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86 思慕绵绵60

  虽然看到航空公司的信封思唯就猜到里面是相关的东西,可是将机票拿到手中之后,还是不免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她就有些诧异了。

  这是一张没有使用过的机票,乘机人是慕慎希,目的地是伦敦,而飞机起飞时间是3月10日早上9点50分,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看见那个时间,思唯愣了愣,目光又回到目的地上。

  伦敦……

  她静静地盯着这张机票看了许久,随后又转头看了慕慎希一眼,只见他依旧安静沉睡,根本没有意识。

  思唯咬了咬唇,忽然站起身来,走出他的卧室,来到慕慎容的房间门口,伸出手来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慕慎容才来开门,他穿着浴袍,头发也湿漉漉的,看样子是刚洗完澡。见到思唯他也没什么惊讶的情绪,“有事?”

  思唯将那张机票放到了他眼前。

  “为什么他会有一张两个月前飞伦敦的未使用机票?”她问。

  慕慎容微微眯了眼睛,看清楚机票上的信息之后,轻笑了一声,“这还不简单吗?这张机票3月10日的,他在9号就出了车祸重伤入院,你又不是不知道。”

  思唯蓦地深吸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他9号重伤入院,可是她关心的并不是他为什么没有乘上这班飞机,而是——

  “他去伦敦干什么?”她咬咬唇,终于问了出来。

  慕慎容微微偏了头看着她,“你说呢?”

  那个时间,慕慎希刚刚彻底将许洲廷送到相关部门的调查范围内,才发生了这样重大的事件,按理他不应该急着离开江城才对。

  而巧合的是,那个时间段,她刚好就在伦敦。

  当慕慎容云淡风轻地反问了她一句“你说呢”的时候,思唯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慕慎希是去找她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处理完许洲廷的事情,可以去找她了。

  可能他没有想到的是,许洲廷也并不是那样轻而易举就能对付——事实也正是如此,他遭到了疯狂反扑,甚至差点因此送命。

  “怎么样?”慕慎容看着思唯怔忡的模样,忽然又开了口,“是不是觉得他真是自不量力,事情都没有搞定,就以为自己必胜无疑,就准备出国去拥抱胜利的果实了,真是疏忽大意。”

  思唯听他语气古怪,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他用了几年的时间来接近许洲廷,可想而知他做了多少部署,一点一点按部就班,后面甚至连许初文也扯了进来,眼看着就要水到渠成的时候,他却忽然失了耐性与常性,非常匆忙地开始了行动,将许洲廷送进了调查组,所以才引发了后面这一系列的反扑。”慕慎容缓缓道,“而他,原本应该处理得更好。”

  思唯怔怔地看着他,听他说完,忽然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那张机票。

  慕慎容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那张机票,扯了扯嘴角,“我想他大概就为了赶这班飞机吧……为了赶一趟飞机,打乱了这么久以来的部署,甚至连自己的命都差点送出去,也真是够了。”

  思唯愣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去伦敦之前发生过什么,她也记得自己为什么要避走伦敦,所以他为什么要去伦敦,她心里也有数。

  可是就是为了要去伦敦找她,他竟然、竟然……

  她忽然控制不住地退开两步,却又呆住,站在那里,失魂落魄一般。

  慕慎容看着她,再度开口:“你说你敢不相信他,但站在你的朋友的角度,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他很有信心。”

  他说完这句,思唯又控制不住地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已经有了粼粼水波。

  “还有问题吗?”慕慎容说。

  思唯安静了片刻,才缓缓摇了摇头,转身,却仍旧是走两步停一步的姿态,恍恍惚惚地走了很久,才终于走回慕慎希的房间。

  房间里,那人依旧沉睡不知。

  思唯缓缓在床边坐了下来,盯着那张英俊熟睡的容颜看了许久,终于控制不住地笑了一声,与此同时,却有眼泪控制不住滑落腮旁。

  ……

  这天凌晨,黎湘靠在陆景乔怀中睡得正香的时候,放在床头的两部手机其中一部却忽然欢快地响了起来。

  床上两个人都是浅眠的人,稍微有点动静便同时醒了过来,陆景乔抬起手拿过响着的那部手机,拧眉看了一眼之后直接就接了起来,“陆思唯,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

  黎湘也随即起身来,见他接起自己的电话还喊了思唯的名字,有些疑惑地靠着他的胸膛,侧耳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夜很安静,思唯的声音虽然小,但黎湘还是听得很清楚。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语调中却有另一重掩藏不住的波动,“我知道啊,可是我有话想跟湘湘说嘛!四哥你让湘湘接电话!”

  黎湘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从陆景乔手中拿过电话放到自己耳边,“怎么了?”

  “湘湘!”安静的凌晨,思唯的声音尖到有些刺耳,伴随着克制不住的笑声,“我好想跟你说话啊。”

  “嗯?”黎湘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她又好奇又无奈,“这个点了,什么事让你兴奋成这样?”

  “嘿嘿嘿……”思唯只是笑。

  黎湘转头看了陆景乔一眼,说:“要不我过来找你?”

  “啊?”思唯闻言一愣,片刻之后才匆忙道,“不用不用,我没在家呢……”

  黎湘一听,不由得微微挑了眉,“是吗?那你在哪儿呢?”

  “我啊?我在喝红酒,吹夜风……好舒服啊。”思唯答非所问。

  “但你依然没告诉我什么事让你这么兴奋。”

  电话那头的思唯顿时又笑了起来,笑声里似乎藏了许多东西,一时半会儿却又说不出来的模样。

  陆景乔也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见此情形,直接就拿过黎湘手中的手机扔到一边,抱着黎湘重新躺了下来。

  “喂!”黎湘哭笑不得,“她还有话跟我说呢!”

  “让她说去吧。”陆景乔回答了一句,拉过被子就盖住了两个人。

  黎湘见他闭上眼睛,忍不住想要偷偷拿过被他扔到一旁的电话,谁知道手刚刚伸出去,陆景乔就又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睡不着了?”

  黎湘被他的眼神看得咬唇轻笑,“四哥,思唯还在电话那头呢……”

  陆景乔长臂一伸,摸过电话,直接按下了结束通话,随后就将黎湘圈紧怀中,轻拢慢捻,慢条斯理地折腾起来。

  ……

  电话那头,坐在客房飘窗上的思唯听着被挂断的电话,想着电话挂断前那头絮絮的说话声,不由得朝着手机吐了吐舌头,“有什么了不起!我才不羡慕你们呢!哼!”

  ……

  翌日清晨,酒醉的慕慎希在熟悉的时间段醒过来,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满室阳光,春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他揉了揉额头坐起身来,却始终想不起昨天晚上的情形。

  一转头,他看见自己昨天穿的衣裤被都被脱了下来放在床尾,这显然不是他自己做的,也不像是慕慎容的风格,难不成还是她?

  事情有些想不通,不过他也懒得多想,无奈低笑了一声,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简单而迅速地洗了一番之后,慕慎希很快换了衣服,准备按时去公司。

  谁知道刚刚走在楼梯上就听见大门响,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慕慎容离开的背影。

  他倒是鲜少这么早出门,慕慎希不由得拧了拧眉,下了楼,正准备也往大门口走去的时候,耳畔却忽然听到什么声音。

  他脚步一顿,侧耳一听,便听见了厨房里传来的抽油烟机声,以及混在那个声音里,几不可察的哼歌声音。

  他站在那里侧耳听了片刻,忽然就有些不敢相信地笑了起来,随后转身走到厨房门口,果然就看见了正站在里面忙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