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22 思慕绵绵96

  思唯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见状顿时就僵在那里。

  不可否认,她刚刚火上心头,推门的时候好像确实有点用力……

  不会真给他撞伤了吧?万一撞出个脑震荡什么的……

  想到这里,思唯连忙推门下车,一下子来到慕慎希身边,“你怎么样?”

  “疼……”慕慎希依旧捂着被撞到的地方,也不抬头,只是低低地回答了一句。

  “我看看我看看。”思唯急道,“你把手拿下来我看看!”

  慕慎希闻言便缓缓放下了捂在头上的手,思唯心急地去查看他的伤处,谁知道刚刚一凑近他,腰上忽然就多了一双手,将她紧紧抱住。

  “慕慎希!”思唯瞬间反应过来,“你又骗我!”

  她说着说着忽然又抬起脚来踢了他一下,慕慎希又“哎哟”了一声,随后道:“有没有用力你自己知道……我疼不疼,难道你感觉不到?”

  思唯一听,气焰顿时就灭了一半,只是咬着唇不再动。

  “你又在家里躲了两天了。”慕慎希依旧紧紧将她抱在怀中,说,“我们好好说说话?”

  思唯忽然就挣扎着要转身,“我不想跟你说话!”

  慕慎希顺势就将她抵在了车身上,让她挣扎不起来,这才低了头看她,“可是我想跟你说话。”

  “你——”

  思唯刚刚说出一个字,忽然就被他的食指抵在了唇上。

  慕慎希随后道:“我当时之所以没有及时告诉你这件事,一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机会,再说那时候即便我说了你也不会信,二是因为在那之后不久我就知道了我父亲出事的真相……”

  他一说出他父亲的事,思唯瞬间就想起了他那些惨痛的过往,顿时愣在那里,再也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至于这之后为什么没有告诉你……”慕慎希顿了顿,看着她,“你也知道,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可能要掰着指头算……我知道这也是我的不对,但我确实也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当口跟你说。”

  思唯微微垂着眼,深吸了几口气,才又抬头看向他,“好啊,那我们不说这件事,单说那次在伦敦的时候……你做过什么我们都不说了,你第二天早上一早就消失无踪是什么意思?你当我是什么?”

  说起这个,慕慎希似乎有些头疼地笑了笑,随后才道:“我不是一早就消失,是因为我跟一个合作方住在同一家酒店,那天早上刚好是他离开伦敦的日子,我就是下楼去跟他谈了一会儿然后送他离开酒店,可是我回到房间的时候你已经不在了……消失的人是你,不是我。”

  思唯听得怔住,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来猛推了他一把,“哪有这么巧的事?”

  “那我们在伦敦都能相遇,不是更巧的事?”慕慎希缓缓低下头来,低声道。

  思唯忽然顺势就揪住了他的领口,“你乘人之危,趁我喝醉了对我做那样的事情,我没有追究你都是我宽容大度,你居然还有脸跟我说这些!”

  “是你主动的。”

  思唯动作再次顿住,“你说什么?”

  “真的是你主动的。”慕慎希看着她,很认真地开口,“虽然你当时是喝多了,我也只是礼貌性地想要送你离开而已……可是你实在是太热情了,你知道我本来就喜欢你,你那么热情,我怎么当柳下惠?”

  “够了!”思唯忽然就伸出手来捂住了他的嘴,“闭嘴!”

  慕慎希被她捂住了唇,一双眼眸似乎更加明亮,写满了真挚与诚恳,仿佛在说:我说的都是真的。

  思唯几欲崩溃,既不想再跟他说话,也不想再看他,只是说:“你的话说完了?说完我要回去休息了!”

