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78 思慕绵绵52

  思唯心绪复杂,头脑昏昏,又一次被他封住双唇,下意识地就要伸出手去推他。可是手刚刚伸出来,她忽然又想起他胸口的伤,伸出去的那只手顿时就僵在中间,随后被慕慎希握住,拉到了他的腰后。

  这样一来,到好像是她心甘情愿与他亲密。

  思唯脑子里清晰地闪出这个认识,可是那只手虚虚地搭在他的腰后,却无力移开。

  因为移开之后也无处安放……

  因为有些事情,终究是再也瞒不住……

  慕慎希仿佛是察觉到她的软化,隐隐低笑了一声,徐徐亲吻,渐至忘我之境。

  ……

  思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忘了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坐在病房沙发里的慕慎希。

  原本她沉沉睡了一夜,头晕的症状已经缓解了许多,可是一睁开眼睛看到他,顿时又觉得头痛起来,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头。

  昨天晚上居然是这个人留在医院里陪她……这算怎么回事?他还真拿自己当她的什么人了?

  慕慎希原本坐在沙发里看报纸,察觉到她的动静,抬眸看了一眼,随后就起身走上前来,仍旧在床边坐下,“睡得好吗?”

  思唯躲在被子里不说话。

  慕慎希随后低笑了一声,说:“应该是睡得挺好的,都打呼流口水了。”

  思唯一听就急了,“蹭”地拉开被子,怒道:“你才打呼流口水呢!”

  “你记得?”慕慎希看她一眼,挑眉问道。

  思唯心头蓦地腹诽了一句,迅速又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

  慕慎希又笑了一声,随后才问:“早餐想吃什么,我让人买来。”

  思唯不再上当,懒得理他。

  只是被窝里面空气稀薄,她躲在里头,呼吸有些困难,这感觉迅速就将她拉回了昨晚——慕慎希吻她的时候。

  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形,思唯身体控制不住地软了软,呼吸愈发地困难起来。

  正当她觉得自己可能要憋死在这被子里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来,随后竟然传来黎湘的声音:“嗨,这么早?思唯还在睡呢?”

  思唯顿时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一下子掀开被子看向黎湘,“湘湘!”

  黎湘手里拎着保温壶,见着她突然掀开被子,隐隐被吓了一跳,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随后才笑着走上前来,伸出手在她脸上摸了摸,“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哎呀,还这么烫呢……在发烧吗?要不要叫医生过来检查一下?”

  思唯闻言,连忙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烫得厉害。她又看了慕慎希一眼,顿觉崩溃,一下子又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

  慕慎希见状,不由得笑出了声,随后他才又看向黎湘,“你陪着她吧,我该去做检查了。”

  黎湘笑着答应了一声。

  思唯躲在被窝里,听到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一顿,等到他走出去,她这才又坐起身来看向黎湘,“他做什么检查?不是没什么大碍吗?”

  黎湘看她一眼,“既然这么担心,刚才你怎么不亲自问他?”

  思唯看她一眼,转开了脸。

  黎湘将保温壶的白粥倒了出来,这才又开口道:“是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多少也有受伤,昨天做了检查,今天再复查一下……也好让某些人安心啊!”

  思唯一听就知道她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湘湘,你就别气我了!”

  黎湘轻笑了一声,端着粥坐到床边,说:“我这不是回答你问题了么?怎么成了气你?”

  思唯一听更加郁闷,又安静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问她:“四哥是不是生我气了?”

  “他干嘛生你气?”黎湘明知故问。

  “他如果不是生气,昨晚干嘛拉着你头也不回地走掉,连个人都不留下照顾我……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四哥也是没办法啊。”黎湘说,“他妹妹命都不要地开车去撞人,只为了救另一个男人,这还不足以说明情况吗?昨天晚上他明知道那个男人也在医院,肯定也会来看你,守着你,当然拉着我走了,难道还留下来当电灯泡?”

  “你你你……”思唯气得大喘气,接不上话来。

  黎湘将白粥送到她唇边,微微笑了笑,说:“你别太紧张,也别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思唯,事已至此,就顺其自然吧。”

  思唯听了,目光终于缓缓沉静下来,与黎湘对视片刻之后,她心头有些控制不住地叹息了一声。

  ……

  思唯不知道顺其自然到底会怎么发展,可是在她住院的三天时间里,慕慎希就顺其自然地陪了她三天。

  经常在病房里出没的医生护士似乎都已经认定了他们男女朋友的关系,连医院的院长、思唯熟悉的沈博宇伯伯来看她时也笑眯眯地夸赞她男朋友温柔细心。

  思唯欲哭无泪,而慕慎希这种时候格外会装,一副大尾巴狼的样子,微笑款款地以她男朋友的身份跟沈博宇交流,引得沈博宇对他赞不绝口。

  思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救了他的人是她,反过来却好像是她欠了他一样,失去了主动权话语权,处处被他压制,甚至还莫名其妙地被人确认了跟他之间的关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顺其自然?

  终于可以出院回家的那天,原本说好来接她的黎湘却突然放她鸽子,而慕慎希理所当然地接过了送她回家这个任务。

  不是没有被他送回家过,可是这一次,思唯却打心里抗拒。

  然而慕慎希却仿佛没有察觉,帮她收拾好东西,拉了她的手就往外走。

  “我自己会走。”思唯挣开他的手,自己快步走向了电梯。

  慕慎希也不强求,由得她自己走。

  只是等上了车之后,车子后座就那么点空间,思唯再怎么试图远离,也没办法躲到车门外去。

  慕慎希看着她紧靠另一侧车门坐着的身影,看了看两个人中间隔着的一人多的空位,他伸出手来拍了拍座椅,“坐那么远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坐那么近干什么?又不是有亲!”思唯嘀咕着回答了一句。

  慕慎希听了,索性自己往那边挪了挪。

  “喂!”思唯瞪了他一眼,“坐这么近你不嫌挤啊?”

  慕慎希缓缓一笑,说:“我不嫌。”

  思唯这两天彻彻底底地见识了他的厚颜无耻,伸出手来想要推开他的时候,却忽然又一次想到了他身上的伤。

  事实上,慕慎希身上有伤这回事,他从来没有骗过她,就连上一次在陆家,她以为他是假装被她推疼骗她下来,而事实上,他是真的被她推到了伤患处。

  因为那天晚上,她被他握住之后就察觉到他用了比平时更大的力气,甚至连手上都有冷汗——那是他在忍疼。

  而如今,又经历了一场撞击,在加上亲眼见过他胸腔处的伤后,思唯每每想要动手,脑子里总是控制不住地想起许许多多。

  而她这么一愣神的工夫,慕慎希就已经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低下头来吻了她一下。

  “慕慎希,你别动手动脚!”思唯一下子回过神来,眼睛飞快地瞥了一眼前方目不转睛开着车的司机,气急败坏地开口道。

  慕慎希几乎将她圈进怀中,而她背靠着门,根本退无可退。

  他低笑道:“你也可以动手动脚,我又不介意。”

  你当然不介意!思唯内心暗暗骂了一句,抬起手来在他肩膀上推了推,却始终都使不出力气。

  慕慎希趁机再度低下头来吻她,已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丝毫不惧她翻脸。

  事实上,思唯也知道自己再没有翻脸的底气——

  她的底牌已经彻彻底底地在他面前翻开,这个男人终于可以有恃无恐,彻底而全面地侵入她的世界。

  想到这里,思唯忍不住气上心头,既然手上没办法动作,她索性一张口,狠狠在他唇上咬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