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18 思慕绵绵92

  大约十分钟之后,思唯又一次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这一次她是真的有种拉到腿软的感觉了,扶着墙壁走出来,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慕慎希见状,再顾不上其他,上前来抓住她的手臂,“你吃坏肚子了,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去。”思唯却再一次挣开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回到床边,头一歪就倒在了床上。

  生理上的疼痛其实不算什么,他刚刚说的那些话,才是给她冲击的最强部分。

  她窝在那里,心里如同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出个所以然。

  慕慎希见状,上前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思唯立刻看向他,面青唇白地开口,“我说了不去医院——”

  慕慎希看她一眼,只是回答了一句:“好,不去。”

  说完他就将思唯重新放回床上,却已经拉开了被子,让她安好地躺在床上,才又拉过被子来盖住了她。

  思唯静静地看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做完这些之后慕慎希又站起身来,拿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电话应该是打给相熟的医生的,思唯听到他在电话里讲述她的病情,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脑子里却反反复复都是他刚才说过的话。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还是介意的,否则不会将他的一字一句都记在心里。他刚刚说了那么多,她竟奇迹般地每个字都记得。

  慕慎希就站在床前不远处打电话,而她躺在那里,静静地回想着他刚才说过的每一句话。

  屋子里他的声音,和她脑海中他的声音,两道声音的交汇,让人如在梦中。

  可是当她脑海中的那道声音如录音机般播放到某个地方时,却突然卡住了——

  思唯控制不住地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站在床前的慕慎希,慕慎希刚好回过头来看她,见到她这个表情,不由得转身回到床边低下头来看她,“怎么了?又有哪里不舒服吗?”

  思唯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

  “我待会儿再打给你。”慕慎希很快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随后挂掉电话,坐在床边看着她,说,“你不想去医院,那我叫医生过来看你,嗯?”

  思唯却依旧只是看着他,很久之后才缓缓开口:“慕慎希,你刚才说‘伦敦那次’是什么意思?”

  慕慎希闻言,视线缓缓落到她脸上,安静地与她对视了片刻,才开口:“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思唯脸色控制不住地微微一变。

  他刚才说,他最初喜欢她不过是因为漂亮女人对男人那点吸引力,包括“伦敦那次”也是……也就是说,那应该是很早之前的事了。

  可是在她认识他之后的早期,她只去过伦敦一次。虽然那次她在伦敦待的时间比较久,甚至还发生了一些没办法回头的事,可是她确实是对他也在的伦敦一点印象都没有。

  慕慎希缓缓拉起她的手来放到了唇边,看着她,“我表示很遗憾。”

  思唯顾不得自己疼痛无力的身体,一下子坐起身来,“你给我说清楚!”

  “你想从哪里听起?”慕慎希缓缓道,“从我去伦敦的那天,在harpbar跟人谈事情说起,怎么样?”

  听到harpbar,思唯脸色再度控制不住地一变。

  这个地方,她实在是记得太清楚。

  当初黎湘嫁给陆景乔之后,她依旧误会着黎湘,处处针对她。到后来黎湘突然高烧流产,她觉得是自己的错,心里头又内疚又难过,因为没办法面对自己和家人,直接就飞去了伦敦——她念了四年书的地方。

  在伦敦待了一段时间,她始终在不安和自责之中度过,意外得知安瑾修也在伦敦时,她忽然就想起了和黎湘之间的种种。

  黎湘话里话外,都说是她不相信她。

  于是思唯约了安瑾修见面,就在harpbar。

  那时候她依旧是小女孩心性,当初因为安瑾修跟黎湘闹翻之后,后面也不知是因为赌气还是别的原因,始终没有再和任何一个男孩子建立起超出友情以外的关系。而看到安瑾修的瞬间,她其实立刻又想起了自己为他迷恋的那些年。

  之所以会喜欢上安瑾修,不仅仅只是相识,也不只是因为他在大人们口中他有多优秀,而是因为安瑾修曾经在她功课最困难的那两年帮她补习过。

  说起来惭愧,陆家个个都是学霸式的人物,到了她这里便仿佛将学习的基因都遗传光了,上了高中之后她的课程便一塌糊涂,家里也请过好几个补习老师,她总是不喜欢。到后来安瑾修有一次来陆家做客,顺便指导了一下她的功课,后来在思唯的主动要求之下,他便顺理成章地担起了帮她补习的责任。

  那两年的时间里,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而言,安瑾修这样亦师亦友的优秀少年,简直是完美的化身。

  于是她很快就陷入他的光环之中,从此不可自拔。

  那一次在伦敦见面,她虽然是为了问他黎湘的事情,可事实上见到他的时候,那颗少女心就又一次控制不住地萌动起来。

  而说起黎湘,安瑾修似乎也是有所感怀的。

  “黎湘她确实吸引了我,我喜欢她,但是她有男朋友,这是没办法的事。”安瑾修说,“但是后来她跟她男朋友似乎发生了一些事情,分了手,我去找她的时候,发现她竟然在喝酒。我忍不住抱了她,可是她很快就推开了我,随后很明确地拒绝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向她表明心迹,而从她的态度,我也知道她应该是不会接受我的。所以我没有再纠缠,刚好那时候也毕业了,所以我也就离开了江城。”

  思唯想起自己曾经在校园论坛上见到过的那些照片,一颗心仿佛犹如被针在扎。

  从前是因为她以为黎湘的背叛而难受,而如今却是因为自己误会了黎湘而难受。

  “你后来再也没联系过我。”安瑾修看着她,笑了笑,“我心想你可能是生我的气了,又或者是小女孩长大了……所以我也没有再打扰你们,却没有想到你跟黎湘之间竟然因为我产生过误会。”

  思唯想起自己在国内时对黎湘的百般刁难与讽刺,忍不住趴在吧台上哭了起来。

  安瑾修那天晚上陪了她很久,也安慰了她很久。

  思唯只记得大约十点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似乎有什么急事必须要去一趟,安瑾修提出先送她回去,思唯坐在那里,却一动也不想动。

  “那要不你多等我一会儿。”安瑾修说,“我处理完事情很快回来,你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大晚上的,不安全。”

  他离开之后,思唯又一个人在酒吧里坐了很久,她给陆景乔打了电话,哭了很久,也喝了很多酒。

  她记得安瑾修后面回来了,可那时候她已经喝得神志不清,甚至连他的脸都有些看不清楚,更不用说记得时间。

  可是她还记得,自己好像对安瑾修表白了……

  再后来就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在一间陌生的酒店房间醒来,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以及一床清晰地昭示着昨晚发生过什么事情的狼藉。

  可是却没有见到安瑾修。

  她很快给安瑾修打了电话,用近乎雀跃的语调问他在哪里。

  然而安瑾修却只是匆匆跟她说了句自己很忙,就挂掉了电话。

  思唯呆在那里回不过神来,勉强劝服自己接受了他是真的在忙之后,后来的几天时间里,她接连不断地给安瑾修打电话,却再也没有打通过。

  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天晚上的事情并不是什么表白和接受,也不是什么关系的确立,而仅仅是一场意外。

  这样的意外显然不在安瑾修的预料之中,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她像个傻子一样,从从沉沦到清醒,从天堂到地狱。

  这就是她对于自己那次在伦敦最深刻的印象,可是在这样的印象之中,根本完全没有慕慎希的影子。

  可是他却说,那天晚上他也在那家酒吧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