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21 思慕绵绵95

  由于所受到的冲击过大,思唯又在家里“休养”了两天,既不上班,也不出门。

  两天的时间里看似很宁静,然而思唯却还是从家中阿姨的口中得又开始有一辆车总是停在陆家门口。

  其实那辆车出现的次数多了,陆家家里的人又不是傻子,时间一长大家都纷纷猜测其中的因由,往往几个人凑在一起一分析就能分析出来。只是思唯什么也不说,陆夫人也装作没事人一样什么也不提,其他人自然也就不敢多嚼舌根。

  思唯偷偷从家中放旧时物品的杂物房里偷出了不知谁小时候的玩具望远镜,时不时地拿到窗口对着大门口的方向望一望,偶尔倒真是能看见那辆车的一部分。

  只是看见之后,她往往只是哼一声,很快又转身走开。然而走开没一会儿,往往又会忍不住再次拿起望远镜来观察。

  周六的早晨,她就这么来来去去地观察了一个早上,到了中午的时候,那辆车忽然不见了,思唯的心顿时空了空,扔了望远镜,下楼吃饭的时候脸色也不大好看。

  黎湘眼见着她这两天心情还不错,这会儿忽然又拉下脸来,立刻就猜到了什么。只是当着陆夫人的面,黎湘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对思唯说:“下午沈嘉晨要去一个慈善书局整理捐赠图书,顺便帮她那所学校的孩子们挑一些书,让我们去帮忙,你要不一起去?”

  “不想去。”思唯懒懒地回答了一声。

  陆夫人闻言,淡淡瞥了她一眼,“一天到晚窝在家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家这个女儿养到这么大却变成了自闭儿童。”

  黎湘听了就笑了,“妈妈,人家都说女大不中留,难得思唯这么爱留在家里,您应该高兴才对呢。”

  “好啦好啦,我去我去。”思唯一听她们把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就头疼,忙不迭地转移话题。

  于是吃过午饭,思唯就坐着黎湘的车子一同离开了家。

  出了陆家大门,门口空空荡荡,既没有车也没有人。思唯看了一圈,靠在座椅里闷不做声。

  很快她们就在书局汇合了沈嘉晨,三个女人帮忙整理图书,一投入起来倒也格外卖力。思唯很快就忘记了那些有的没的,专心地做起事来。

  大半个下午之后,沈嘉晨和黎湘还好,思唯只觉得全身格外腰酸背痛,仿佛做了多大的体力活一样。

  黎湘瞥她一眼,说:“你呀就是在家里窝久了,骨头都散了,做这么点事就累成这样。”

  一说起窝在家里,思唯很快就想起了那个人,心情不由得又烦躁起来,赶紧转移话题,对沈嘉晨说:“我不管,我今天是为了帮你才这么累的,你必须请我吃好吃的。”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沈嘉晨伸出手来揽了她们两人的肩膀,“去宋衍家里吃火锅,他都准备好了。”

  于是三个人又往宋衍家里去,谁知刚走到半路,沈嘉晨忽然就接到宋衍的电话,说是公司有急事要回去加班,不过吃的东西已经帮她们准备好了。

  于是她们到达宋衍家里的时候,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香喷喷的火锅汤底和各种洗净切好的食材,坐下就能开吃。

  “哇塞,宋衍很有做家庭煮夫的潜质嘛。”思唯一坐下来就看向沈嘉晨,“你可真是好福气啊,什么时候嫁给他做宋太太啊?”

  “这话你要我回答,那我成什么了?”沈嘉晨瞥了她一眼。

  思唯立刻就兴奋起来,“湘湘,快,叫宋衍求婚!”

  黎湘只是笑,“他们俩的事你瞎掺和什么?先把你自己的事情搞定再说吧。”

  思唯一听,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整个人也瞬间就蔫了下来。

  “怎么了?”沈嘉晨看向黎湘,“那事还没完呢?不是已经谈过了吗?”

  黎湘忍不住笑出声来。

  少了宋衍,三个女人一台戏,话题完全不受尺度限制,简直想说什么说什么,于是思唯和慕慎希之间从第一次开始的种种,很快成了重点话题。

  “你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记得?”沈嘉晨忍不住问她,“你喝得有那么醉吗?”

