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04 思慕绵绵78

  这个时间陆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睡了,楼上楼下都很安静。

  思唯一路从楼上走下来也没见着半个人,穿过灯光昏暗的客厅,走出主楼之后,她走向车库,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一路驾车驶向大门口,她车速始终很慢,可是视线却总是不太清晰。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门外一辆车子刚好对向驶来,灯光一闪,思唯忽然睁大了眼睛,等看清面前的情况时想要打方向盘已经来不及,车子一下子撞上旁边的花台,不严重,可是也算是一场事故。

  这种在陆家范围内发生的“车祸”还前所未见,门口的守卫匆匆跑过来查看情况。

  另一边,从门外驶入的那辆车也迅速驶过来,一脚刹车停下之后,许绍钧推门下了车。

  打开思唯车的车门,思唯还呆坐在里面,仿佛还没有从刚才那场小事故中回过神来。

  “小姐没事吧?”守卫问了一句,没有听见回答,转头看见许绍钧走了过来,连忙让出了位置。

  “思唯?”许绍钧弯下腰来看着她,“没事吧?”

  思唯这才缓缓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他一眼,好一会儿才低低喊了一声:“大哥。”

  许绍钧微微拧了拧眉,“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事,没事。”思唯接连回答了两句,随后还试图倒车,“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你这个样子怎么开车?”许绍钧沉声问道。

  思唯听了,只是不回答。

  许绍钧又看了她一眼,朦胧昏黄的路灯之下,她明明化了很精致的妆,脸色却仿佛仍就透出隐隐的苍白。

  他安静了片刻,见思唯不动,仍旧是执意要出去的模样,终于开口:“下车,我送你出去。”

  思唯听话地乖乖下了车,坐进他的车子里,看着他重新发动车子,掉头驶出陆家。

  她握着安全带的带子,很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路上都怔怔地,没有说话。

  而许绍钧问过她目的地之后便始终安静地开着车,一时间车内氛围安静到极致,可是思唯却仿佛丝毫察觉不到。

  最终许绍钧照着导航将车子驶入了一条小巷,周围都是传统的院式房屋,砖瓦围墙,自带小院。

  很快许绍钧就看见了慕慎希。

  他倚坐在一座门口挂着红灯笼的小院围栏上,手中夹着香烟,微微眯了眼睛看着这辆缓缓驶来的车子。

  而坐在车里的思唯则是先看见了停在路边的慕慎希的车,随后才看见了他的人。

  她握着安全带的手忽然就紧了紧,随后才又缓缓松开,低头替自己解开了安全带。

  慕慎希很快走到了她这边的车门旁,弯下腰来跟许绍钧打了声招呼后,这才看向思唯,“我说来接你你说不用,这会儿怎么又麻烦许律师送你过来?”

  思唯听了,转头与他对视一眼,随后才又看向许绍钧,说:“他是我哥,当然应该送我。”

  慕慎希看了她一眼,随后伸出手来替她打开车门,这才看向许绍钧,“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吧。这家私房菜做得不错。”

  许绍钧还没有回答,思唯却已经转头看向他,“大哥,我有话想跟他说。”

  许绍钧点了点头,“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思唯轻轻应了一声,随后便下了车。

  慕慎希又看她一眼,眼眸之中隐约仍旧是带笑的。

  他伸出手来牵了她,思唯没有拒绝。

  两个人一起走进那个篱笆小院,慕慎希正准备带着思唯一路往屋子里走去,思唯却忽然拉了他一把,拉得他回过神来才开口:“就在这里说。”

  既然是私房菜馆,保不齐里面就有其他人,反倒不如这院子安静。

  慕慎希回过头来看她一眼之后,另一只手也拉住了她,随后将她的双手带到自己的腰后。

  思唯任由他动作,虚虚地抱着他的腰也不挣扎。

  慕慎希这才松开自己的手,抱住了她的腰,说:“今天没有陪你,生我气了?”

  说完他就微微将她勾向自己,低下头来准备吻她。

  可是思唯微微一偏头,避过了他的吻。

  两个人靠得很近,呼吸相闻的距离,往日的亲密热情却不知不觉都化作了尴尬。

  “到底怎么了?”慕慎希终于没有再带着笑意,只是低声问她。

  思唯沉默片刻,才终于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缓缓抬眸迎上他的视线,低低开口:“你是不是跟丁思璇上过床?”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问出来的问题,却仿若有千斤重的力量。

  慕慎希眼波隐隐一凝,并不明显,可是思唯却还是看见了。

  两个人离得这样近,她甚至能在他眼中看见自己,又怎么可能看不见他眼睛里的波动?

  可是这丝波动,说明了什么?

  思唯忽然笑了一声。

  以他的性格,如果这是一个谎话,那他应该早就扬声大笑起来,随后将她抱入怀中,调戏她的胡思乱想。

  可是他没有,这些她想象之中的举动,他一样都没有做。

  “那就是真的?”她笑着看着他,声音已经微微沙哑起来,“果然是真的……”

  四目相视,她目光已经微微有些发直,双手也收了回来,试图拉下他依旧勾在自己腰上的手。

  “思唯!”慕慎希低低喊了她一声。

  思唯一边试图挣开他,一边仍旧笑着说话:“有人跟我说过很多男人的秘书其实就是他的小蜜,不仅工作上的事情要负责,私底下在床上也伺候周到。我还以为是假的,原来是真的……”

  慕慎希丝毫没有松开放在她腰上的手,只是看着她,“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思唯摇了摇头,“湘湘叫我问清楚你,她说不要有什么无谓的误会……可是你承认了啊,哪里有误会?哪里有什么误会?”

  她一面笑着,说着,一面却已经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努力地想要挣脱他,却偏偏一点也挣不开。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事与愿违的,所有的一切都朝着她不想要的方向发展——

  “这件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慕慎希蓦地紧了紧她的腰,“我跟她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思唯仿佛觉得更好笑了,可是一笑之下,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床都已经上过了,还会是什么关系?”

  慕慎希伸出手来试图扣住她的后脑,可是思唯只是摇头,继续缓缓道:“上过床没有关系,你有过前女友也没关系,甚至你要给你前女友钱也没关系……可是为什么你要把一个跟你发生过关系的女人留在身边朝夕相对?你希望我怎么去想象你们之间的关系?”

  “就算那件事情真的发生过,那也是很多年前无意间醉酒误事,况且——”

  “醉酒误事?”思唯没有等他说完,已经又一次笑出声来,“又是醉酒误事……”

  从下午到现在,那些反反复复在脑海中播放的画面又一次涌了起来,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和他那可笑的开端和起始。

  “然后呢?”思唯问,“然后是不是就要打着负责任的旗号去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再然后呢?玩多久?三天?三周?三个月?请问我的保鲜期是多久呢?慕先生,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分手呢?”

  慕慎希眼波瞬间沉凝下来。

  不等他回答,思唯又自顾自地开了口:“哦,对了,我还在保鲜期内,在保鲜期内的东西,哪有计划什么时候扔掉的呢?总得要等过了保鲜期,再来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

  慕慎希忽然伸出手来捧住她的脸,目光沉沉地凝视她,“如果你肯听,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你现在不够冷静,你没办法听进去我说的话……”

  “你说得对,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思唯说,“你和其他女人上/床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想听到!”

  说完这句,她终于挣开他的束缚,转身跑向了停在外面的许绍钧的车。

  她飞快地坐上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几乎只是安静了两秒钟,忽然就趴到前面的驾驶台,控制不住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