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30 思慕绵绵104

  将近十一点,陆家主楼的客厅里依旧灯火通明。

  许绍钧坐在沙发里神色如常地看着文件,而煎熬了一整天的思唯坐在他旁边,控制不住地昏昏欲睡起来。

  许绍钧不经意间转头看她一眼,见她艰难地打着瞌睡,便拿过自己放在旁边的外套轻轻披在了思唯身上。

  正在这时,大门口忽然传来动静,许绍钧转头一看,便看见陆夫人瘦削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许绍钧很快就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妈,怎么这么晚?”

  说话间,沙发里的思唯一下子惊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身体瞬间就紧绷起来,“妈妈!你回来啦!”

  陆夫人看了她一眼,这才回答许绍钧的问题:“有点事情耽搁了。”

  “没什么问题吧?”许绍钧又问。

  陆夫人点了点头,说:“小事,差不多都解决了。”

  母子俩边说便走向沙发,思唯像个小学生一样正襟危坐在那里,紧张不安地看着陆夫人。

  谁知道陆夫人走到沙发旁边,却并不坐下,只是看了一眼许绍钧放在沙发和茶几上的文件,说:“这么晚了还在做事?”

  “嗯,后天要上庭的一个案子。”许绍钧说,“我见有时间便多准备准备。”

  “不要太晚,早点休息。”陆夫人说,“我先上去了。”

  如同透明人一样坐在旁边的思唯顿时就急了,“妈妈,我有话跟你说——”

  陆夫人摆了摆手,“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完陆夫人便转身往楼上走去,思唯又喊了她一声,她也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头也不回。

  思唯顿时就瘪了嘴,转过头来看着许绍钧,“妈妈都不理我!”

  “妈妈累了而已。”许绍钧看着她笑了笑,“在外面奔波了一天,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等她休息好了,心情也会好点,不是吗?”

  “那你明天早上还要陪我!”思唯拉着他的手臂祈求。

  许绍钧略思量片刻,点了点头,“好。”

  思唯惆怅地回到自己房间,一看自己放在房间充电的手机上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同一个号码。

  思唯撅了噘嘴,疲惫地倒在床上,正准备给他回过去的时候,电话忽然又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接起来放到耳边,懒懒地“喂”了一声。

  “怎么了?”慕慎希听到她的声音就低笑了起来,“怎么会这么没精神?”

  思唯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我还没跟妈妈说我们之间的事。”

  慕慎希听了,应了一声,随后忽然道:“不如明天我过来,陪你一起?”

  “千万不要!”思唯一下子坐起身来,“妈妈本来就不高兴了,你再一来,这算什么呀?逼宫吗?”

  慕慎希听得笑了起来,“如果这方法有效,我也不介意使用。”

  “你敢!”思唯说,“你要是敢来,我就跟你翻脸!”

  “哦,那我就得慎重考虑考虑了。”慕慎希说。

  思唯听得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又问:“你在干嘛?”

  “想你。”

  思唯一听,身体瞬间软了半边,一头栽倒在被窝里。

  这么一通电话忽然就变得无限延长起来,思唯躺在那里跟他说着话,竟然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她突然惊醒时,天色已经大亮,思唯见状,连忙从床上坐起身来,拿过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还好还好,只是早上八点钟而已。

  她松了口气,起床正准备进卫生间,经过窗边时不经意往外一看,却忽然就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思唯瞬间就趴在了窗户上,目不转睛地看着。

  楼下的绿地里,许绍钧正陪着陆夫人在林荫道上散步,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着什么,却并不似平常谈笑,反而隐隐透出认真的意味。

  思唯站在自己的屋子里看着,自然不会听到两个人在说什么,可是她隐隐觉得许绍钧应该是在帮自己,于是不加不能移开视线。

  同一时间,早起洗漱完毕的黎湘也站在自己卧室的窗户旁,从另一个方向静静地看着那对在楼下散步的母子。

  陆景乔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了一眼早上六点被抱过来、已经又在他们的床上睡着了的萌萌,上前理了理萌萌身上盖着的小被子,这才走到黎湘身后,伸出手来将她纳入怀中,“在看什么?”

