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24 思慕绵绵98

  思唯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随后她抬眸看向慕慎希,回答了一句:“好啊。”

  慕慎希听了,静静地与她相视了几秒,忽然点了点头,一下子松开思唯,转身再度走向门口的方向。

  “喂!”思唯见他的手已经转开了门把手,连忙扑上前去。

  虽然说今天是周日,办公室里没有人,可是外面的监控摄像头却是依旧在运转的,只要慕慎希一拉开门,他这幅造型绝对会被摄像头拍下来!

  他不要脸,她还要呢!

  得了甜头的厚脸皮男人很快再度顺势抱住了她,“那你的意思是原谅我了?”

  思唯避开他的视线,“你有什么好让我原谅的?”

  慕慎希安静了片刻,才又道:“比如,我那些糟糕的过去——”

  思唯咬唇看向了旁边。

  慕慎希低下头来,双唇缓缓印上她的脖子,一点点地亲吻吮吸,恰到好处的力道,足以酥麻全身。

  思唯身体一点点地软了下来,几乎就要失控地发出声音时,她无处安放的手忽然之间碰到了什么,让她猛地清醒过来。

  思唯一下子睁开眼睛,用力推开了面前不着寸缕的男人,“洗澡!穿衣服!臭死了!臭流.氓!”

  说完这句,思唯转身就回到自己的休息室,“砰”的一声将慕慎希关在了外面。

  她坐在床上兀自胡思乱想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我洗好了。”

  思唯一下子回过神来,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洗好了回你家去!”

  “你确定让我这样子走出去?”慕慎希说,“虽然我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

  思唯转头一看床边放着的他的衣物,顿时懊恼自己的失算——早知道应该提前把他的衣服扔出去,让他穿上就直接走人的!

  她有些悻悻地从床上起来,拿起他的衣裤鞋袜,走到门口将门拉开一条缝便将东西扔了出去,“拿去——”

  那“去”字只出来一半却就顿住了,因为她看见外面站着的那个男人,身上竟然穿着她的浴袍!粉色的!

  思唯霎时间受到了莫大的冲击,一下子拉开门冲出来揪住他身上的浴袍,“你居然穿我的浴袍?”

  “不然呢?”慕慎希微微拧了眉看着她,“里面就只有这么一件浴袍,难道你又要我像刚才那样——”

  思唯又羞又气又好笑,偏偏又拿他没有办法,只能用力在他胸前捶了几下。

  “好看吗?”慕慎希捏住她的拳头,低笑着问了一句。

  “恶心死了!”

  慕慎希听了,却仍旧只是笑,说:“我觉得挺好看的。”

  思唯忍不住又打了他一下,慕慎希却直接低下头来就封住了她的唇。

  思唯回避了一阵,终于还是伸出手来勾住了他的脖子。

  终究是阔别已久,再多的吵闹别扭,最终都会化作无声的亲昵与依偎。

  两个人又在休息室里待了将近两个钟头,这才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这幢写字楼。

  虽说看似半推半就地重归于好,可是思唯的心境却还是明亮了许多,重新坐进他的车子里,她注意力也与昨天晚上截然不同。

  刚一坐进车里,她忽然就伸出手来打开了储物格,在看见里面的一抹蓝时心念一动,随后便将那个盒子掏了出来,放到慕慎希眼前,“这是什么?”

  慕慎希看了一眼,笑了起来,“上次你不是见过了?”

  思唯只是瞪着他。

  慕慎希随后才接过盒子,打开来,取出里面那条钻石项链,探身为她戴在了脖子上。

  思唯捏着那颗钻石吊坠,心头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你真是送给我的才好,可别把为别人准备的东西送给了我。”

  慕慎希听了,看她一眼,目光随后落到她的手腕上,抓起她的手来,“你以为这条手链是谁买的?”

