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397 思慕绵绵71

  身后那人在思唯身体控制不住地靠过去的瞬间,不动声色地接住她,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却似乎收得更紧了。

  思唯转过脸,就看见了那个本该在千里之外的臭男人,正垂眸淡笑看着她。

  她蓦地咬了咬唇,而慕慎希竟然已经低下头来凑向她,在他就要吻上她的瞬间,思唯然回过神来,连忙一下子推开了他。

  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然用这样亲密的姿态抱着她,还打算吻她,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思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连忙转头看向周围,果然可以看见几个往这边看的人,不过好在大多数人注意力都在舞池里,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思唯暗暗松了口气,没想到一转头,就对上站在她身旁的程维惊诧的目光。

  思唯头皮瞬间一紧,居然把近在身边的这个人给忘了!

  程维看看她,又看看慕慎希,整个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引得思唯都忍不住有些内疚起来。

  偏偏慕慎希又在这时候贴了上来,跟她站在相同的角度看着程维,淡淡一笑,“不给我介绍介绍么?这位是?”

  “关你什么事!”思唯瞪了他一眼,伸出手去推他,“你给我走开啦!”

  “不关我的事?”慕慎希转过头来看她,笑着开口,“我女朋友都要被人抢走了,你却说不关我的事?”

  “慕慎希!”思唯有些急了,推着他就往会场外走。

  慕慎希倒是顺从,一路被她推着出了会场,来到外面的走廊他才站定,低下头来看着她,“怎么了?我见不得人?还是我几天不在,你真的打算跟里面那个青年才俊发展关系了?”

  思唯有些上火,明明之前两个人已经就彼此的关系达成了一致的认识,那就是暂时不要让陆夫人知道,可是眼下这样的大庭广众下,他居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被陆夫人看见了那不是一切都白搭?

  她气着了,于是口不择言:“对啊,我就是打算跟他发展啊,我妈看他不知道多顺眼呢,我妈就喜欢这样的青年才俊,你能怎么样?”

  慕慎希听了,微微一挑眉,“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按照计划来了。”

  思唯听得一怔,“什么计划?”

  慕慎希看了她一眼,随后就低下头来,轻轻封住了她的唇。

  走廊上虽然没什么人,可是却还站着三三两两的服务生,思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吻下来,一怔之后,连忙想要推开他,可是根本推不动,于是她便转而张口想要咬他。

  谁知道她一张口,反而给了那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慕慎希技巧实在好得不像话,逮着机会便长驱直入,仿佛能将人的理智和魂魄都吸走。

  思唯原本是拒绝加抵抗的,可是被他吻着吻着,到底不自觉地就安静顺从下来,连周围还有人都忘记了,竟隐隐沉迷进这一吻之中。

  片刻之后,慕慎希才缓缓松开了她,抬手看了看时间。

  思唯微微喘息着,忍不住抬眸瞪了他一眼,刚好看见他看时间的动作,不由得一怔。

  “一分钟。”慕慎希双手撑在她身后的墙壁上,看着她低笑起来,“看起来,我应该把我女朋友抢回来了,对不对?”

  思唯瞬间想起晚宴之前两个人的通话——

  他说,如果她认识了新的男人,他就会用一分钟的时间把她夺回来。

  她顿时有气又笑,忍不住抬起手来打他,可是跟之前的焦躁相比,她这会儿的确是被满心的甜蜜充盈,人也软化了下来,打他的动作也仿若撒娇。

  慕慎希捏着她的手,笑着将她拥进了自己怀中。

  思唯正准备靠过去,眼角余光忽然瞥见有人从会场里走出来,连忙又推了慕慎希一把,一转头,却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竟然是程维!

  程维一走出来就看见了两个人以亲密的姿态相拥在一起,他原本有些尴尬,却见思唯已经看见他,他这才走上前来,对慕慎希说:“你好,我叫程维。”

  慕慎希看了他一眼,这才腾出一只手来,另一只手仍是揽着思唯,宣告主权一般,“慕慎希。”

  程维点了点头,笑着说:“我希望慕先生不要误会,我跟陆小姐今天晚上才认识,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仅此而已。”

  慕慎希闻言,挑眉看了思唯一眼,这才笑道:“当然,我对自己的女朋友还是很有信心的。”

  思唯忍不住偷偷在背后拧了他一下。

  程维这才又点了点头,随后又看了思唯一眼,说:“既然如此,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程先生!”思唯连忙又喊了他一声,见他回过头来,她这才开口,“对不起啊,我不是有心要骗你的。”

  “没关系。”程维笑了一声,说,“反正从头到尾你也没给过我一点机会,我也不会有什么误会。”

  听到这句话,慕慎希若有所思地挑起了眉,待程维离开,他才又转头看向思唯,“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别人一点机会?这么绝?”

  思唯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跟你没关!”

  “还说跟我没关?”慕慎希看着她,“是不是要我身体力行地证明一下跟我有没有关?”

  说完他便动手动脚起来,思唯又羞又急又气,“喂!别乱动!”

  慕慎希原本也只是逗逗她,很快收了手,仍旧只是伸出手来抱着她,“像这样的男人,你一年拒绝多少个?”

  “不知道啊。”思唯回答,“懒得数。”

  “这么说是数不过来咯?”慕慎希又问。

  思唯抬起头来看他,“那又怎么样?你吃醋啊?”

  慕慎希听了,低笑一声,“人再多,现在你人也在我怀里,不是吗?”

  思唯闻言,又瞪了他一眼之后,仔细一想,忽然也笑了一声,说:“我要是遇上一个死缠烂打的,也就轮不上你了。”

  这么多年以来,喜欢她的人是真多,给她送花,约她吃饭的人更多,好多都是第一次见面就生出了好感,一副立刻就对她一见钟情的架势。

  可是对思唯来说,这些都不是追求——

  从前是因为有安瑾修,后来是因为她为安瑾修而心灰意冷,因此所有男人的示好她一律都是排斥的。

  而她一表现出排斥,百分之五十的男人立刻没了踪影,另外百分之五十的男人坚持约她个两三次,也基本都消失了。

  其实并没有谁是真正的喜欢或者爱,无非是见色起意,图个新鲜罢了。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她连真正被人追求的感觉都没有体验过——像薄易祁对黎湘那种,像陆景乔对黎湘那种。

  她过去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如今仔细想来,不免觉得讽刺——现如今的男人啊……

  她勾了勾唇角,几不可闻地低叹了一声。

  腰身骤然又是一紧,是身前的男人紧紧勾住了她。

  思唯抬眸与他对视一眼,慕慎希看着她,缓缓道:“我不就是死缠烂打的那个?”

  思唯听了,怔忡片刻之后,忽然转开脸,“你才不是。”

  他纵使喜欢她,可是也从来没有循传统路径对她展开过追求,纵使帮她护她,却从来没有正面表明过心迹。从前是似是而非,后来是死皮赖脸强取豪夺,哪里可以算是追求了?

  想到这里,思唯忍不住微微哼了一声,想要拉开他的手转身。

  慕慎希却并不放手,依旧缠着她,低下头来附于她耳边轻声道:“跟我走好不好?”

  他的呼吸喷在她的耳畔,酥酥麻麻的痒,思唯忍不住偏了偏头,随后才抬眸看他,“去哪儿?”

  “哪里都行。”慕慎希低头看着她笑,“跟我一起去就行。”

  思唯蓦地想起了前两次陆家门外,在他车里差点擦枪走火的情形,不由得耳热,“不去!我还要继续参加晚会呢!”

  慕慎希低下头来,又在她唇上印了一下,“我走了这么几天,不想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