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12 思慕绵绵86

  黎湘虽然大概知道思唯和慕慎希之间的事情关系到慕慎希的前女友,关系到慕慎希的那个女秘书,可是许多的细枝末节,她也是到今天才知道。

  本以为不过一场小别扭,她也知道思唯不会那么容易忘掉和放开慕慎希,却没想到她竟然已经想得如此深远,所以才这样伤心。

  黎湘一时沉默,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

  宋衍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对思唯的感情多评价什么,片刻之后,却忽然听见沈嘉晨低低地叹息了一声,说:“真是笨蛋啊,既然这么放不下,那要么回头,要么彻底放手,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

  闻言,几个人都同时看向了她。

  “把那位桑小姐找出来,看看她究竟是何方神圣,是否真的是慕大哥的心结所在。”沈嘉晨说,“只要这个问题得到了解答,你的难题也可以迎刃而解。”

  思唯听了,沉默着没有说话。

  宋衍沉吟了片刻,终于忍不住开口:“关这位桑小姐什么事?”

  事情的关键难道不是那个秘书,以及慕慎希过去那许许多多的女朋友吗?

  三个女人又同时看向他,沈嘉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吧,男人根本没办法清楚地知道你在为什么事情伤心,宋衍是这样,我估计慕大哥应该也是这样。”

  “知道了又怎么样。”思唯咬了咬唇,强行忍住又要滑落的眼泪,“总有些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说完,她忽然又笑了起来,说:“算了,没事了,你们就当我突然犯病了……哭过一场其实好多了,我没事了,明天早上醒来,又是一条好汉!我先去洗手间。”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拉开门走出了包间。

  眼看着她走出去关上门,宋衍才终于忍不住问沈嘉晨:“所以其实是她觉得慕慎希放不下的人始终是他的前女友,对吗?”

  沈嘉晨听了,轻笑了一声,一转头看向黎湘,却见黎湘仍旧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只是这一次已经不单只是看着,她纤细的指尖在屏幕上轻轻戳着,似乎是在写什么。

  沈嘉晨看在眼里,也没有多问什么。

  思唯在洗手间里洗了把脸,看了看自己泛红的眼眶,她只觉得有些可笑,靠着洗手台站了一会儿,等察觉到眼眶的湿意一点点消弭,她这才回到包间里。

  重新坐下来之后,她很快便主动转移了话题,没有再说自己的事。

  察觉到她的刻意,另外三个人也都没有强求,很快主动接过了话头,聊起别的东西来。

  宋衍原本安排了饭后的其他节目,可是见三个女人聊得高兴,便任由她们继续聊,到最后终于买单离开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十点。

  “湘湘,我喝了酒不开车了,我去个洗手间,你等我一下,我坐你的车。”思唯对黎湘说。

  黎湘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下来。

  可谁知道思唯刚一走出包间,她忽然就拿了自己的东西站起身来,对宋衍和沈嘉晨说:“走吧。”

  “不等思唯回来吗?”宋衍问。

  “不用了。”黎湘说,“有人送她。”

  走出餐厅,宋衍终于明白黎湘话里的意思,见沈嘉晨没有说话,他忍不住开口:“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啊?”黎湘说,“她不是想得都哭了吗?既然如此,那就见咯。”

  话音落,司机刚好将车子开过来接她,黎湘这才又看向他们:“宋衍你没开车吧?要不要送你们?”

  “不用,也不顺路。”宋衍说,“我们走出去打车就行。”

  黎湘这才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

  说完她便弯腰坐进车里,挥手跟两个人说了再见。

  眼见着车子缓缓驶离,宋衍忍不住又回头往餐厅里看了一眼,随后才又看向沈嘉晨,“你也觉得这样没问题吗?”

  “没问题啊。”沈嘉晨微微一笑,“黎湘说得对啊,既然她想得都哭了,那就见呗。难得她如此坦诚,何必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

  宋衍听了,安静片刻,随后才又轻笑道:“其实刚才你提出让她去见那位桑小姐的时候,也吓了我一跳。这么进取,不像是你的风格。”

  “的确不是我的风格啊。”沈嘉晨开始缓步往前走,随后才又笑出声来,说,“可是应该是思唯的风格。我喜欢她有什么说什么,想念就说,想哭就哭……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宋衍听完,低低应了一声,忽而沉默了片刻。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道路边,沈嘉晨正准备转头问宋衍明天的工作安排时,视线不经意间从对面马路上安然停放的一列小车上掠过,她目光倏地一凝,下一刻,她等到宋衍上前,伸出手来牵住了他。

  宋衍握住她的手,微微拧了拧眉,“手怎么这么凉?冷吗?”

  虽然是夏天,但是今天天气并不晴朗,夜里有风,微凉。

  宋衍很快将自己拿在手中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肩头,这才又牵着她一路走向外面的大马路。

  两个人刚刚走到路口,忽然有一辆车子自身后轰隆而来,急速与两人擦身而过,在路口猛然一个转弯,飞快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宋衍控制不住地拧了拧眉,“这么开车也太危险了。”

  沈嘉晨安静片刻,才道:“世界上不要命的人多了去,别管他了,我们打车回去吧。”

  黎湘和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思唯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自然已经一个人都看不见了。

  “我朋友呢?”刚好有服务生在里面打扫,思唯忍不住问了一句。

  “已经离开了。”有人回答她。

  离开了?思唯蓦地蹙了蹙眉,快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然而刚刚走到大堂,她脚步忽然就硬生生地顿住了。

  餐厅门口的沙发椅里,一个人安静地靠坐在那里,一手夹着香烟,另一手捏着打火机,轻轻地磕着沙发扶手,一下又一下,仿佛已经等待了许久。

  看见他的瞬间,思唯眼眶控制不住地一热,下意识地就转过身,正准备避开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却已经从身后传来,“思唯。”

  她僵立在那里,动弹不得。

  慕慎希已经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她身后。

  她听见他由远而近的脚步声,甚至是呼吸声,内心天翻地覆一样,有什么东西拼命涌动着,她努力地克制着,终于在最后一刻转过头来,扬起微笑看向他,“这么巧啊?”

  话音落,她唇角的笑容却控制不住地就凝住了。

  刚才他坐在那里,只留给她一个侧面,她匆匆看了一眼什么都没看清,这会儿才看清他的模样,却惊觉……他瘦了。

  像是几个月没见的沈嘉晨一眼看出她瘦了一样,对她而言,他瘦得也很明显,除了面容,仿佛连眼睛里的神采也消逝不少。

  她忽然就低下头来,移开视线,不敢再看。

  而慕慎希看着她的发心,也安静了许久,才开口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思唯连忙低声道,“我有车,我自己有车……”

  “黎湘已经走了,你喝了酒,不要自己开车。”慕慎希说完,又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思唯这才终于缓缓抬起头,目光落在他高挑瘦削的背影上,眼眶又一次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慕慎希走到大门口,察觉到她没有跟上,这才回头看了一眼。

  他回过头来的瞬间,思唯的眼泪忽然就直直地掉了下来。

  慕慎希呼吸骤然一窒。

  他一直知道自己让她伤心,所以当她向他明确地表示,她没办法接受他的过去时,他选择了不再出现在她面前。可是今天,当黎湘一条信息发到他手机上,说思唯想要见他时,他直接抛下一整个会议室的加班人员来到了这里。

  可是看见她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来错了。

  她是那样简单直白的姑娘,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如果难过,便是强装笑颜也掩饰不住眼睛里流转的情绪。

  他不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