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83 思慕绵绵57

  如果说此前,她在马路上撞车救他的时候底牌已经被翻开,此时此刻,她的底牌才终于完成而彻底地暴/露在他面前。

  毕竟那一次,她不过是躲在车里让他看了一场飙车的戏码,而这次,不同。

  她终究在他面前表现出了彻底的关怀和担忧,淋漓尽致,毫无保留。

  偏偏还是一场虚惊,让这样的情感更加无法忽视。

  所以听到他的问题,思唯只能咬唇静默。

  慕慎希看着她低头不语的模样,似乎有些无奈,可是让她这样一直沉默下去显然也不行,安静片刻之后,他低下头来,又一次吻住了她。

  一个深吻,约十多秒的时间,他试图将思唯刻意隐藏的东西唤醒。

  思唯的确是醒了,她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盈盈,想说什么,却又开不了口的模样。

  慕慎希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再一次低下头来试图吻她。

  这一次,思唯却忽然抬起手来,轻轻抵在了他的胸口。

  “慕慎希。”她终于开口喊他,声音很低,却很清晰,“我还没有准备好。”

  是因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从前发生过的种种事情,也有可能是因为现在面临的方方面面的压力……总之,尽管底牌已经被前前后后看了个透,她却始终没有做好要全心投入一段感情、跟他在一起的心理准备。

  听到这个回答,慕慎希心底隐隐叹息了一声,可是片刻过后,却还是又笑了起来。

  还没有准备好……那不是早晚的事情?

  他缓缓凑近她的脸,低声道:“好,我给你时间……好好准备。”

  思唯抬眸看他一眼,又一次失去了言语。

  ……

  之前形势暧昧、模糊不清的时候思唯睡不着,这会儿慕慎希说了给她时间让她好好准备,她却更睡不着了。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整夜,时睡时醒,总归是没办法安稳地睡着。

  第二天早上起来,陆夫人已经坐在餐桌上吃早餐,思唯一看见母亲大人,不由得又想起了慕慎希,内心焦灼不定,却还是坐到了餐桌旁边。

  陆夫人吃早餐的时候向来安静,思唯坐下来,陆夫人也只淡淡跟她说了句“早”,便没有什么多余的话。

  思唯却总觉得这两天母亲大人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早餐吃到一半,思唯终于忍不住想要探探口风。

  “妈。”她小心翼翼地看了陆夫人一眼,说,“你在生我气啊?”

  陆夫人瞥她一眼,“我生你什么气?”

  思唯咬了咬唇,才又开口:“那天,慕慎希来过之后,你就一直不太高兴的样子啊……是不是他跟你胡说八道什么了?”

  陆夫人听了,放下手里的刀叉来看向她,缓缓道:“他有没有跟我胡说八道什么重要吗?陆思唯,我早就跟你说了,重要的是你的态度。懂不懂?”

  思唯委屈地撇了撇嘴,“我也想知道你的态度啊。”

  “这么说你是已经决定好了什么,所以来问我的态度。”陆夫人抱着手臂,缓缓道,“那就把你的事情说清楚。”

  思唯听了,顿时一噎。

  她明明是来寻求认同的,结果被陆夫人一通话说下来,她只觉得自己更加孤立无援了。

  她拿起面前的牛奶杯,咕咚咕咚喝掉大半杯牛奶,匆匆起身道:“没什么事……我去上班了。妈妈再见。”

  她拿了自己的手袋外套就匆匆走掉,黎湘抱着萌萌从后门走进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她消失在门口的背影。

  陆夫人一看见萌萌立刻就笑了起来,伸手从黎湘怀中接过孩子,又吩咐厨房的人赶紧把早餐端出来,忙得不亦乐乎。

  黎湘坐下来,看见思唯座位上只动了一下的早餐,这才问了一句:“思唯早餐又没吃什么东西啊?”

  陆夫人听了,微微叹息了一声。

  黎湘一听这声叹息就笑了,“妈,您别给她太大压力……她已经够纠结了。”

  “纠结?”陆夫人说,“她这么明目张胆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感性和理性之间吧。”黎湘说,“毕竟这几年她也成长了许多,想事情不会单看一方面了,所以您就给她一点时间吧。”

  ……

  思唯的确很需要时间,可是事与愿违,老天爷却偏偏不给她时间。

  一连几天的时间,两间公司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来,她忙得陀螺似的转,几乎连发呆的时间都没有了,更不用提考虑她和慕慎希之间的问题。

  慕慎希倒是又约了她两次,可惜她通通都没时间,因此什么都没考虑就推了他,却没想到反倒招得他又踩上她的公司,连续陪她加了两天的班。

  这一连两天的班加下来,思唯来不及考虑的那些事情似乎淡去了许多……

  究其原因,在那种格外的忙碌和疲惫之中时,这个男人让她感受到了依靠的力量。

  纵使广告和公关都不是他的专业,可是那些让她焦头烂额的文件和项目,一旦被他上手,似乎总是轻而易举地就能解决。

  一句话,有他在的时候,她真的可以轻松很多。

  思唯隐隐也能察觉到这样的依赖不是好事,可是人处在极度的疲惫之中时,大约是考虑不到这么多的。

  总之那两天的时间,她看慕慎希格外地顺眼,几乎已经要去到一个她曾经十分熟悉的地步了——

  那样的程度,曾经也就只有安瑾修一个人达到而已。

  那天晚上,思唯躺在自己的床上,尽管也是时睡时醒,可是总是唇角弯弯的模样。

  连续几天的忙碌下来,公司的事情终于搞定了七七八八,同时也迎来了周末。

  周六是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思唯一早就答应了会出席,因此到了那天便准时出现在了会所,和一大群熟悉或者不熟悉的男男女女共同庆贺寿星生日快乐。

  这样的场合她这两年出席得比较少,在包间里听着各种尖叫、笑闹和震耳欲聋的音乐,思唯只觉得自己头都要炸掉了,忍不住拿起手袋走出包间,让自己清静清静。

  会所大堂又好几座供客人休息的沙发,思唯在其中一朵沙发上坐下来,安静了片刻,忽然忍不住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三四个未接来电,五六条短信,却都是陌生号码以及垃圾信息。

  思唯看完之后,有些失望地将手机放回了手袋,没想到再抬头时,她忽然就看见了慕慎希。

  侧对着她这朵沙发的走廊里,正有一行十数人缓步往这边走来,看样子是刚刚应酬完毕,又或者是准备换地方——

  因为那十数人当中,有一半都是女人,每个男人的臂弯之中,人手一个!

  慕慎希并不例外。

  他一面走,一面跟身边另一个老总模样的男人说着话,旁边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小鸟依人一般,时而搭两句腔,时而又靠在他肩头轻笑,格外妩媚动人。

  思唯忽然收回视线,抱住自己的双臂,使劲捏了捏自己。

  那一边,慕慎希陪着那一群人走到了电梯口,电梯上来之后,一行人乌拉拉地进入电梯,只剩了他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还在。

  反正这会所的上面就有酒店,先上去后上去,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看样子他是做东的人,所以才让客人先行上去。

  而那群人离开之后,他身边的女伴立刻偏头看向他,娇滴滴地开口:“慕总,今天晚上辛苦了,刚好我最近跟一个泰国的师傅学习了一些按摩的手法,待会儿上去之后,我帮慕总好好放松放松吧。“

  大堂里人很少,那女人声音不大,却还是清晰地传进了思唯耳中。

  她坐在那里,听到这句话之后,便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与此同时耳朵也开始耳鸣起来,再要听什么,似乎都听不清了。

  可是,还有听的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