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84 思慕绵绵58

  思唯没有再看那个方向,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不断地深呼吸,想要平复自己身体内不稳定的一切,却似乎根本没有作用。

  从先前见到慕慎希和他臂弯中的女人时就在心底酝酿的一股情绪,在她的努力之下非但没有平息的迹象,反而愈发地膨胀,几乎就要难以克制地喷薄而出——

  思唯猛地站起身来,直接就要转身走向电梯方向的时候,却突然看见自己对面的那朵沙发里多了一个人。

  慕慎希双腿交叠,优雅地坐在那朵沙发里,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他什么时候坐到这里来的?

  思唯所有的血液仿佛都冲到了头顶,却在那一瞬间凝滞了片刻,这样的情形冲击得她有些控制不住地晕了晕。

  眼见着她的身体轻微晃了晃,慕慎希立刻站起身来,伸出手揽住她的腰,“怎么了这是?”

  思唯睁开眼来就对上他含笑的眼眸,然而她脑子里却满满都是刚才的情形——

  想到那个女人亲密挽着他臂弯的情形,她忽然低下头来看了看他圈在自己腰身上的手,随后猛地在他胸前推了一把,“放开我!”

  慕慎希却没有被她推开,只是看着她,“怎么这么巧?你不是说今天陪朋友过生日吗?早知道你朋友过生日的地方也在这里,我也不至于约不到你吃晚饭。”

  思唯听了,却只是冷笑一声,开口道:“你当然不希望在这里见到我了,怀了你的好事了,对不对?”

  说完,她转头四下看了看,却都没有再看到刚才那个女人,很显然已经被他打发走了。

  思唯却显然没这么容易让这件事过去,“刚刚那位美女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多漂亮的美人啊,还会按摩呢,就这么白白放过了不可惜吗?”

  慕慎希听完,忽然低下头来,凑到她脸颊旁边轻轻嗅了嗅,“我闻到酸味,你有没有闻到?”

  “酸?”思唯冷笑了一声,“鼻子有问题就去看医生,谁酸你了?哦,不看医生也行,刚刚那位美女既然会跟泰国的按摩师傅学按摩,说不定也会跟哪个医生学两招呢。电话呢?拿出来打给她啊,反正她还没有走远,请她回来帮你看看,还来得及。”

  慕慎希听完,看着她的嘴,忍不住低笑出声来。

  “该伶牙俐齿的时候,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啊!”他说。

  “我这不是怕坏了你的好事吗?都是为你着想呢。我要是不内疚,也犯不着说这么多话,不是吗?”思唯反问。

  慕慎希听了,有些无奈地笑着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只是普通应酬而已,你要是不喜欢,只要说一句,我以后都不参加就是了。”

  “不喜欢?”思唯再度冷笑了一声,“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哪有资格不喜欢啊,毕竟我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什么关系都不是,你爱做什么不爱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人嘛,都是自私的动物,犯不着为了别人压抑自己的天性和本能,对不对?”

  听着她连珠炮似的一通发射,慕慎希控制不住地再一次笑出声来。

  思唯正火大,他却格外似乎格外愉悦,眼见这样的情形,思唯再度怒上心头,重重撞了他一下,终于将他撞开,她转身就走。

  刚好聚会里有人出来找她,见到她立刻喊了一声,“思唯,切蛋糕了,快来啊!”

  “来了!”思唯没好气地回应了一声,直接朝包间的方向走去。

  没想到刚刚走到包间门口,身后忽然多出一只手来拉住了她,随后响起慕慎希低沉带笑的声音,说:“别人过生日呢,你这怒气冲冲的样子,是要去捣乱?”

  “关你什么事!”思唯恼怒得厉害,转身又跟他推搡起来。

  两个人正在门口纠缠不清的时候,今天的寿星秦青从包间里打开门,一把将思唯拖了进去,顺带着连慕慎希一起拉了进去。

  眼见着思唯身边突然多了个男人,包间里熟识的一群人立刻就开始起哄,有好事者立刻就故意挤眉弄眼地问:“思唯,这是谁啊?”

