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85 思慕绵绵59

  思唯听完他这句话,整个人懵了片刻,随即才回过神来。

  呵呵,还说她伶牙俐齿,谁能比得上他巧舌如簧?这么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直接就把责任推到了她头上!

  她会理他才有毛病!

  思唯心头冷笑一声,随即再次看向旁边那两个表现得对他颇有兴趣的女人,缓缓开了口:“二位,看样子你们跟这位先生好像认识,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送他回家?”

  她本是真心实意地问出这句话,没想到一问完,那两个女人忽然就脸色一变,随后竟像是忙不迭地要躲开一样,匆匆离开了这里。

  “哎——”思唯喊了她们一声,两个人却走得更快,匆匆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思唯不由得纳闷:她长得有那么吓人吗?说句话而已,对方就给吓得脸色大变地跑了。

  她的身后,慕慎希控制不住地低低笑了起来,说:“你看,别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人,哪敢越俎代庖?”

  思唯忍不住曲起了手肘,想要顶他。

  慕慎希却悄无声息地裹覆住她的手肘,又低声道:“别闹了,温度有点低,你穿得少,别着凉。”

  “呵,要你管。”思唯冷笑。

  说话间,她看见代驾将自己的车开了过来,便准备抛下慕慎希一个人,自己上车走掉。

  谁知道他却又开了口:“唔……那你就当心疼心疼我,我喝多了,再在这儿被风多吹一分钟,妥妥的就要倒下去了,你信不信?”

  “好啊!”思唯顺口就回答道,“你倒是倒给我看看?”

  她这句话说完,身后却好一会儿没有动静,思唯转了头一看,慕慎希仍旧靠在她肩头,却已经闭上了眼睛,眉心轻拧,仿佛已经“倒下了”。

  “慕慎希?慕慎希?”思唯接连喊了他两声都没有动静,她想要推开他,奈何他整个身体都几乎压在她身上,渐渐地她才察觉到他的重量,有些难受起来。

  车上的代驾司机见状连忙下车,“陆小姐,我帮您扶这位先生上车吧。”

  思唯忍不住默默地腹诽了一句,终究还是让司机把慕慎希扶上了车。

  既然他在车上,她自然要先送他回去。

  慕慎希似乎真的睡着了,上车之后也没有再睁开眼睛,中途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向她肩头之后,便又恢复了一动不动的姿态。

  思唯只觉得他的脑袋又硬又重,轻轻推了一下,没有推开,只能作罢。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最终在他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思唯也只能让司机帮忙,扶着这个醉酒鬼进门。

  思唯还记得这幢别墅的密码,滴滴答答输入之后打开门,正伸手帮着司机扶慕慎希进来的时候,身后的客厅里忽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思唯?”

  思唯吓了一跳,转身看到穿着居家常服的慕慎容,不由得拍着胸口舒了口气,“你还没睡啊?”

  慕慎容见到这个情况,已经自觉走上前来,从司机手里扶过慕慎希,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是喝了多少?身体才好了多久,就又这么折腾上了……”

  思唯听到这里,不由得愣了愣,随后脸上控制不住地隐隐有些发烫。

  都怪她一时火上心头,忘了他刚刚重伤初愈没多久,竟然没有阻止他喝酒!

  她一内疚起来就神不守舍,慕慎容只以为那个司机是专程送慕慎希回来的,因此他便打发司机离开,而司机征求思唯意见的时候,她根本就没听到,于是司机从慕慎容那里领了工钱,直接离开了。

  思唯这才帮着慕慎容将慕慎希扶上楼,放到了他卧室的床上。

  将他安顿在床上,慕慎容才看向思唯,“你要不要弄个热毛巾给他擦擦脸和身体,浴室里有。”

  一听到这句话,思唯立刻站起身来看着他,“干嘛要我做?你不会做啊?”

  慕慎容摊了摊手,说:“我是没打算做的。”

  “我也没打算做。”思唯飞快地回答了一句,随后起身就出了卧室,下了楼。

  重新回到客厅她才发现茶几上还放着没喝完的酒,看样子在他们回来之前,慕慎容应该是坐在这里独酌,难怪还没有睡。

  她脚步一顿,一回头就看到慕慎容跟着她下了楼——看样子他还真没打算怎么照顾慕慎希。

  “喝水还是喝茶,或者咖啡?”慕慎容问她。

  “不用了。”思唯回答,“我要回去了。”

  慕慎容闻言看了她一眼,“你应该也喝了酒吧?还能开车?”

  “有司机在等我啊。”思唯回答。

  说完她才猛地想起什么,看向慕慎容,“你刚刚好像把司机打发走了?”

  慕慎容耸了耸肩,说:“抱歉,我以为他是送我哥回来的……”

  思唯气得头一晕,说:“那你送我回去。”

  慕慎容在沙发里坐下,端起了自己的酒杯,“我也喝了酒,不能开车。”

  “那我怎么回去啊?”思唯恼火地问。

  “大半夜的,别折腾了,又不是腾不出地方给你住。”慕慎容说,“还是你怕谁会吃了你?”

  思唯听了,有些负气地在沙发里坐了下来。

  慕慎容见她的脸色,又取了一只酒杯过来,给她也倒上一杯酒递给她。

  思唯接过来就直接一饮而尽。

  慕慎容便又给她续上一杯,随后问:“我哥今晚不是有应酬吗?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说起他的应酬……思唯的血液仿佛又冲上了头顶,她伸出手来按了按太阳穴,这才开口:“一群老色胚凑在一起玩女人,我还不想遇见他呢!”

  慕慎容听了,安静片刻,低笑了一声,说:“今天招呼的客人的确对女人比较感兴趣一点,你也经常跟人谈生意,应该知道投其所好只是一门谈判技巧吧?”

  “我犯不着知道。”思唯咬了咬唇,“反正也不关我的事。”

  “怎么会?我哥这段时间心情不知道多好,不都是你的功劳?”

  “你别乱说啊。”思唯瞪了他一眼,“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慕慎容听了,又看了她一眼,这才开口:“我还以为你们俩已经定下来了他心情才会那么好,原来还没有?”

  思唯被他一句一句说得更加郁闷,忍不住又喝光了一杯酒。

  “你都可以不要命地去救他了,这又是在哪个关口卡住了?”慕慎容问。

  思唯心头压了许久的躁动情绪终于在酒精的催动下爆发了出来,她重重将酒杯放到面前的桌子上,随后看向慕慎容,“对啊,我可以命都不要的去救他,我当然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鬼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啊?没错,是喜欢啊,可是喜欢有那么多种,鬼知道他是哪一种?”

  她靠进沙发里,抱着自己的膝盖,咬咬牙开了口:“我看不透他,我也不敢相信他。”

  慕慎容听完,安静了许久,才又沉声开口说了一句:“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越复杂的人反而可能越简单?自己开心就好,想那么多,不累么?”

  说完这句,慕慎容就站起身来,“我先上楼了,你自己照顾自己吧。”

  思唯被他两句话说得僵在那里许久,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只剩她自己。

  她又坐在那里许久,才终于起身,缓缓往楼上走去。

  来到慕慎希的卧室门口,她终于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床上的男人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沉沉睡着,思唯站在门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走上前来,伸出手来帮他脱掉身上的衬衣和西裤。

  解下领带的时候,她取下上面的领带夹,顺手打开床头的抽屉准备将领带夹放进去的时候,却忽然瞥见抽屉里放着一个信封。

  思唯见到上面有航空公司的标识,便顺手拿起来看了一眼,没想到里面装着的东西就从信封里滑落出来。

  思唯拿在手里一看,原来是一张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