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39 思慕绵绵113

  沈嘉晨转头盯着那张银行卡看了一会儿,才缓缓地看向宋衍,“干嘛给我这个?”

  “公司刚刚发了年中奖。”宋衍说,“我知道你要还钱给慕慎容,这里钱虽然不多,但是能还一点是一点。”

  沈嘉晨听了,安静片刻才又道:“宋衍,我不能要你的钱。”

  “嘉晨,到现在我们还要分你我?”宋衍说。

  “我不是要跟你分你我。”沈嘉晨说,“可是你每个月都在还钱给黎湘,还有家里的债务……你已经背负得够多了!欠慕慎容的钱是沈嘉宁的事,我帮他是因为他是我哥哥,就算将来我们结了婚,我也没理由要你把我娘家的债一起扛起来吧?”

  “那不一样。”宋衍说,“湘湘那边怎么都是好说的,但我知道欠着慕慎容你心里会很不舒服。你知道我公司效益很好,所以钱这方面的问题,你可以不用为我担心。”

  沈嘉晨靠在座椅里,看着前方的红绿灯,隔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宋衍,你不要说了。”

  见她这个模样,宋衍一时也安静下来,沉默片刻之后,他终于是应了一声,随后将那张卡收了起来。

  车子一路驶向沈嘉宁住着的公寓,然而两个人却都没有再怎么说话,宋衍专心致志地开着车,而沈嘉晨则低头摆弄着手机。

  到了小区门口,宋衍才又问:“要不要我陪你上去?”

  “不用了。”沈嘉晨看着他道,“你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早点回去休息。我今天要是晚了就住在他这里,你不用担心。”

  宋衍微微一笑,“好。”

  虽然如此,他还是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将沈嘉晨一路送到电梯口,这才又跟她说了再见离开。

  沈嘉晨进了电梯,上到十二层,刚刚出电梯,就看见沈嘉宁门口站了个中年妇人,正用力地拍着门。

  沈嘉晨见状赶紧上前,“太太,您有什么事吗?”

  那个中年女人转头看了她一眼,“你住这里的?有什么事?这么大的臭味你闻不到吗?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就这么不知道收拾呢?你家里臭成这样让邻居怎么住?”

  沈嘉晨这才闻到一阵怪味,正是从沈嘉宁的屋子里传出来,她脑海里瞬间飘过无数的可能,包括最坏的一种——

  她连忙一面向那人道歉,一面从包包里取出钥匙来打开门走进了屋。

  一打开门屋子里臭味顿时更浓,沈嘉晨差点被熏得晕过去,门口的中年女人也瞬间被熏跑了,沈嘉晨这才关上门,打量起了这间屋子。

  屋子里杂乱无章的程度已经没法用语言来形容,而那阵臭味是从厨房里传出来的。

  沈嘉晨忙走到厨房,一打开没插电的冰箱整个人顿时呕了一下,她也不敢去看冰箱里到底有什么,连忙找了个塑料袋将里面的东西都装了出来,又密封严实拿出去丢了,这才回来开窗透气。

  刚刚将客厅厨房的窗户都打开,卧室的门忽然开了,随后,睡眼惺忪的沈嘉宁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她也没有多惊讶,只是道:“你来啦?”

  沈嘉晨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沈嘉宁,你在搞什么?这个时间你在家里睡觉?刚刚门外有人拍门你听不到吗?”

  沈嘉宁打了个哈欠,走到铺满脏旧衣物的沙发上坐下,懒懒地回了一句:“一天来三次,烦都烦死了,谁有空理她——”

  沈嘉晨一听,脸色不由得僵了僵,“一天来三次你都知道?这么说你一天到晚都在家里了?你为什么不去公司上班?”

  “关掉了。”沈嘉宁漫不经心地回答。

  沈嘉晨脑子不由得微微一重,随后才又道:“所以呢?你就一天到晚躲在家里睡觉?”