  慕慎希闻言,忽然就吻了一下她的掌心,思唯仿佛被烫了一下,瞬间缩回手来,慕慎希随后才又低下头来看她,低声道:“你不能这么对我……”

  思唯回避着他的眼神,正四下张望,目光忽然落在另一辆车的车尾箱上。

  黎湘说过,那里面有一箱红酒……

  思唯忽然就又一次咬住了自己的唇,慕慎希却忽然就低下头来,印上她的唇的同时,轻而易举地就撬开了她的唇齿,含着她的唇轻轻地吮。

  思唯回过神来,一把就推开了他。她瞪了他一眼,随后开口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除非你能证明!”

  慕慎希闻言,依旧很诚恳地看着她,“你想我怎么证明?”

  “喝酒啊!”思唯一扬下巴,“不是说酒后吐真言吗?你喝了酒之后说的话要还是一样,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慕慎希与她对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好啊,去我家里?”

  思唯脸色一变,又瞪了他一眼,随后才开口:“不用,去我的地方。”

  半个多小时后,慕慎希抱着一箱红酒,跟着思唯一起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广告公司的格子间内,一群创作部的职员在周六的晚上依然加着班,正气氛热烈地讨论着创意的时候,思唯就带着慕慎希走了进来。

  思唯笑着走进来,“我知道大家还在加班,所以过来看一看。宵夜我请,顺便附赠两支红酒。”

  说完,她转身从慕慎希抱着的箱子里取出两支红酒来放到了办公桌上。

  一群职员顿时都欢呼起来,同时男男女女八卦的眼神都往慕慎希身上看。

  慕慎希倒也大方,笑着点头跟大家打了招呼。

  思唯又瞪了他一眼,随后领着他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喝吧。”

  慕慎希放下红酒,微微挑了眉看向她,“干喝啊?”

  思唯看他一眼,忽然就拿着钱包走到了外面,找到其中一个职员,“买宵夜,顺便买点佐红酒的食物,买瓶威士忌,再买瓶茅台……再买两瓶啤酒!”

  听到她的吩咐,那个职员简直惊呆了,“陆小姐,刚刚你们好像抱了一箱红酒进去……”

  “叫你买你就买!”思唯说道。慕慎希的酒量她还不知道?一箱红酒给了他们两瓶只剩四瓶,那四瓶酒能灌醉他才怪!

  职员拿了钱匆匆离开公司,过了没多久就回来,不辱使命地完成了思唯交给他的任务。

  慕慎希一看她拎进来的东西就笑了,“你是铁了心想要灌醉我。”

  “你不喝也行啊,又没人能勉强你。”思唯说。

  慕慎希很快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朝思唯举了举杯之后一饮而尽,随后又问她:“你不喝一点?”

  “我不想在员工面前失态。”思唯微微一笑。

  慕慎希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难怪带我来你公司。”

  思唯并不回答,却转开了视线。

  带他回公司就是因为她知道今天有员工加班,也是为了要让其他人在场起个警醒的作用,避免她被引诱而犯下错误!

  “我给你做杯深水炸弹吧?”思唯忽然说。

  慕慎希听了,看着她笑了起来。

  深水炸弹,后劲可不小。

  “好啊。”他很快点了头,“你给我做的,就是毒药我也喝。”

  思唯听了,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起身去找了个大杯子来,倒了大半杯啤酒,随后又找了一个偏小的杯子装满了威士忌,将小杯子往大杯子里一扔,一杯深水炸弹就出来了。

  慕慎希看了一眼,似乎有些头疼,却还是接了过来,乖乖地喝了下去。

  思唯坐在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着他一杯接一杯地喝下肚,直至眼神开始迷离。

  可仅仅是迷离显然不够,思唯又灌了他几杯,终于见到他神智开始模糊,她这才起身走到他面前,弯下腰来看着他,喊了一声:“慕慎希?”

  慕慎希应了一声,有些艰难地抬起眼来看她。

  思唯见他这个模样,心里不知为何就开始难受起来,顿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开口问道:“你还爱桑晴吗?”

  他摇了摇头。

  思唯又问:“那你恨她吗?”

  他又摇了摇头。

  思唯咬了咬唇,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又问:“那你爱陆思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