  思唯一把挣开慕慎希的手,回答:“不认识,爱谁谁!”

  包间里起哄声立刻更加响亮,好在慕慎希向来也是个玩家,丝毫没有受这样的情形困扰,笑着跟一些认识的人打过招呼,仍旧走到思唯身边坐下。

  众人起过一阵哄后注意力就重新回到了今天的寿星身上,一群人唱过生日歌切了蛋糕,包间里重新热闹起来,唱歌跳舞拼酒,做什么的都有。

  思唯不想看见慕慎希,转头就钻进了女孩子的人堆里来避开他。

  慕慎希自然不好跟着她扎进女人堆,只是在场他认识的人也不少,思唯偶然间一转头,也能看见他跟别人喝酒聊天,毫不寂寞的模样。

  “思唯,你怎么会跟慕慎希在一起啊?”秦青勾着她的肩膀问她,“你们俩——”

  “没有没有。”思唯立刻否认,“什么关系都没有。”

  “得了吧!”旁边的戴凌凌暧昧一笑,“都这样了还什么关系都没有,当我们瞎啊!”

  “就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思唯拿起酒杯来喝了一口。

  秦青见状,又问:“前段时间许家出事,外面都在传跟他有关系,是不是真的?”

  思唯听到这个问题,心神不由得一滞。

  果然,下一刻,问题立刻就跳转到了许初文身上。

  “他之前不是跟初文在一起的吗?那许家的事怎么会跟他有关系?”

  这个问题一出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落到了思唯脸上,思唯心里堵得厉害,转头喝了一大口酒,却什么也回答不出来。

  “这么看来,这个男人挺复杂的啊。”秦青小声地说,“你跟他纠缠不清,自己多留点心啊!”

  思唯听了,太阳穴控制不住地又突突跳了起来,一转头看见慕慎希又在被人敬酒,还有一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人,一直在他附近徘徊,动不动就上前跟他举杯对饮,慕慎希也是来者不拒。

  思唯懒得多看,迅速收回了视线,身体里血液流淌的速度却控制不住地加快了起来。

  等到大家尽兴散去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

  思唯喝了些酒,不多,整个人仍然是清醒的。

  而慕慎希先前应酬就已经喝了一轮,这一轮又喝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虽然仍是清醒的,但实际上几乎已经达到了某个临界点。

  思唯看在眼里,却也不想理他,吩咐会所的人帮自己安排了代驾,她正站在门口等代驾将车子开过来的时候,慕慎希悄无声息地就贴了上来,从身后勾住她的腰,将头靠在了她的肩上。

  “喂!”思唯嫌弃地推了推他,却只觉得他的头重得厉害。

  “送我回家。”慕慎希没有被她推开,反而低笑着说了一句。

  “你自己没车啊?”思唯没好气地回答。

  他低低“唔”了一声,说:“没有,司机家里有急事,提前走了。”

  思唯正准备回答,忽然瞥见旁边两个有些眼熟的女人正看着这边,确切地说是看着慕慎希和她,可不就是刚才在包间里一直在他身边徘徊的那两个?

  思唯咬了咬牙,说:“刚才陪你喝酒的两位美女正看着你呢,你没司机,我看她们不知道多乐意当你的司机呢!”

  慕慎希听完,却再度低笑出声,“又吃醋?”

  思唯气不打一处来,“慕慎希,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吃醋!我们俩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也不会吃你的醋!”

  “可不是吗?”他却忽然伸出手来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说,“谁叫我无名无分,无主孤魂……遇到这样的情形也没有个正当理由推辞……要不你早点给我一个名分,改天再遇到这样的情形,我就可以义正词严地告诉她们——我是名草有主的人了,各位请跟我保持正当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