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75 思慕绵绵49

  思唯转身回到餐桌旁,将手机放到餐桌上,低头拿起自己的手袋整理了一下,再抬起头准备拿回手机时,慕慎希却忽然伸出手来,覆在了她的手机上。

  思唯终于又瞥了他一眼。

  “一顿饭你光顾着应酬别人了。”慕慎希看着她说,“现在总该抽出时间应酬应酬我了吧?”

  “慕先生。”思唯喊了他一声,“我想我昨天晚上已经说得够清楚了。”

  慕慎希将她的手机捏在手心,缓缓站起身,看着她笑了起来,“你觉得那就是说清楚了?为什么我却觉得,你好像什么都没说?”

  思唯看着他,呼吸控制不住地微微急促起来。

  她很生气,可是生气之余,却又很无奈。

  说清楚了吗?显然没有。可这该死的事情究竟要怎么才能说得清楚?

  看着眼前的慕慎希,思唯脑子里又一次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和黎湘之间的对话。

  黎湘说,重要的是,你要搞清楚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感觉。

  是不是搞清楚了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那所有的问题和烦恼都可以迎刃而解?

  思唯是喝得有些多了,原本一直试图回避的人偏偏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从前她面对着他是烦躁,而现如今她面对他是焦躁,这种焦躁的感觉几乎要将她逼疯了,如果可以摆脱这种焦躁,那她愿意一试。

  她看着他,脑子一热,忽然就伸出手来勾住他的脖子,抬起头来堵住了他的唇。

  对慕慎希而言,那似乎是一个凝滞的时刻。

  一个一直对他横眉冷对、避他如蛇蝎的女人,忽然主动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他……

  然而这凝滞也不过片刻,慕慎希很快就回过神来,伸出手来拦住她的腰,将她的身体一并勾入怀中,随后便化被动为主动,吸纳她生涩的亲吻之后,再转化为娴熟而炽热的吻,一并施还与她。

  而思唯从主动到被动,从脑热到怔忡,明明是亲吻,他却仿佛连她的思维意识一并吞没了。

  她忘了是自己主动吻他,更忘了自己吻他的原因,总之被他这么抱着,吻着,她仿佛忘掉了一切,只是浑浑噩噩地承受着,没有丝毫的反感与抵抗,反而……隐隐沉溺。

  慕慎希间或睁眼一垂眸,便只看见她精致乖巧的容颜,分明也已经二十五六的女人,却隐隐透出少女的娇俏感来。

  他不由得将她抱得更紧,吻得更深……

  直至没办法再继续的时刻,慕慎希才终于缓缓松开她,伸出手来抚着她的脸,低声道:“我送你回家。”

  思唯缓缓抬起来眼来,有些迷离的目光对上他的视线,片刻之后,她的思绪似乎才终于一点点回到脑海之中。

  与此同时,她也终于一点点地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控制不住地屏住了呼吸,身体一点点地僵硬起来。

  慕慎希看着她瞬间紧绷起来的容颜,反倒笑了,低头凑近她,“怎么了?还舍不得走?”

  话音落,他再度轻轻在她唇上印了一下,随后微微抬起头来看她。

  思唯紧握着自己的双手,终于抬起手来看他,说:“这就是你想要的?足够了吧?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

  说完,她忽然用力在他肩上推了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拿起手袋,转身就冲出了包间。

  慕慎希并没有用力,被她推得退开一步,看着她像只兔子一样逃窜出去,他没有快步去追,反倒站在那里低笑了起来。

  思唯出了包间就直冲向电梯,走进空无一人的电梯,她伸出手来按着自己的胸腔,感受着里面的心跳如雷,她却靠着电梯壁,呆若木鸡。

  电梯在举行会议的那一层停下来,石碧琪走进电梯,一眼就看见了电梯里魂不守舍的思唯。

  石碧琪看了她一眼,思唯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样子,她连忙走进来喊了她两声:“思唯?思唯?”

