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43 思慕绵绵117

  那个时候,慕慎容面对着满屋子的狼藉,听着她说出的这句话,一颗心控制不住地缓缓提了起来。

  尽管她没有说出口,可是他知道,她之所以叫他不要去,是因为危险。

  因为这件事,慕慎希已经躺在医院里,而家里也被外来人翻得乱七八糟,许洲廷的人显然还是继续阻止事件的发生,他们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势必会继续寻找,而盯守住他,应该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毕竟,他是慕慎希唯一的亲人,慕慎希的秘密,他这个弟弟是最有可能知道的人。

  所以,一旦他拿到了那个关键证据,那很有可能接下来出事的人就是他。

  她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给他打电话的吧?

  可是,为什么?

  明明此前没多久,她还决绝地告诉他,他们两清了,他要是再逼她,就是在逼她去死。

  可是现在,谁逼她了?

  “你在关心我。”很久之后,慕慎容才沉沉开了口。

  电话那头同样是长久的沉默。

  “沈嘉晨。”他的呼吸微微粗重起来,喊着她的名字。

  回答他的是她轻若无声的呼吸,随后,她才又开了口:“如果那个房子里有你需要的东西,那我帮你去拿。”

  “沈嘉晨!”他骤然站起身来,“我不需要你去为我冒这个险!”

  “你去是冒险,我去不是。”沈嘉晨顿了顿,才又道,“我男朋友会陪我。”

  听到后面这句,慕慎容脸色赫然一僵,下一刻,他扬手就砸掉了自己手中的电话。

  而沈嘉晨说到做到,帮他拿到了那些关键证据,而且还亲自送到了相关单位的手中。

  慕慎容赶到的时候,沈嘉晨正挽着宋衍的手臂,一同从那幢办公大楼走出来。

  三个人六只眼睛,目光交汇的时候,双方都停住了脚步。

  而慕慎容的视线就停留在沈嘉晨脸上,始终一动不动。

  宋衍转头跟沈嘉晨对视了一眼,随后道:“我先去开车过来,你在这里等我?”

  沈嘉晨唇角微微一弯,点了点头。

  宋衍这才松开她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经过慕慎容身边的时候,到底还是朝他点头示意了一下,而慕慎容却只当未见。

  沈嘉晨一直静静地站在原地,只是目送着宋衍远去的背影,并没有看慕慎容。

  慕慎容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缓缓开了口:“东西我已经交上去了,希望能帮到你跟慕大哥。”

  慕慎容听了,安静片刻,见她脸上始终无所波动,终于冷笑一声开了口:“你不是说过我们已经两清了吗?那这次……你是在帮谁?”

  沈嘉晨闻言,终于缓缓抬眸看向他。

  十几岁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写满了骄傲与跋扈,却是清澈灵动,眼波流转;而现在,她的眼睛竟如古井深潭,似乎永远都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状态。

  “就当我欠你的太多。”她说,“再还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

  慕慎容听到这句,满目僵冷地看了她很久,才又缓缓开口:“你说两清就两清,说再还一次就再还一次,你以为现在还是当初,什么都是你这个大小姐说了算?”

  她再次看向他,眼中依旧毫无波动,“那就当我多管闲事。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们不会再有任何联系。”

  说完这句她便抬脚欲走,可是慕慎容却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堵在了墙角。

  而她竟依旧平静,脸色都没有丝毫变化。

  他抬起手来捏住她的下颚,心头如有火烧,可是煎熬的同时,却又有一股无法忽视的暗潮汹涌。

  四目相视许久,他终于再度开口:“你关心我,你怕我出事,为什么不敢承认?”

