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06 思慕绵绵80

  思唯听到这句话,顿时就停住了脚步。

  随后她听见陆夫人声音清淡的回答:“也许是什么闲杂人,不用多理会。”

  说完,陆夫人忽然又问了一句:“思唯怎么还不起来?再不下来都快迟到了,还用吃早餐么?”

  “我上去看看吧。”司萍回答了一句。

  思唯听到这里,转身就往楼上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司萍推门而入的时候她已经重新躺回床上用被子遮着自己,一副还没有起床的模样。

  “思唯?”司萍见状连忙走上前来,“怎么了?不舒服吗?”

  “嗯。”思唯用被子遮着脸,懒懒地应了一声,说,“萍姨,我好像有点着凉,头晕,让我多睡一会儿。”

  司萍听了,连忙道:“那我下去给你煮点姜汤,等着啊。”

  思唯应了一声,听到司萍走出去的动静,这才拉开被子,看着窗户的方向,近乎呆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忽然又响了一声,思唯回过神来,连忙又一次拉过被子要盖住自己,却忽然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她不由得看向门口的方向,便看见黎湘走了进来。

  “听萍姨说你不舒服?”黎湘走过来在她床边坐下,伸出手来在她额头上一摸,却轻笑了一声,“怎么睡觉还化妆呢?”

  思唯扒拉开她的手,说:“你少气我。”

  说完她就坐起身来,指了指放在床尾的包包,“帮我拿一下电话。”

  黎湘依言帮她将电话拿过来,思唯一边翻电话,一边说:“我要给公司打电话请假。”

  “如果你确实不想去上班,那你可以请假。”黎湘说,“可是如果你是为了想要躲开大门口那个人,那就不用了,他刚才已经走了。”

  思唯瞬间眼神犀利地看向她,“你去见过他?”

  “没有。”黎湘说,“只是听说门外有辆车停了一夜便过去看了看,结果刚好看见那辆车离开。”

  思唯听了,心绪一时却更加复杂,安静片刻之后,还是控制不住地又一次红了眼眶。

  “好了,眼睛都肿得不能见人了,不要再哭了。”黎湘低声说。

  思唯强忍了片刻,才又开口:“我不会再谈恋爱了……都不是好人!全部都不是好人!”

  黎湘看着她的模样,轻轻笑了一声,“你这也太地图炮了。”

  思唯看了她一眼,说:“那好吧,除了我们陆家,外面的男人全都不是好人!”

  黎湘轻轻抚了抚她的背,说:“要不要陪你出去吃东西逛街?”

  “不去。”思唯说,“他阴魂不散,我去哪里他都能找到我……我就待在家里,我看他有多大能耐,能在我们陆家阴魂不散!”

  思唯说到做到,一连几天的时间都待在了家里。倒也不是无所事事,所有公事上的资料和文件她都会叫秘书送到陆家来,如果有什么会议要看,也一律都开视频,俨然已经将家里当成了办公的地方。

  而她虽然已经将慕慎希的所有联络方式都加入了黑名单,彻彻底底地看不见他的人也听不见他的声音,可是每天还是可以从黎湘或者其他人的口中知道他的行踪。

  第一天,他下午出现在陆家门口,半夜时分离开;

  第二天,他早上六点出现,八点半离开;晚上六点又出现过一次,什么时候离开没有人知道;

  第三天,他依旧是早上出现,大约两个小时之后离开;下午,他没有出现。

  晚上,思唯躲在房间里抱着平板电脑看电视剧,明明是从前很喜欢的剧集类型,可是她却看着看着就失了神。

  正魂游天外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回过神,只以为是司萍或者黎湘,便随口说了句:“进来。”

  没想到随后出现在她房间里的人,竟然是傅西城!

  思唯吓了一跳,连忙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穿着完整的身体,瞪着他,“喂,你怎么随便进女孩子的房间啊?”

  傅西城当即站住,看看她,又看看门,随后抬起手来做了个叩门的动作。

  思唯这才想起来他原本是敲过门的,有些讪讪地放下被子,忽然又想起他跟那人的关系,脸色不由得又难看起来,“你来干嘛?”

  “我来做客啊。”傅西城拉过她化妆台前的椅子坐了下来,“听说你病了,躲在房间里养病,所以我来探病。”

  思唯“呵呵”了两声。

  “怎么了?”傅西城微微偏了头看着她,“我看你脸色是不大好,是什么毛病?”

  “你才有毛病!”思唯怒而反驳,“我好得很!你回去告诉那个人,跟他没关系之后我不知道多轻松愉快自由自在呢!”

  傅西城就笑了起来,“哪个人?”

  “你——”思唯顿时卡住,咬了咬唇,只是瞪着他。

  “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啊。”傅西城不再逗她,说,“哪个男人没点过去?何必揪着这些事不放?至少他现在是一心一意地对你,不是吗?”

  思唯震惊地看着他,“你觉得这是小事?”

  “不然呢?”傅西城微微拧了拧眉,“天塌了?”

  思唯霎时间被气得红了眼眶,立刻掀开被子下床,拉着傅西城就往外赶,“你给我出去!出去出去出去!我不认识你这样的人!”

  “别无理取闹啊。”傅西城被她生拉硬拽到门口,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无理取闹?”思唯怒道,“你这么大方得体,难怪你们家那个小姑娘一声不吭消失了就再也不回来!”

  这句话一出来,傅西城身体分明僵了僵,思唯原本硬拉着他,身上的力气也忽然就散了。

  四目相视,两个人各怀难以诉说的心境,思唯眼泪都掉下来了,这才撒开他回到房间,一头倒在了床上。

  傅西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这才转身走回来,仍旧在先前的位置坐下,说:“我跟你说你的事呢,你这东拉西扯的干什么?”

  思唯拿被子遮住自己的眼睛,不说话。

  傅西城继续说:“这么一闹,你自己难受,他那边过得也辛苦,何必呢?都这年头了,他又不是什么小年轻,你还指望找个纯情的邻家少男啊?有过去这不是正常的事吗?”

  “那是叫有过去吗?”思唯终于翻身而起,与他对视着,“他把跟他上过床的女人一直带在身边,几个意思啊?图什么啊?不就是图方便就手,有需要的时候就亲热亲热呗?这叫什么过去?他倒是过去了,可惜丁思璇一直跟我过不去!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一直以他的女人自居!这叫过去吗?”

  这几天以来,清楚知道她情绪困扰的黎湘和许绍钧都没有刻意劝她,只任由她的情绪发挥,而傅西城却一来就站在慕慎希那边,反过来指责她不讲道理,思唯终于忍无可忍,在心里憋了几天的话喷薄而出。

  “不过也没关系。”思唯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吸了口气,说,“她在他身边跟了十年嘛,他们感情当然深厚,连他最放不下的前女友的事情他都交给丁思璇去处理……相比之下我算什么呀?我跟他才开始多久啊?真要论小时算,我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连三天都不到,当然比不过人家的十年了……没关系,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难而退,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才三天不是么?我祝他们长长久久,百年好合,这还不行吗?”

  “你一直在说丁思璇怎样怎样,可是你有没有听过他的解释?”傅西城说,“你把他所有联络方式都删掉了,他想解释也没地方跟你解释,成天守在你们家门口也不是办法,是不是?”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思唯看着他,“他的所作所为就是最好的解释!我不要再听他的花言巧语,有什么话,让他留着去跟丁思璇说吧!”

  傅西城听完,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随后,他从口袋里取出一部手机放到耳边,“都听到了?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思唯脸色赫然一变,“你在跟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