  “傅西城啊!”思唯立刻回答,“他送给我的,当时你也在场啊……”

  这个答案她原本非常确定,可是在慕慎希幽深的目光之中,她却渐渐失了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弱。

  “他从我车里偷的。”慕慎希缓缓道。

  思唯瞬间瞪圆了眼睛。

  慕慎希看她一眼,随后才又笑了起来,说:“不过,好在没有送错人。”

  说完,他再度探身过去,又一次吻住了她。

  两个人原本是说好要去吃东西的,可是突然杀出一条项链和一条手链“破镜重圆”的故事之后,他们下一站的目的地忽然就变成了酒店。

  虽然说去酒店吃东西也没有什么不妥,然而事实上他们去的却不是餐厅,而是客房。

  虽然在客房里也可以用餐,然而——

  在慕慎希将她抱上酒店房间的大床时,思唯终于不再拼尽全力地为这酒店客房一行找理由,而是终于接受。

  或许是酒店的床太过柔软,又或许是他的亲吻太过热烈,她如在云端,身体和灵魂仿佛都处于飘忽的状态,无法降落。

  “把项链先摘了?”情到浓处,慕慎希嫌项链碍事,哑着嗓子问了一句。

  思唯只是点了点头。

  慕慎希便伸出手来,摘下了那根他亲手为她戴上的项链。

  项链贴合肌肤的位置已经跟她的体温融于一体,然而当他摘下项链的时候,某些冰凉的角度不小心贴上她的肌肤,思唯被那种截然不同的触感一刺激,忽然就清醒了过来。

  而慕慎希已经摘下项链放在一旁,正准备重新覆上来的时候,思唯却忽然伸出手来抵住了他的胸口,“等一下。”

  他微微拧了眉看着她,却见思唯一边挡着他,一边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来。

  “怎么了?”

  慕慎希低笑起来,正准备再度凑上前来吻她,思唯却一闪身避开了。

  “不要动!”她一面喝止他,一面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裙子从床上坐起身来,“这样不合适,不合适。”

  “什么?”慕慎希隐隐诧异。

  思唯已经起身走到了窗边,靠着窗站好之后,这才又转过身看着他,“慕慎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有多久?我是说,我们真正在一起,彼此在对方身边的时间有多久?”

  慕慎希坐在床头,微微拧了眉看着她。

  “三天,还是四天?”思唯很快以问代答,随后才又道,“在一起的时间只有这么点,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床倒是没少上!你跟我在一起难道就是图这个?”

  慕慎希听了,有些无奈地伸出手来按住了眉心。

  “我今天不要做。”思唯转头看向一边,“我是肚子饿了来吃东西的,吃完东西可以去游泳,可以去健身,也可以去看电影,可以做的事情多着呢,干嘛非得在床上?除非你就是图这个——”

  “好,好。”她一加上最后那句话,慕慎希立刻认输,“我马上打电话叫他们送餐。”

  思唯听了,看他一眼,微微转开头去,嘴角却控制不住地勾起了一丝笑意。

  慕慎希很快打了送餐电话,思唯趁机躲进洗手间,在里面磨磨蹭蹭了许久,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从里面走出来。

  慕慎希坐在沙发里闷头抽烟,眉头紧锁的模样,仿佛是遇上了什么大难题。

  思唯佯装看不见,坐到另一边看起了电视。

  不一会儿便有酒店服务生送来了他们要的食物,思唯将食物一样样地在茶几上放好,另一边还兴致勃勃地调好了电视频道,不一会儿就一面看着电视里没营养的综艺节目,一面美美地吃起东西来。

  昨天晚上她就没怎么吃东西,折腾了大半夜,今天又折腾了一早,肚子早就空空如也,因此吃得格外香甜。

  反观慕慎希,却像是没什么胃口的样子,筷子没动两下,便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吃。

  思唯吃得十分满足,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不吃啊?我都饿死了,你不饿吗?”

  慕慎希静静地看着她,许久之后,忽然舔了舔自己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