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37 思慕绵绵111

  陆夫人这几天注意力都在别处,这会儿才听到这件事情,不由得吃了一惊,看向陆景乔,“你这是……”

  陆景乔抬眸看向陆老爷子,说:“爷爷不是说了么?思唯是我们陆家的掌上明珠,怎么可能这样无条件地就交付给一个未知是否可靠的人手上?”

  众人听了,都不由得沉默了片刻。

  而后许绍钧才道:“有慕氏这么多的股份在手上,倒也的确是对他有所制约。”

  “他若真心实意,那自然双方得利。”陆景乔说,“如果虚情假意,我自然不会轻易饶他。”

  黎湘听了,不由得往陆景乔怀中靠了靠。

  陆景乔伸出手来揽住她,随后才又看向陆夫人,说:“只是收购股份这件事,他两天前应该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陆夫人听了,目光不由得一凝,“那是为何——”

  陆景乔点了点头,说:“他本可以阻止,可事到临头,却突然放弃了。我想,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诚意。”

  ……

  楼上,隐隐有些坐立不安的思唯正准备下楼去看看,谁知道刚刚拉开门,忽然就跟正站在她门口的人撞了个正着。

  见到她,慕慎希立刻就笑了起来,思唯却紧张地一把拉住他的手,“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就站在这里说话?”慕慎希看她一眼,说。

  思唯左右看了看,这才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心中急切,可是慕慎希进门之后,却只顾在房间里走走看看,一派参观的架势。

  “喂!”思唯一见他这个样子就急了起来,上前缠住他,“我问你话呢!”

  慕慎希却顺势就搂了她的腰,“我第一次进你的卧室,就不能好好参观参观?”

  “房间不都是那样,有什么好参观的!”思唯打他,“你快说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她这样急,慕慎希却还是抱着她一路参观过衣帽间、卫生间,最终又抱着她来到了卧室的阳台上。

  “原来这里可以看见大门的方向。”慕慎希将她圈在扶栏和自己中间,“那以前我总是在门口等你的时候,你岂不是都能看到?”

  思唯已经被他折腾得没了脾气,“看到什么呀?你以为我是千里眼啊!”

  慕慎希听了,却又低笑了一声,偏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随后才道:“是不是千里眼都没关系,反正这个房间风景独好。”

  思唯觉得他说的这不是什么正经话,转头瞪了他一眼,却被慕慎希低头封住唇,轻吻起来。

  夜风凉爽,两个人在阳台上缠绵片刻,思唯才终于又问了出来:“到底说了什么,你告诉我嘛!”

  慕慎希捏了她的手,缓缓笑道:“我想要得到人家的孙女、女儿和妹妹,难道不该亲自来拜会一下,表示一下诚意?”

  他的手若有似无地滑过思唯的右手无名指,那里,他今天下午在教堂里为她戴上的那枚戒指,依旧紧紧地套在她的手上。

  察觉到他的动作,思唯身体不由得软了软,随后才又看向他,“你跟他们说了结婚的事情?”

  慕慎希闻言,与她对视片刻,笑了起来,“没有。”

  思唯心头原本就有些忐忑不定,他这个答案一说出来,她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凝住了。随后她看向他,“你是不是后悔了?”

  今天下午再教堂内,她穿着婚纱,而他穿着礼服,本就是一对恋人,在那样的环境与氛围之中,情难自禁也是常态。虽然思唯也觉得他向自己求婚多半是出于一时冲动,可是当真的得知这样一个答案时,她心头到底还是不舒服的。

  慕慎希静静地看了她片刻,才缓缓道:“没有。”

  “你就是后悔了!”思唯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诚意,恼道,“你后悔了就直说,当时我们是在拍广告,说出来的话当然可以不算数,你完全可以当做是即兴发挥的台词,说过了就烟消云散呗!反正我也没想这么早结婚,况且要不要嫁给你,我心里还不确定呢!”

  她语速飞快地说完这一段话,气得跺了跺脚,转身背对着他。

  慕慎希的手却再一次缓缓缠到了她的腰上,附于她耳边,低笑着缓缓开口:“没有,我可以作出百分之百的保证,从教堂到现在,我始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绝不后悔。”

  事实上,向她求婚虽是临时起意,却并非一时冲动。

  两天前,他去甘城找思唯的那个下午,就已经从慕慎容的电话里得知了有人正在密谋收购慕氏股份的事情,而接下来的两天,包括今天在内,他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而操心。

  一直到今天中午,当他得知那幕后买家是陆景乔时,他也仍旧没有放弃抵抗。

  陆景乔一出手,那所购得的股份势必不会是小数目,对慕氏的将来很可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不可能放任不理。

  慕氏就是他的软肋,陆景乔看得很清楚。

  所以在思唯的拍摄期间,他也一直在电话里跟慕氏的相关人员沟通,哪怕明知那几个有意出.售股份的股东根本已经偏向了陆景乔,他却依旧在做最后的努力。

  “这么大的事情你人不出现,就让我去跟那几个老头子谈,你觉得他们会满意这样的情况吗?”慕慎容在电话里对他说,“如果你现在飞回来,让他们感受到你的诚意,那还来得及。”

  他沉吟着,尚未来得及回答,思唯就已经出现在他身后,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一转头,就对上她澄澈无双的眼眸。

  明明已是昼夜相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容颜,此时此刻,却仿若——一眼万年。

  因为这一眼,他心绪翻转,那些焦灼、那些不安,那些争夺的欲、望,竟通通渐渐平息。

  不就是因她而起么?陆景乔之所以突然对慕氏下手,无非是为了拿住他的软肋,制约住他,以防他的居心叵测,抑或是三心二意。

  她终究是陆家的千金小姐,怎能凭几句空口白话就交于他手上?

  可是如果他问心无愧,又何惧被陆景乔拿住软肋?

  况且现如今,他的软肋,又岂止慕氏一个?

  而两者之间,孰轻孰重?

  若是慕氏为重,那为何在知道慕氏有危机的时候,他却还是因为她一句话就留在了甘城,而且一留就是三天?

  又或者,他心中一早就已经有了计量,有了决定……

  思唯转过头来看着他,微微咬着唇,头发被夜风吹乱,神情更显幽怨。

  慕慎希唇角含笑,坦坦荡荡地迎接着她的注视,随后拉起她的手来,轻轻在她戴着的那枚戒指上吻了吻。

  思唯一下子缩回了自己的手,转开脸时,虽仍然是嘟着嘴的,可是眼里分明已经有了笑意。

  慕慎希随后才又笑着抱紧了她,说:“从今往后,你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人反对质疑,我们是光明正大的一对,再也没必要遮遮掩掩。我会很有耐心,一直等到你觉得合适的时候,你妈妈觉得合适的时候,再牵着你的手走进教堂。”

  思唯静静地听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又软了下来,只是靠着他,抬眸看向远方时,双眸格外闪亮。

  “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久。”他说。

  她轻咬双唇,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转过身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脖子,与他紧紧拥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