?”

  “我留下来吧。”宋衍说,“万一你半夜肚子饿或是口渴,我还能帮你煮粥烧水。”

  沈嘉晨听了,微微点头笑了笑,说:“也好。”

  她的卧室很小,只有一张1.5米的床和一个衣柜,人站在里面就已经有些转不开身。为了不打扰她休息,宋衍看着她躺下之后便回到了客厅,抱着一床被子在沙发里躺了下来。

  他第一次在沈嘉晨的屋子里过夜,原本就不习惯,再加上窝在沙发里更是睡不着,于是便打开了电视机,将音量调到最低,毫无心思地看着那些没营养的综艺节目。

  卧室里,沈嘉晨拥着被子,模模糊糊睡着了一阵,却突然猛地一个痉/挛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时,她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后背升起,慢慢地侵袭至全身。

  她不由得重新整理了一下被子,又一次缓缓闭上眼睛时,却再也没办法睡着了。

  隐隐的,像是有什么声音,不断地在脑子里循环播放,可是声音太小,她始终听不清是什么。

  努力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沈嘉晨终于披衣起身,打开卧室门一看,客厅里荧光闪闪,宋衍窝在沙发里,正毫无睡意地看着电视机。

  一见到她打开门走出来,宋衍立刻坐起身,“怎么了?我看电视吵到你了?”

  沈嘉晨看了一眼电视机,里面的声音小到她站在旁边也听不清。

  她笑了笑,也坐进沙发里,“可能是白天睡久了,我睡不着,陪你看电视好了。”

  宋衍见状,张开自己身上的被子,将她揽进了怀中。

  寒夜寂寂,两个人靠在一起,再加上被单裹覆,原本应该有足够的温暖,可是沈嘉晨却仍然觉得冷。

  她忍不住往宋衍怀中靠了靠,宋衍仿佛是察觉到什么,伸出手来紧揽着她。然而对沈嘉晨而言,却似乎依旧没有什么作用。

  她手脚发凉地靠在他怀中,耳朵里传来电视播放的声音,然而脑海中却依旧有另一重声音,缓慢地循环播放着。

  她僵硬地坐了许久,终于受不住这双重的折磨,控制不住地伸出手来捂住耳朵,转开了脸。

  “怎么了?”宋衍迅速伸出手来护着她,不意外地摸到了她冰凉的手掌。

  “好吵,好吵……”沈嘉晨低喃着说了两句,随后她控制不住地站起身来,脚步匆匆地走进卫生间,拿起花洒就准备往自己头上浇凉水。

  “嘉晨!”宋衍及时赶到,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花洒,低头看着她,“你冷静一点。”

  “我静不下来……”沈嘉晨缓缓摇了摇头,“宋衍,我脑子里一直有声音,我不想听到那个声音,我不想听到……”

  “你在生病。”宋衍抱住她,将她的头按进自己怀中,低声道,“不要紧,等病好了就不会有声音了,你冷静一点。”

  沈嘉晨靠在他怀中,渐渐地果然不再动,可是却有眼泪悄无声息地浸润眼眶,打湿了他肩头的衣衫。

  宋衍微微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很久之后才又开口:“不要怕,你觉得该做什么,那就尽管去做好了。”

  沈嘉晨听了,却忽然用力抓紧了他背后的衣衫,眼泪更加汹涌起来。

  宋衍很快将她送回了房间,为她盖好被子,随后将手机放在了她的床头。

  他走出房间之后,沈嘉晨又静静地躺了很久,才终于伸出手来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翻到了最近的一个通话记录。

  她其实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慕慎希给她打了个电话之后就出了严重的车祸,而慕慎容随后打电话来问她,慕慎希究竟跟她说了什么。

  她没办法确定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可是,她很害怕。

  她很怕这中间有什么关联。

  终于,沈嘉晨拨通了慕慎容的电话。

  “慕慎容,你不要去。”她说。

  ……

  两天之后,慕慎希从车祸昏迷之中醒过来,有些事情已成既定。

  慕慎容坐在他病床边,看着慕慎希因疼痛而皱起的眉,他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仿佛对慕慎希所受的苦并没有任何的心痛或同情。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慕慎容一开口,却完全不是关心或慰问的语气。

  慕慎希紧拧的眉好一会儿才微微松开些许,看了慕慎容一眼,只淡淡问了一句:“事情怎么样了?”

  慕慎容瞥了他一眼,沉声道:“我找到你收起来的那些录音和文件,送到了相关部门,检察院应该很快就会批准立案。”

  慕慎希听了,似乎并没有多意外,却还是不由得多看了慕慎容一眼,仿佛是想要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安然无恙。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慕慎容说,“许洲廷跟爸妈的事情有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你知不知道有那么重要?”慕慎希说话的气息还有些弱,“况且,我也是回国一段时间后才意外知道的。”

  慕慎容听了,忍不住转开脸深吸了口气,这才又回过头来看着他,“那你为什么要把那通电话打给沈嘉晨?”

  “当时有人跟我车,我怕电话也被监听,所以干脆打给她了。”慕慎希说,“好在没有选错。”

  “这不是你的行事风格。”慕慎容看着他,“你透过许初文接近许洲廷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这么长的时间你都捱了下来,临门一脚,你不应该有这种疏漏。”

  慕慎希闻言,瞥他一眼,随后缓缓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对,这次是我太性急了些。”

  “你差点没命!”慕慎容冷眼看他,“这种生死攸关的事你跟我说是因为你太性急?”

  慕慎希躺在那里,闭上眼睛微微呼出一口气,没有说话。

  慕慎容冷笑一声,“我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也就不该一个劲把陆思唯往你眼前带。”

  慕慎希这才又缓缓睁开眼来,冷冷瞥了他一眼。

  慕慎容却丝毫不惧,又道:“可是真可惜啊,因为你要一力承担这些事情,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得不放弃。到头来事情是解决了,你死里逃生地躺在这里,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却连看都没有看过你一眼。这种滋味,很爽么?”

  慕慎希听了,忽然也笑了一声,看着他缓缓道:“你又知道她没有来过?”

  “怎么来?”慕慎容似乎嗤之以鼻,“她人在国外,在你梦里来看过你?”

  慕慎希勾了勾唇角,缓缓闭上眼睛,没有再回答他。

  慕慎容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见他似乎是重新睡着了,这才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从病房到电梯要经过护士站,他从护士站走过的时候,里面的两个小护士原本正小声地说着什么,一看见他走过来立刻装作没事的模样,各自低头忙自己的。

  慕慎容对这种被八卦的事情并不介意,可是走到电梯前时,他忽然想起了慕慎希入睡前的那个表情,顿时就顿住了脚步。

  随后,他转身走回护士站,看着里面两个眼里有些惊慌的小护士,“这两天有没有女人来看过1508号房的病人?”

  “有啊。”其中一个护士立刻回答道,“陆太太就来过啊。”

  “我是指单独前来的。”慕慎容说着,忽然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了一张思唯的照片出来放到两个人面前,“比如说她。”

  见到照片里的思唯,另一个护士眼睛顿时一亮,“她啊,来过的来过的,前天晚上都要快过了探视时间的时候来的,自己一个人来的!我见她风尘仆仆的样子,还破例让她多待了几分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