  听到这句话,她眸光终于微微闪动了一下,可是下一刻,她却笑了起来。

  “对,我怕你出事。”她坦然地开了口,“我亏欠的人太多,我心里负疚感太重,可是有些错,永远都没办法救赎了……也许我无意中便将欠他们的都算在了你身上,我以为多还一些,自己的罪孽就会轻一些。”

  慕慎容捏在她下颚上的手蓦地用力一卡,“你在撒谎。”

  “没有。”她缓缓摇了摇头,“你信不信都好,我说的是真话。”

  “好啊。”慕慎容忽然就顺着她的话开了口,“既然你还有那么多亏欠要还,那就继续还啊,我等着你把欠其他人的,通通都还到我身上。”

  话音落,他猛地低下头来堵住了她的唇,几乎啃噬的亲吻,一路从她的唇蔓延至脖颈,全然已经忘记了时间与地点一般的疯狂。

  “慕慎容。”耳边响起她的声音时,竟依旧是低沉平静的,她说,“我说过,你这是在逼我去死。”

  他的动作默然顿住,从她颈窝中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冷漠而苍凉,“沈嘉晨,这一次,是你先招惹我。”

  “所以就让我来做结束吧。”她说,“慕慎容,我曾经亏欠你的,彻彻底底地还清了。”

  “如果我说不呢?”他双目赤红,声音却冷得令人发寒,“你会怎么样?死给我看么?”

  沈嘉晨听了,目光落到他脸上,静静停留了片刻之后,她忽然抬起自己的左手,迅速解开了戴在手腕上的皮带手表。

  那一指宽的表带松开时,慕慎容眼神分明一震!

  她的手腕上,竟然有一道明显的肉芽,就在动脉处,仿佛已蛰伏多年。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她说,“就在十六岁那年,跟你有了关系之后。”

  慕慎容极其艰难地将自己的目光从她手腕上的那道肉芽上移开,再度看向了她。

  她双目依旧如深潭,嘴角的笑意浅淡到极致,分明没有任何情绪,却仿佛带着无尽的嘲意。

  “跟你有过关系,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她说,“如果可以让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愿意以死来交换。慕慎容,该还的我都已经还给你了,你再逼我,我真的只能再去死一次了。”

  时至今日,慕慎容依旧清晰地记着她那天的声音和语调,那样冷静,那样平淡,仿佛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可是她所说的,分明是生死。

  可是他……怎么舍得她死?

  哪怕口口声声说着恨她,他怎么可能舍得她去死?

  “她对我说,我再逼她,她就只能去死。”慕慎容坐在沙发里,仰头看着天花板,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她真的会去死……你让我怎么做?你觉得我还可以怎么做?”

  所以至此,哪怕是思念到极致,也只能站在她看不见的那些地方,静静地看她几眼,却再也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慕慎希点燃了一支烟,微微拧了眉坐在那里静静地抽完,才缓缓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尽快调整好自己,没必要一直纠缠下去。”

  说完这句,慕慎希才捻灭烟头,起身上了楼。

  剩下慕慎容独自坐在那里,先是轻笑,随后大笑,最后他伸出手来按住自己的眼睛,笑到没办法再发出声音。

  *

  难得的周末时光,思唯拉了难得有空的慕慎希陪自己逛商场,而更难得的事他这个男朋友第一次陪她逛商场便做得非常尽职,一路陪着她逛逛逛买买买,她试再久的衣服鞋子,他仿佛也不会不耐烦。

  思唯对他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在一家男装店买了双袜子给他做奖励。

  准备离开商场的时候经过一个珠宝品牌,思唯却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于是立刻拉着慕慎希拐了进去。

  灯光雪白透亮的店内,宋衍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一个柜台前,仔细地比对着手里的两款首饰。

  思唯一直走到他身后,才看见他手中拿着的分明是钻戒!

  “哦——”她立刻一巴掌拍上宋衍的肩,“被我逮到了吧?”

  宋衍一回头看见她和慕慎希,微微怔了怔,随后才朝慕慎希微笑点了点头,“慕先生。”

  慕慎希也淡笑着点了点头,思唯却依旧在宋衍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利,笑得十分促狭,“挑钻戒哦?这是打算有什么行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