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88 思慕绵绵62

  慕慎容见到她这样的反应,似乎一点也不惊奇讶异,依旧平静地坐在沙发里,只等着思唯自己走出来。

  而厨房里,思唯紧紧揪着自己身上那件宽大睡袍的领子,难堪地直跳脚。

  她这副模样,这个点还待在这里,身上又穿着慕慎希的睡袍,傻子都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更何况慕慎容又不是傻子!

  怎么偏偏就让他给遇上了呢?

  思唯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头,又在厨房里冷静了片刻,终于认命一般,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后,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慕慎容依然坐在沙发里,微微低头刷着手机,并没有刻意探究地看向她。

  见到他这个模样,思唯又放松了一些,走过去站在沙发后面,自欺欺人一般地用沙发遮住自己一部分身体,安全感却仿佛又多了几分。她这才开口问他:“你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啊?”

  这会儿还不到四点,按理他不该这么早下班才对。

  慕慎容闻言,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她,说:“你今天都不用上班,为什么我就不能在家休息?”

  思唯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日,可是想到慕慎希,她忽然更疑惑了,“那你哥为什么还要去公司?”

  “我怎么知道?”慕慎容目光依旧停留在手机屏幕上,声音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他事情向来多,我可管不着。”

  思唯听了,不由得安静下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冷静淡漠的慕慎容,和她最初认识的那个人,简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可是偏偏慕慎容就只有一个,而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他,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你……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哦?”思唯不由得问了一句。

  慕慎容抬眸看了她一眼,缓缓道:“何以见得?”

  思唯耸了耸肩,说:“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只是说说自己的感觉而已。”

  说完她便又沉默下来,忍不住想起了沈嘉晨之前跟她说过的话。

  那个时候,她对沈嘉晨说的话选择了怀疑和忽略,而如今再看,事态其实已经隐隐清晰起来。

  沈嘉晨没有说谎的理由,而慕慎容也的确是变了一个人。

  慕慎容听完她的回答,放下手机站起身来,走到酒柜旁边给自己倒了杯酒。

  思唯安静了一会儿,终究是没有忍住,转头看向他,问了一句:“其实你喜欢的人是沈嘉晨,对吗?”

  慕慎容喝酒的动作微微一顿,却转开了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思唯的好奇之心却已经完全地被勾了起来,她忘了自己这身打扮的尴尬,转身走向他,“可是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那个时候又要跑来追我?你是为了气她,还是像她说的那样,你是想通过我来接近她,然后报复她?”

  “答案重要吗?”慕慎容听完,却只是淡淡反问了一句。

  思唯微微一顿。

  眼下沈嘉晨依旧回到了她支教的山区,而她跟宋衍之间也一切稳定,慕慎容似乎也再没有什么异动,一切看起来,似乎已经归于平静。

  “你放弃了,是吗?”思唯这才又开口道,“如果是,那曾经的答案就不重要了。”

  慕慎容听得低笑了一声,说:“那如果不是呢?”

  思唯脸色微微一变,随后正色看向他,说:“如果不是,那我会劝你放弃。”

  “原因呢?”

  “宋衍和沈嘉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一对,他们俩很好,很合适也很稳定。”思唯说,“你不能因为自己单方面的欲求,就在好好的两个人之间横插一脚。我当你是朋友,他们两个同样是我的朋友,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站在他们那边。”

  慕慎容听了,眼眸隐隐沉下来,片刻之后,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才看向思唯,缓缓笑道:“你尽管站,我也会支持你的。”

  说完,他径直转身上了楼,留下思唯一个人怔怔地站在楼下,反复思量着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却始终也想不透彻他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她正站在那里绞尽脑汁的时候,大门忽然响了一声,思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察觉,直至身后忽然伸出一双手来抱住她,她才猛然回神,控制不住地又叫了一声。

  一转头,她惊惶未定的视线就迎上慕慎希促狭带笑的眼眸。

  “兴奋也不用叫得这么大声。”他声音沉沉地开口,“我知道你的心情就行了。”

  思唯回过神,蓦地恼怒起来,又肘击又脚踩,却被慕慎希轻而易举地抱起来,坐到了沙发里。

  思唯羞恼起来抬脚又踹,却被慕慎希按住膝盖,随后听他笑着问道:“腿抬这么高,不酸么?”

  思唯听到这个问题,先是羞恼,而后咬牙,只是瞪着他。

  怎么可能不酸!也就是之前没有察觉,后来经过几个小时,她刚刚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腿根处满是他大手抓出来的指痕,近乎瘀伤!

  慕慎希被她一瞪,却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一般,笑着揽过她,说:“我买了药膏,回头给你揉揉?”

  “呸!”思唯瞬间脸热,“谁要你给我揉!”

  慕慎希闻言,微微一挑眉,“唔,那你自己揉给我看?”

  思唯大怒,一下子扑到他身上,原本是想撒泼给他好看,谁知道却整个变成羊入虎口,三两下就被他圈在怀中动弹不得。

  “乖,抹药也是为你好,不然辛苦的可是你自己。”慕慎希抱着她,低笑着说道。

  “呸!”思唯并不买账,“罪魁祸首,谁让你假好心!”

  慕慎希听得笑出声来,“罪魁祸首怎么是我?明明是你——”

  “你放——”思唯张嘴就反驳,却实在说不出最后那个字,只是咬着唇,狠狠地瞪着他。

  “如果不是你大早上的就在厨房里唱歌引诱我,又怎么会……”

  “闭嘴闭嘴闭嘴!”

  思唯伸出手来就开始堵他的嘴,一缠一闹间,慕慎希不知怎的竟又将她压在了沙发里,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眼神隐隐透露出危险。

  思唯瞬间警觉起来,却不敢再跟他硬碰硬。

  “你起开!”她语调瞬间软了几个度,“我身上疼得厉害,你别压着我!”

  “现在才来说这句话,不觉得太晚了么?”慕慎希微微俯低身子,低笑着问道。

  “混蛋!”思唯咬牙低斥,“少欺负人!”

  慕慎希闻言,蓦地低下头来,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思唯紧张得厉害,根本投入不进去,慕慎希吻了她片刻,便缓缓松开了她,随后低笑一声,缓缓道:“好,都听你的。”

  说完,他将她从沙发里扶起身来,坐在自己身边。

  思唯哪敢相信他会这么善良,始终防备地看着他。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慕慎希偏头看着她,说,“你知道我会忍不住,到时候就别说罪魁祸首是我。”

  思唯听到这句话,心头却莫名生出一丝底气来,于是不怕死地挑衅了他一句:“好啊,到时候我被折腾死了,警察找上门来,你就说罪魁祸首是我好了!”

  慕慎希听了,蓦地看了她一眼,“胡说什么?”

  思唯一怔,跟他对视一眼,隐隐察觉到一丝寒意,氛围也瞬间就冷了几度。

  她不过随口一说,哪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忍不住撅了噘嘴,垂下眼眸。

  没想到下一刻,慕慎希却又伸出手来抱住了她,低笑着开口:“早上是我过分,可怎么说也是在清醒的状态下第一次服侍你,我当然要卖力表现,将你服侍好了,才好得到更多的宠幸,不是么?”

  他言语暧昧,瞬间就让思唯再度火了起来,抬起手来就在他脸上重重捏了一把。

  慕慎希将她的手捏进手心,继续笑道:“所以啊,我最关心的还是夫人赶紧将身体恢复原状,才好再度传我侍寝,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