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25 思慕绵绵99

  思唯正将一块苹果送入口中,一眼瞥见他这个动作,不由得僵了僵,身体下意识地就防备起来,往沙发里缩了缩。

  慕慎希却忽然从自己坐着的沙发里站起身来,重新坐到了她身边。

  “喂!”思唯立刻就坐直了身体,“吃东西呢。”

  “吃你的。”慕慎希伸出手来将她揽入怀中,“没说不让你吃。”

  思唯僵硬地被他抱住,迟疑了好一会儿,察觉到他并没有多余的动作,这才缓缓地又送了一颗苹果入口。

  抬起头来看慕慎希的时候,他却正好看着她缓慢咀嚼的嘴巴。

  思唯一顿,果断又叉起一块苹果送到他唇边。

  慕慎希却是一边看着她,一边缓缓张口吃下了那颗苹果,倒仿佛吃的不是苹果,而是……

  思唯耳朵控制不住地一热,用手肘打了他一下,听到他闷哼一声,她吃吃地笑起来,端了果盘在怀中,又将自己靠在他怀中,安心地吃起东西来。

  一个大果盘,她吃一点,他吃一点,竟然不知不觉就吃完了,余下的主食倒没有吃多少,思唯却已经满足地揉起了肚子。

  “吃饱了?”慕慎希微微低下头来看她。

  “嗯。”思唯爽快地应了一声,随后问,“我们下午干什么呀?”

  慕慎希没有回答,然而下一刻,他忽然将思唯打横抱入怀中,随后站起身来,又一次来到床边,将思唯放到了床上。

  “喂!”思唯手脚并用地抵抗他,却又只觉得他应该是故意闹她的,所以止不住笑,“你干什么啊?说了要做点别的事情的!”

  慕慎希一面看着她,一面解着自己的衬衣扣子,沉声开口:“我们有的是时间做别的事情。”

  思唯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是来真的,不由得又微微紧绷起来,看着他,“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这个?”

  “爱有很多种表现形式。”慕慎希俯低身子,目光沉沉地与她对视,“而这也是其中一种。每种方式我都会尽力展现,包括这一种。”

  话音落,他蓦地低下头来含住了她的唇,思唯先是一僵,下一刻却不由自主地就软化下来,伸出手来勾住了他的脖子。

  ……

  近乎疯狂的一场欢爱,他与她都拼尽全力。

  总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可以助兴,譬如分离,譬如怨念,譬如思念……

  思唯想,大概他说得对,爱的种种表现形式中,这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种。

  因为爱,才会这样奋不顾身,这样欢喜迎合,这样亲密无间。

  洗了澡出来,慕慎希重新将思唯放到床上,随后拿起电视机遥控器给她点播了一部电影,“不是要看电影吗?”

  思唯气得踹了他一脚,“谁要看这种电影啊!要去电影院!看新上映的那种!”

  “有差别吗?”慕慎希看了一眼电视机,“反正对我而言都是新电影。”

  思唯听得一怔,那句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这部电影已经看过八百次了”就停留在嘴边,随后又默默地咽了回去。

  “那好吧。”思唯乖乖地躺好,“那这次先看这部,下次去电影院!”

  慕慎希在她身边坐下,伸出手来将她揽入怀中,低笑着回答了一句:“好。”

  她到底是看过这部电影好几次,好几段台词几乎都能背出来,因此难免没那多投入,看着看着便走了神,东摸摸西搞搞,难以消停。

  慕慎希终于决定放弃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思唯正将自己的手链和项链拿在手中一点点地察看细节,慕慎希直接就伸出手来将她抱到自己身上,思唯惊叫了一声,两个人又缠闹了一会儿,她才缓缓靠到他肩上,“你不看电影啦?”

  “一个人看有什么意思?”慕慎希反问。

  思唯干笑了两声,随后将两条链子放到他面前,“傅西城把这条手链送我之后,我都没好好看过它的设计呢,这会儿对比着同系列的项链看看不行啊?”

  “都没仔细看过就每天戴在手上?”慕慎希问。

  “因为好看呗。”思唯说完,随后看了他一眼,又道,“越看越好看。”

  她明亮炽热的眼神看得慕慎希心旌摇动,忍不住将她圈入怀中,又一次吻住了她。

  思唯安静与他亲吻了片刻,却又忽然推开他,随后看着他道:“我还不知道你跟桑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慕慎希听她突然提起这个话题,不由得拧了拧眉,思唯一看见他这个表情,立刻将双手掐上了他的脖子,“说!”

  又安静了片刻,慕慎希终于缓缓开口:“我们俩是在高中的学校里认识的,顺理成章地就发展了一段——”

  “早恋……”思唯撇嘴,“鄙视!”

  慕慎希就笑了起来,随后道:“后来我家里出事,我我决定去美国。在出国之前我已经跟她分了手,没想到两年后她竟然追到了美国来……”

  思唯听到这里,神情渐渐地就严肃起来。

  慕慎希说:“当时我仍旧是一无所有,潦倒得连自己都鄙视自己。所以当她追过来的时候,我其实很震撼,也很感动。”

  “所以……你们就又复合了?”

  慕慎希清了清喉咙,没有回答,只是默认,随后又道:“后来那三年她一直都陪在我身边,中途事业其实有过一点小小的起色,可是没过多久又被打回原形……这些起起落落,她一直都陪着我。”

  思唯轻轻咬着唇,没有说话。

  “可是后来,她还是提了分手。”慕慎希说,“有来自家庭的压力,也有她自己的厌倦与疲惫,所以,她跟我分手回国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思唯连忙又问,“你事业那时候怎么样?”

  慕慎希看着她,缓缓笑了起来,“一败涂地。”

  思唯一怔。

  慕慎希随后才又继续道:“所以,她陪我走过许许多多艰难的日子,却还是在我最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了。”

  思唯再度怔住。

  “当然,我并不能怪她。她为我付出的已经很多,是我始终没办法给她安定安稳的生活,没办法许诺她一个未来……她选择离开,其实是正确的做法。”

  思唯听了,好一会儿才又道:“那她回国之后呢?”

  “听父母的安排嫁了人,生了孩子。不过最近在跟老公闹离婚,要打官司争孩子的抚养权。她爸爸又忽然病重,需要一大笔的手术费,她走投无路才找到了我,所以我给了她一笔钱。算是报答也好,补偿也好,也许终究是我欠她的。”

  思唯沉默下来,久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慕慎希抬起她的下巴来,“又不高兴了?”

  思唯缓缓摇了摇头,又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又道:“其实我也觉得她做得没错……因为换了是我,我可能也坚持不下去。”

  她说完,忽然有些心虚地看了慕慎希一眼。

  慕慎希却只是淡笑着看着她。

  思唯忽然之间就心乱如麻起来,她从慕慎希身上下来,坐到床边,背对着他缓缓开口:“慕慎希,我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头,你要让我过苦日子,我可能也过不下去。如果我是在十年前遇到的你,可能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慕慎希伸出手来,缓缓扣住了她的手腕。

  思唯试图抽回自己的手,慕慎希却忽然将她的另一只手一并握住,从她背后拥住了他。

  “那说明,你还是不够爱我。”他在她耳边低声道,“所以陆思唯小姐,你还需要爱我多一点。”

  思唯忍不住转头看向他,咬了咬唇才回答:“是啊,那你准备怎么对我?”

  慕慎希低头与她对视,片刻之后,才缓缓笑了起来,说:“那样的话,我应该继续努力加强自己的实力,让自己足够强大,决不再重走过去的路,也绝对不会再让我喜欢的女人经历那样艰难苦痛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