  然而不用黎湘回答,他也已经看到了陆夫人和许绍钧。

  “看样子大哥应该是无条件支持思唯和慕慎希的。”黎湘说,“之前有一次慕慎希进了我们家,思唯还问我是谁放他进来的……现在看来,应该是大哥吧?”

  陆景乔目光沉静地看着窗外,没有表态。

  黎湘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说大哥为什么这样?”

  陆景乔收回视线来看着她,“你不是也挺支持他们的吗?”

  黎湘听了,轻笑了一声,“视情况而定咯。”

  “怎么个情况?”

  “我不想思唯不开心。”黎湘缓缓道,“可是慕慎希得罪我了,我见不得他好。”

  陆景乔听了,忽然低下头来,在她唇角轻轻吻了一下,说:“那好,他也得罪我了。”

  ……

  那一边,思唯密切留意着陆夫人和许绍钧的模样,只恨离得太远,看不清两个人脸上的面部表情。正当她万般忐忑的时候,许绍钧似乎是结束了跟陆夫人之间的交流,思唯见状,只等着待会儿下楼先去找许绍钧探探口风。谁知道她正准备从窗边走开,却忽然看见许绍钧的车子从车库里驶了出来,离开了陆家!

  思唯一愣,连忙转身去拿电话,正准备打给许绍钧,司萍却忽然推开她的房门走了进来,“哟,起来啦?你妈妈叫你下去呢,赶紧的。”

  “萍姨,好事坏事啊?”思唯连忙道。

  司萍看了她一眼,“你下去不就知道了?”

  思唯沉思片刻,索性咬了咬牙,认命一般地下楼去了。

  陆夫人已经坐在餐桌旁准备吃早餐,一抬头看见思唯从楼上走下来,神情清淡地开了口:“这副模样下楼来,谁教给你的礼仪?”

  思唯的确是没来得及洗漱换衣服,可是到这会儿她已经没心思去顾及这些了,只是一下子坐到餐桌旁边,“妈妈,你不要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我不该瞒着你跟慕慎希在一起,可是我也是怕你不开心而已。我本来已经打算跟你讲了,谁知道被记者先一步报道了出来……妈妈,你相信我!”

  陆夫人已经拿在手中的刀叉又缓缓放了下来,安静许久,她才看向思唯,“你是认真的?”

  思唯一怔,连忙点了点头。

  “非他不可了?”

  思唯也安静了片刻,才道:“妈妈,他对我很好,他为我做过许多事……我不敢说将来怎么样,可是现在,我的确是非他不可。”

  陆夫人听了,缓缓阖了阖眼,“那将来无论发生什么,就算你会被他伤得体无完肤,你也做好独自承受的准备了?”

  “妈妈,他不会伤害我的……”

  “我要你回答我。”陆夫人正色道,“是不是将来再伤心都好,你都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思唯与她对视许久,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至少我现在没有遗憾。”

  又过了片刻,陆夫人才收回视线,淡淡道:“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思唯有点懵。她为之纠结了这么久的事情,就是这么三两句话的事?

  她不由得咬了咬唇,才微微凑近了陆夫人一点,“妈妈,那你就是同意啦?”

  陆夫人瞥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思唯的心却已经控制不住地一点点雀跃起来,她忍不住伸出手来抱住陆夫人的手臂,“妈妈,是不是大哥跟你说了什么呀?”

  陆夫人这才又看了她一眼,“你大哥一门心思地为你,你却只知道向他撒娇索取,什么时候你也真正关心关心他?”

  “我哪有不关心大哥啊?”思唯委屈,却又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大哥有心事啊?”

  “你?”陆夫人看着她,“你一门心思都已经扑到那个人身上去了,还有心思关心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