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20 思慕绵绵94

  这件事情是多么荒唐可笑啊!

  她糊里糊涂睡了一个男人,并且因为自己睡了这个男人纠结难过了那么久,到头来她睡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

  思唯不断地深吸气,却依旧难以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澜。

  还有比她更荒唐可笑的女人吗?

  没有了!不会再有了!

  她只觉得又气又难堪,恨不得能挖个洞将自己埋了!

  可是在这个极具现代化风格的办公室里,她能做什么?

  思唯想说说不出,想喊喊不出,想哭也哭不出——

  她像个傻子一样,脸上各种表情层出不穷,最终却只是拿了自己的包包,转身就准备离开。

  “思唯!”安瑾修到底还是忍不住拉住了她,“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

  思唯终于忍无可忍,爆发出来,“我以为我睡了你!我以为我跟你上了床!我以为你不想负责任所以才在事情发生后就一直逃避我!我以为我介入了你跟你太太之间给你们造成了影响,我纠结了多久痛苦了多久内疚了多久你知道吗?”

  安瑾修听完,整个人都怔了怔。

  思唯说出来之后,心里终究是好受了一些,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爆发得太厉害,情绪收不回来,她忍不住蹲了下来,用力地敲着自己的脑袋。

  安瑾修连忙将她拉了起来,又沉吟片刻,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一直以为是我,那……又为什么突然……”

  “你不要问了,你不要问了!”思唯忍不住又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欲哭无泪,“我已经够糗够囧够丢脸了,你不要再问了——”

  听到她这样的语气,安瑾修反倒松了口气,安静片刻之后缓缓笑了起来,“好了,我不问了。”

  思唯猛地拿下手来看向他,“你是在笑我吗?”

  “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安瑾修无奈摊了摊手。

  “我知道才有鬼!”思唯又忍不住发作了一句,“你们男人有话不直说,个个都是神经病!”

  安瑾修听了,忽然问:“另一个是谁?”

  思唯猛地瞪了他一眼,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关你屁事!”

  说完这句,她终于甩开安瑾修,低头冲出了他的办公室。

  思唯旋风一样地来到香城,又旋风一样地离开,她重新落地江城的时候,也不过下午两点多。

  她轻装简行,除了一个手袋什么都没拿,有些神不守舍地从机场门走出,站在门外依然是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恍恍惚惚地走向了与打车相反的方向。

  然而她刚刚走出几步,忽然就有一只手拉住了她。

  思唯一惊,猛地回神转身一看,却忽然就看见了此时此刻正充斥着她脑海的那个人。

  奇迹一般出现在这里的慕慎希,低下头来看着她微微地笑,“那边又没大巴又没出租车也没停车场,你是要去哪里?”

  思唯转头四下看了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魂,却瞬间就恼羞成怒起来,抬起脚来就将自己的鞋跟踩在了慕慎希的脚上,“关你什么事!”

  慕慎希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微微拧眉看着她,“疼。”

  “怎么不疼死你啊!”

  思唯将手里的包往他身上重重一摔,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

  谁知道慕慎希却仍旧拉着她不放,思唯火气一上来,转身直接扑到他身上,张嘴就朝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

  慕慎希闷哼了一声,下一刻却伸出手来圈住了她的腰,任由她怎么用力怎么咬,他就是不松手。

  思唯生生地给他脖子上咬出一块紫红的咬痕,却犹不解气,“放开我!”

  “不放。”慕慎希语气坚决。

  “混蛋!王八蛋!”思唯气得狠了,什么词都往外蹦,“你给我去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我真去了,你不心疼?”

  “我心疼你?我心疼路边的大石头也不会心疼你!你去死去死去死!我巴不得你快点去!“

  慕慎希忽然就低叹了一声:“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你不是故意?”思唯瞬间反应更大,“你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告诉我,可是你没有!你让我像个傻瓜一样,连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搞不清楚!你就是为了玩我!耍我!像看小丑一样看我的笑话!”

  “对我有什么好处?”慕慎希问。

  “因为你变态!”思唯又抬起脚来踹了他一下,“死变态臭变态!”

  两个人争执的动静实在太大,除了不远处进出的旅客注意到他们,很快连机场的安保人员都惊动了。

  “别闹了。”慕慎希见到不远处正走来的安保人员,不由得更加搂紧了她,“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思唯也看到了来人,不由得扬起下巴来看着他,“慕慎希,你再不放手,我就告诉他们你非礼我!你想试试录口供的滋味吗?”

  慕慎希绝对相信此时此刻的她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果然就微微松开了她一些。

  思唯趁机挣脱他的桎梏,转身就朝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慕慎希看着她的背影,知道自己这会儿还没办法让她冷静,只能无可奈何地低笑了一声。

  思唯连出租车也不想等,直接在停车场拦了辆顺风车回到市区,随后又换车回到了陆家。

  夜里,黎湘来到她房间,坐在她床上听她将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之后,有些控制不住地笑倒在床上。

  “你还笑还笑!”思唯气得伸出手来拧她,“我都要气死了!”

  “这有什么好气的啊?”黎湘偏了头看着她,“你不觉得挺有意思的吗?”

  “有意思?”思唯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当了四年的白痴,你们都只会看我笑话,当然有意思!没良心!全部都是坏蛋!”

  黎湘很没良心地又笑了一阵,随后才又开口道:“是你自己喝得酩酊大醉什么都不记得,就算他说了你也未必相信他啊。”

  “你居然帮他说话?你到底站在谁那边啊!”

  “我当然站在你这边啦。”黎湘重新坐起身来,伸出手来勾住她的肩膀,说,“你看你前段时间有气无力悲悲戚戚的样子,这会儿终于又中气十足了,我替你高兴呢!”

  “高兴?”思唯嫌弃地推了她一把,“你就是在看我笑话!”

  说完她就靠向床头,抱了个枕头在怀里,沉眸咬唇,安静下来。

  黎湘也缓缓靠了过去,让她安静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所以,你现在已经只是在为他瞒着你这件事而生气了?之前的事情呢?都过去了吗?”

  “过不去。”思唯嘀咕了一声。

  黎湘偏头看了她一眼,随后轻笑了一声。

  思唯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又伸出手去拧她,闹腾了一阵,她才又开口:“这个男人,满口花言巧语,谁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他说没有就没有啊?我相信他才是傻了!”

  黎湘听了,只是笑。

  “不许笑!”思唯瞪她。

  黎湘便更过分地笑出声来,瞥她一眼,“那你应该是傻了。”

  思唯仿佛被拆穿了谎话一般,瞬间难堪起来,咬唇许久,才缓缓开口:“好吧,我承认他昨天晚上跟我说的那些话有打动我,我也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他对那位桑小姐应该的确没有余情未了……”

  黎湘听了,应了一声,随后道:“所以呢?事情算是解决了吗?”

  思唯听了,忍不住又咬住了唇。

  脑海中仿佛有好几股思绪相互缠缚在一起,她心头仍旧是各种滋味交集复杂,最终她一下子歪倒在床上,拿枕头盖住了自己的头,随后有些发狠地说了一句:“过不去!别说这次的事情,就是以前的那些事情,也过不去!我恨死他了!再也不想看见他!”

  黎湘却再度笑出声来,“嗯,那你就恨死他给我看看。”

  思唯蓦地一伸腿,不轻不重地打了黎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