  思唯这才被她喊得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目光依旧有些呆滞。

  石碧琪看着她脸红红的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你喝酒了?那些人也真是,大中午的逮着一个女孩子灌什么酒……你本来就不舒服,喝了酒不是更难受?”

  思唯怔怔地听着,没有回答。

  石碧琪随后又道:“反正上午的重头戏都已经结束了,下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发言,你也没必要留下监场了,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吧?”

  听到这里,思唯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石碧琪见她这个模样,也不再跟她多说什么,先是打电话安排了司机,随后就陪着思唯一路下到停车场,将她送上了车,又嘱咐了司机,看着司机载着思唯离开。

  思唯回到家里的时候正值午休时间,家里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她回到家里,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衣服没换头发不解妆也没卸,直接就拉开被子躺到床上,遮住自己昏昏沉沉地睡了起来。

  傍晚时分,思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黎湘的声音:“你在睡觉?”

  思唯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黎湘又问:“在家里?”

  思唯又应了一声,随后就又睡了过去,没了知觉。

  没过两分钟,黎湘推门而入,看见躺在床上陷入熟睡的思唯,她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来摸了摸她有些潮红的脸。

  思唯的脸很烫,而黎湘的手有些凉,这样鲜明的刺激之下,思唯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到黎湘,她目光先是呆滞了片刻,随后才一点点地回了神。

  “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本来打电话是问你要不要回来吃饭的。”黎湘说,“谁知道你都在家里睡成这样了。”

  思唯有些艰难地坐起身来,抓了抓散掉的头发,只觉得头痛欲裂,忍不住拽住一束头发,扯了扯自己的头皮。

  黎湘静静看着她的动作,片刻之后才开口:“你今天……遇上慕慎希了吧?”

  听到这个名字,思唯控制不住地一僵,抬眸与黎湘对视一眼,很快反应过来什么。

  那个地产峰会也算是江城的一件大事,关注度挺高,而碧蓝最近的确一直在忙这方面的事情,黎湘会猜到,她其实一点都不惊讶。

  思唯静坐了片刻,忽然往后一仰,直接又躺回了床上,对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她才又开口:“湘湘,我确定了。”

  黎湘始终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变化,思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黎湘就几乎明白她是确定了什么。

  “那不是一件好事吗?”黎湘笑了笑,“不让再让自己这么纠结难受了。”

  “你说得对。”思唯回答说,“我一定会跟他说清楚的。”

  黎湘闻言,不由得拧了拧眉,微微有些疑惑,“说清楚什么?”

  “我喜欢他。”思维说,“可是,我不想跟他在一起。”

  黎湘静默了片刻,才缓缓笑了起来,“你以前对安瑾修可不是这样的。”

  “是啊。”思唯说,“可是他不是安瑾修。”

  *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思唯一直持续忙碌,不是碧蓝就是海蓝的事,她每天从早忙到晚,几乎完全抽不开身。

  而那几天的时间,她的手机上也出现过无数的未接来电和短信,通通来自于一个号码,思唯通通都没有接,也没有回复。

  三天后,慕慎希在“四季”举行自己的康复派对,出席者众多,热闹非凡。

  而同一时间,思唯在另一家餐厅见一个广告客户,跟客户详细商谈着广告要求与合同细节。

  谈得差不多的时候,客户看了看时间,思唯也没有再啰嗦,只是请客户明天到公司签约,随后便送他出去。

  没想到到了餐厅外,才知道客户的车被司机开走去接他家里人了,思唯见他似乎是赶时间的样子,于是主动道:“我开了车,李先生要去哪里,不如我送您?”

  “那怎么好意思呢?”客户呵呵地笑了笑,随后说,“我要去‘四季’参加慕先生的康复派对呢。”

  思唯听了,脸色微微一凝,随后却暗暗咬了咬唇,心道: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