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96 思慕绵绵70

  听到陆夫人这句话,思唯心里立刻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到了会场,立刻就有一位周夫人带着自己的一个侄子上前来跟陆夫人打招呼,随后便将自己的侄子介绍给了思唯,而介绍词无非就是——海外某某某大学硕士毕业,又是某某某公司高层,一表人才,爱好广泛,温文尔雅,居家旅行必备……

  思唯听着前面的介绍词就直接走了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陆夫人轻咳着提醒了她一声:“思唯。”

  思唯这才回过神来,微微笑着跟那人打了声招呼。

  周夫人又对陆夫人说:“今天我买了两桌,来的人也多,不然就让程维坐到你们那桌,也好让年轻人多交流交流吗,你说是不是?”

  陆夫人闻言,缓缓点头一笑,“没关系,就让他坐过来吧。”

  思唯一听,脸色都微微变了,转头向黎湘求救,黎湘却飞快地避开了她的眼神。

  这个只会讨好婆婆的女人!思唯气得在心里腹诽,看了陆景乔一眼,也不敢多造次,只能悻悻地转过头。

  晚宴还没有开始,多数人都在来回走动招呼应酬,前来与陆夫人打招呼的人更是比比皆是,思唯觉得无聊,便没有再跟着陆夫人,而是走到了餐桌旁边坐下。

  不多时,那位周夫人的侄子也端了两杯香槟酒走过来,微笑着递给她一杯之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思唯朝他淡淡笑了笑,便转头去找黎湘,一眼看见陆景乔和黎湘刚刚跟几个人说完话,她连忙抬手召唤黎湘:“湘湘,过来坐。”

  黎湘看她一眼,似乎是没办法,笑着跟陆景乔说了句什么,也来到了餐桌旁边。

  思唯本来就是因为懒得跟旁边的陌生男人找话题聊天才叫他们过来的,谁知道他们过来之后,却依旧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自陆景乔出事、再到他归来,很长的时间他都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而黎湘生了萌萌之后全副注意力也都放在女儿身上,也甚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因此两人这次合体出现,受到的关注度相当之高。

  先前在红毯前就有一群记者想要采访他们,不过陆景乔并没有在红毯上停留,因此采访也没有进行,如今两个人进了会场,很快就有场内的记者走了过来,语调温和地说想要简单采访一下他们。

  陆景乔对这种事情向来淡漠,黎湘看了他一眼,对记者微微笑了笑,“只要是跟今天的慈善晚宴相关,那就没问题。”

  “当然当然。”记者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陆景乔的表情,连连保证,“肯定是跟慈善相关的。”

  陆景乔淡淡瞥了记者一眼,黎湘冲他微微一笑,他这才淡淡应了一声,算是答应配合。

  于是思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跟记者交流起来,而她身边依旧只有那位青年才俊!

  思唯心里烦躁,拿起手里的酒杯,抿了一口之后觉得不爽利,索性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程维坐在旁边,看在眼里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随后笑道:“陆小姐真是好酒量。”

  思唯扬了扬手中的酒杯,“香槟而已。”

  程维笑了笑,随后又道:“我有个朋友刚刚开了家新的酒庄,听说新到了一批好酒,改天有时间的话不如一起去试试?”

  思唯听了,耸了耸肩,“其实我不是很懂得喝酒,平时都是随便喝着玩的。”

  “没关系。”程维说,“我们也可以找点你感兴趣的事情做。平常你做什么运动?如果有兴趣,我们可以约了一起去骑马、划船,我知道郊区有个马场很不错。”

  思唯扯了扯嘴角,“我不喜欢做运动。”

  说完她扬手示意了一下服务生,让对方又给自己拿来了一杯酒。

  程维倒是依然进取,“没关系,不喜欢做运动还可以做别的,电影、音乐、绘画,最近这些方面的展览也挺多的,你要是对哪个感兴趣,我都可以拿到票。”

  思唯听到这里,终于有些受不了了,轻轻咳了一声之后,她缓缓开口道:“李先生,抱歉啊,我想我们不太合适……”

  对方脸色控制不住地微微尴尬起来,“我姓程。”

  旁边正在跟记者聊天的黎湘听到这里,控制不住地“扑哧”笑出声来,陆景乔手放在她的腰上,不轻不重地搂了她一把。

  思唯忍不住瞪了他们一眼,这才收回视线,“陈先生是吧……”

  “程。”对方又一次纠正,“路程的程。”

  思唯忍不住揉了揉额头,随后才略带歉意地笑着看向他,“抱歉啊程先生……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对吧?”

  程维安静片刻之后,缓缓点了点头,笑道:“我明白,不过大家都是年轻人,就当多交个朋友也是不错的,对吧?”

  思唯听了,这才点了点头,随后端起酒杯来跟他碰了碰杯。

  不多时晚宴就要正式开始,陆夫人回到桌旁,看了一眼思唯和程维,随后问了一句:“聊得怎么样?”

  “挺好的啊。”思唯说,“程先生很健谈。”

  旁边程维配合地点头笑笑,陆夫人又看了他们一眼,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程维的确是很健谈,似乎各种话题都能跟思唯说上一大堆,可是偏偏思唯却无心接话。

  陆夫人上台致辞的时候,陆景乔和黎湘就坐在思唯对面,明明已经靠在一起,偏偏手还要握在一起,时不时地耳语两句,分外甜蜜和谐的模样。

  而反观自己,思唯控制不住地叹息了一声。

  从前出席这些活动的时候,她身边也总是坐着像程维这样的男人,陌生的、使劲找话题的、施展浑身解数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的。

  而现在,她身边依然坐着这样的男人。

  可是她明明已经有慕慎希了。

  一想到那个男人,思唯控制不住地又有些心塞起来,心里头仿佛有一股情绪拼命地涌动着,她再怎么努力压制,却好像都没有用,反而好像隐隐有要破体而出的趋势。

  思唯郁闷得厉害,顿时更加没心思接程维的话,只是一杯接一杯地把香槟当饮料喝。

  程维努力说了一会儿,见她始终没有回应,终于也微微沉默下来。

  陆夫人下台回到桌边,看了一眼那边氛围有些古怪的两人,很快就又收回了视线,仍旧没有说什么。

  晚宴过后有一轮舞会,陆夫人跟丽清会的老朋友聊起天来懒得过去,便打发了他们去舞池那边玩。

  看着舞池里翩然的一对对,陆景乔似是想起了什么,沉默片刻之后转头看向了黎湘。

  黎湘似乎也想起了同样的事情,忍不住唇角带笑地回看了他一眼。

  陆景乔很快伸出手来握住了她,将她带入了舞池。

  往日情形仿佛还历历在目,黎湘抬眸看着他,轻笑着说了一句:“我很久没跳舞了。”

  陆景乔的回应也始终如一:“挺好的。”

  黎湘听得忍不住笑了起来,往他怀中靠了靠,而陆景乔也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

  思唯站在舞池边上,看着这样的一幕,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程维忽然转过头看她,“不如我们也跳个舞?”

  思唯闻言,有些惊诧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连连摇头,“不不不,看看就好了,我不想跳。”

  她今天晚上的态度已经很明显,程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站在旁边陪着她观赏。

  只是思唯看着看着便不由自主地走了神,一时又想起那个远在天边的男人,忍不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一声叹息完毕,她忽然听到自己身后也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

  思唯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回头,腰上忽然就多出来一只手,圈住她的同时,有人贴到她的背上,凑到她耳边低笑着开口:“你果然不负所望,说的两天,结果这才一个晚上,就有了新欢了?”

  听到这把声音,思唯身体控制不住地一软,竟直接就靠向了他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