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09 思慕绵绵83

  思唯呼吸控制不住地紧了紧。

  这个男人在她面前,顾左右而言他的本领一向一流,若要论说话的本事,十个她也抵不过他。可是这一次,她十分坚定,不会再让自己被他左右。

  “慕慎希。”思唯冷眼注视着他,“大家都是成年人,玩也玩过了,开心也开心过了,就这么结束不行吗?再这么纠缠下去有意思吗?”

  “不行。”慕慎希简单地回答了两个字,随后道,“还不够。”

  “那要怎么样才算够?”思唯心里忽然就蹿起一簇火来,“是不是非要等你玩够了,再一脚蹬了我,这才算够?”

  慕慎希低下头来看着她,难得神情正经了一些,“我没有跟你玩玩的意思。”

  思唯忽然就笑了一声,“所以呢?你要娶我吗?”

  慕慎希蓦地安静了片刻。

  思唯眼看着他这样的反应,忽然愈发大笑起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转身欲走,慕慎希伸出手来拉住她,“对我而言婚姻是很长远的事情,对你而言也应该是很慎重的事情,这么快就谈及婚姻,也是对你的不尊重。”

  思唯控制不住地咬了咬唇。

  她就知道,无论怎么她都是说不过他的!

  她蓦地回过头来看着他,“好啊,不谈将来,那我们谈谈过去好了。”

  “丁思璇已经不是我秘书了。”慕慎希很快回答道。

  思唯脸上的表情蓦地僵了僵,心头却并没有半分的欣慰喜悦,片刻之后她才道:“这算什么?之前就当没事人一样地把她带在身边,现在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了,你立刻就解雇了她……我语文学得不太好,是叫秋后算账、就地正法还是做贼心虚,欲盖弥彰?”

  慕慎希听得笑了起来,“这还叫语文不好?我这个语文学渣都让你问得哑口无言了。”

  思唯气极,一下子挣开他,快步冲向主楼。

  已经走到主楼门口的时候,慕慎希再一次追上来拦住了她的去路,将她困在了自己的身体和主楼的墙壁之间,没有再给她逃脱的机会。

  思唯抬起脚来就往他的脚上踩,她高跟鞋的鞋跟又细又长,一脚踩下去还是有些杀伤力,慕慎希似乎吃痛,拧了拧眉,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再不放开我就叫人来赶你走!”思唯咬牙。

  两个人身后就是主楼,主楼虽大,可是思唯真要叫起来,想要惊动其他人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信。”慕慎希缓缓抬眸,往主楼楼上的位置瞥了一眼,随后才又收回视线看向她,说,“可是我说过,有些事情要亲自解释给你听——”

  思唯蓦地抬起手来阻止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又开口:“你不用解释什么,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慕慎希与她对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好。”

  思唯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只能先发制人,“你是不是有个谈过很多年恋爱,跟你同甘共苦的女朋友?”

  慕慎希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一起吃过苦,不算享过福。”

  “你是不是很爱她?”思唯继续问,却仿佛拿着一根针在扎自己的心,隐隐刺痛。

  慕慎希仍旧是安静了片刻才回答:“曾经,爱过。”

  “你有没有想过娶她?”

  “……想过。”

  “跟她分手之后你是不是很痛苦很难过?”

  “……有过一段痛苦的日子。”

  思唯忍不住又咬了咬唇,目光转向旁边片刻,才又看向他,“在她之后,你再也没想过跟任何一个女人结婚,是不是?”

  她个个问题几乎都直切要害,慕慎希却没有回避,最终还是回答了一句:“是。”

  思唯眼眶已经控制不住地有些泛潮,她深吸了口气,才又继续问:“后来你交往过很多女人,可是每一个女人发展起来,都没有超过三个月,是不是?”

  听到这个问题,慕慎希再度拧了拧眉,随后才道:“虽然我很想回答你这个问题,但事实上记录时间不是我的长项——”

  “可那是你秘书小姐的长项。”思唯说,“你记不住有什么关系?反正她都已经帮你记下来了。”

  忽地提起丁思璇,两个人之间又沉默了片刻,慕慎希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思唯却忽然抢先一步,“你跟她上过几次床?”

  慕慎希一时没有回答。

  思唯忽然就又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掉,“那就是不止一次了?既然这样你还跟我解释什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慕慎希抬起手来抚上她的脸,用手指拨去她脸上的泪,“我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根本还不认识她,只有过一次……后来她到我公司应聘秘书,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出色,而且在应聘当天就帮公司解决了一个难题……我不想为自己找借口,可是你知道在国外这方面是很开放的,既然那已经是之前的事情,而我跟她之间又有共识不会让曾经发生的事情影响工作,所以我才留下她——”

  “那后面那些次呢?”思唯竭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用力地拨开他的手,“公私合并了?寓办公于快乐?”

  “没有的事。”慕慎希再一次抚上她的脸,说,“只有一次我在饭局上喝多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她跟我躺在一张床上……她默认有事情发生但她并不打算放在心上,她既然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虽然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那次到底有没有——”

  “够了够了够了!”思唯终究还是没办法再听下去,“不要再说了!你不用把你们之间的所有细枝末节都告诉我!”

  她始终强忍的眼泪瞬间决堤,慕慎希伸出手来将她抱进怀中,“我不想骗你。”

  很久之后,思唯才轻泣着开了口:“是啊,你没有骗我,你很坦诚……谢谢你的坦诚,让我知道你有那么多过去……对不起啊,应该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好,跟你在一起原来是要接受你那么多的过去……我接受不了……我不能再继续跟你在一起……”

  听到她哭着说出这句话,慕慎希忽然安静了片刻,随后缓缓松开她,看向了她的脸。

  从前她或生气或恼怒都好,终究都是直性子,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这一次,她是真的伤心了。

  他喜欢的姑娘在他面前哭成这个样子,他的心钝钝地痛着,第一次觉得无所适从,连带着呼吸都紧绷了起来。

  毕竟那些真的是他的过去,她接受不了,他没办法强加于她。

  很久之后,慕慎希才终于又低低开口:“我真的很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思唯顷刻之间却更加泪如泉涌。

  她忽然用力推开他,转身推开主楼的大门,闪身进去之后“砰”地就关上了那扇沉重的木门,随后却控制不住地靠着木门缓缓滑坐到地上,将脸埋进臂弯之中哭了起来。

  真的很喜欢……却也仅仅是喜欢而已,不是么?

  这一夜,思唯躲在自己的被窝里流了整个晚上的眼泪,而慕慎希的车,又一次在陆家门口停了整夜。

  *

  第二天一早,陆景乔抱着萌萌和黎湘一起过来主楼吃早餐时,陆夫人已经坐在餐桌旁边安静地吃早餐,见到萌萌才笑了起来,“萌萌,到奶奶这里来。”

  陆景乔将萌萌递到陆夫人怀中,陆夫人抱着孙女逗了一会儿,这才看向黎湘,“思唯这个点还没下楼,湘湘,你上去叫她一声,别睡过头迟到了。”

  黎湘听到陆夫人的语气有些不太对,不由得跟陆景乔对视了一眼,陆景乔朝她略略点了点头,黎湘这才站起身来,“好的妈妈。”

  她径直走上楼,敲了敲思唯的房门,没有听见回应,黎湘便直接开门走了进去,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思唯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头发蓬乱,双眼红肿,目光呆滞,脸上黑一道紫一道,像是哭花了的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