  “你烦不烦呐?”沈嘉宁有些痛苦地拧起眉来,“我公司倒闭了,我心情不好,在家里休息几天也不行吗?”

  沈嘉晨与他对视片刻,随后咬了唇,默不作声地开始收拾起房间。

  沈嘉宁见她这个模样,静坐了片刻,才又站起身来走进了卫生间洗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沈嘉晨已经将客厅收拾出一个大概,正在擦地板。

  沈嘉宁又在沙发里坐了一会儿,随后才道:“吃晚饭没有?要不要一起出去吃点东西?”

  “我吃过了。”沈嘉晨头也不抬地回答,“你管好自己就行。”

  沈嘉宁便站起身来,自己外出觅食去了。

  等他在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回来,沈嘉晨已经收拾得差不多,见他回来便道:“等洗衣机洗好衣服你记得拿出来晒,还有冰箱不插电就不要放东西进去……”

  “知道了知道了!”沈嘉宁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沈嘉晨又微微呼出一口气,随后才从包里取出一张卡来,“这张卡里是我刚刚到期的一笔基金钱,十万块——”

  沈嘉宁立刻就转头看向了她。

  沈嘉晨随后才将卡递给他,“请你将里面的钱还给慕慎容。就算不能一次性还清那一百万,可是一点一点地还,总有还清的一天。”

  “你这么紧张干嘛?”沈嘉宁说,“我们家曾经养了他几年,他现在怎么可能因为这么点钱来跟我们计较?”

  “沈嘉宁!”沈嘉晨忽然连名带姓地喊了他,语气分外郑重,“这笔钱你要是不交到慕慎容手上,从今往后你都别指望我再帮你任何事……是任、何、事!”

  兄妹二人静静地对视了片刻,沈嘉宁终于摊了摊手,“好好好,我保证一定会还给他,行了吧?”

  沈嘉晨又看了他一眼,这才丢下那张卡,转身就离开了。

  沈嘉宁捡起那张卡来,做无用功般地扇了扇风,随后才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沈嘉晨离开这里,在附近的公交站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终于等来末班公交车。车上人不多,她挑了个靠窗的位置,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穿越半个已经逐渐入梦的城市,回到了自己住着的地方。

  到家已经是半夜,她却并不打算休息,而是打开电脑,又拿出一份文稿来,一点点地对照着输入电脑。

  仿佛有做不完的工作,永远赚不够的钱,可是对她而言,似乎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

  第二天,沈嘉晨从一早上班就给沈嘉宁打了无数个电话,到了中午终于将沈嘉宁催得起了床,随后又一路电话监督着他,让他约慕慎容出来还钱。

  一直到沈嘉宁在电话中向她保证已经将钱给了慕慎容,沈嘉晨才终于停止了电话攻势。

  可是三天之后,沈嘉晨却忽然接到了黎湘打过来的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黎湘直接就问了一句:“嘉晨,你没事吧?”

  “怎么了?”沈嘉晨有些迷茫,“我没事啊。”

  黎湘的语气听起来却有些凝重,她安静了一会儿才又道:“是这样的,四哥今天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好像是高利贷……”

  彼时沈嘉晨手上还做着工作,听到这句话,她一下子停了下来,随后问:“然后呢?”

  “那头的人告诉他,说他有个叫沈嘉宁的朋友欠了钱,过期未还,叫他提醒他这个朋友按时还钱……”

  沈嘉晨顿时如遭雷击,捏着电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他们这个电话为什么会打到四哥那里,所以我问你一声。你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沈嘉晨蓦地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黎湘,对不起,这件事我不知情,我也不知道这件事会打扰到你们。抱歉,我现在立刻就去找他问清楚。”

  挂掉电话,沈嘉晨立刻就打了沈嘉宁的电话,可是电话根本就无人接听,于是沈嘉晨跟老板请了假,直接就坐车赶往沈嘉宁的住所。

  当她打开那间房子的门,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里的沈嘉宁。

  沈嘉晨径直走了进去,冷眼看着他,“沈嘉宁,你到底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