  “我真的不知道啊。”思唯头痛地拨了拨头发,“我就算有意识,我也以为那是安瑾修啊,反正我不会以为是他。”

  沈嘉晨忍不住笑了几声,随后才又道:“不过也是,女人又不是男人,醉得没有意识又怎么样?只要对方清醒,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思唯一听,心里忽然一动,“那男人要是喝醉了呢?”

  沈嘉晨跟黎湘对视一眼,随后道:“那得看醉到什么程度吧?”

  “不省人事的程度咯。”思唯很快给出了条件。

  沈嘉晨立刻就心领神会,“哦,你是说慕大哥跟他的女秘书吧?”

  思唯瞬间又被揭穿,忍不住伸手按住了头。

  “不省人事的程度的话……”黎湘微笑着开口,“应该是不能够吧?”

  “也就是说那个女秘书很可能是说了谎话,他们之间可能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事情?”沈嘉晨顺着接话道。

  “那他醉得不省人事也是他一面之词啊。”黎湘说着,忽然看向思唯,“你真这么相信他啊?”

  思唯顿时炸毛,“我什么时候说我相信他了?我才不信呢!”

  黎湘和沈嘉晨同时笑了起来,气得思唯朝她们一人扔了一片菜叶。

  沈嘉晨接过菜叶放到旁边,这才又笑了起来,“信就信呗,信比不信好。不过你就算信了他,心里面还是有疑虑,那不如试一试他。”

  思唯满目防备地看着她,并不接话,沈嘉晨便又继续道:“试试看他在不省人事的情况下,到底能不能——”

  黎湘忍不住扶着额头低笑出声来,思唯看着沈嘉晨,“沈嘉晨,你居然是这样的女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不爱听啊,那我不说了呗。”沈嘉晨低头吃东西。

  思唯猛地一拍桌子,“你把我的事情都听了个遍,这会儿你倒是不说了!你说,你跟宋衍的情况怎么样?”

  沈嘉晨安静了片刻,随后微笑着看她,回答:“很好啊。”

  思唯听了,气得又向她扔了两片菜叶。

  黎湘跟四哥很好,沈嘉晨和宋衍很好——也就是她,不知道到底是瞎了眼还是瞎了心,怎么就遇上这么个男人!

  思唯欲哭无泪,只是拼命喝酒,宋衍家里放着的几瓶好酒都被她翻了出来,最后为了保护宋衍的酒产,黎湘只能强行拖着她离开。

  回去的路上思唯仍旧一路抱怨:“怎么了嘛!谁叫他们在我面前秀恩爱!我喝他几瓶酒过分吗?过分吗?”

  她一路嘀嘀咕咕,黎湘只是头疼地叹息,一直到回到陆家门口,她忽然看见一辆非常眼熟的车子停在门口,这才松了口气。

  而思唯也一眼看到那辆车,瞬间就咬唇安静下来。

  到了那辆车旁边,黎湘直接一脚刹车停下了车子。

  “你干什么?”思唯立刻问。

  黎湘往那辆车看了一眼,只见车里的人已经推门下车,她忽然就笑着附在思唯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这辆车尾箱里好像有一箱红酒,交给你处理啦!”

  思唯一听,瞬间就想到了刚才沈嘉晨说过的话,脸上的温度登时升高了几度。

  黎湘推门下车,跟慕慎希淡淡打过招呼,直接就走进了大门。

  思唯仍旧坐在那辆车的副驾驶座上,一动不动。

  慕慎希缓缓走过来,双手撑在放下的车窗上,低下头来看着她,“还在生我的气?”

  思唯咬了咬唇,忽然就去升车窗。

  慕慎希的手直接就伸进车里来,阻止了她升起车窗的动作。

  思唯挣开他的手,眼见着他高大的身影立在旁边,遮住了门口路灯的光线,忽然有些上火,伸手就去推车门,准备赶他。

  谁知道刚刚推开一条缝,车门忽然就碰到了慕慎希的头上,他低呼了一声,忽然就捂着头退到了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