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47 思慕绵绵121

  这天晚上,陆景乔在家中等到凌晨一点多,才终于看见有车子从大门口驶了进来。

  他拿了外套走出小楼,果然就看见黎湘从车里下来,身上仍是下午离家时那身薄薄的裙装。

  陆景乔上前,将外套披到了她的身上。

  “四哥怎么还没睡?”黎湘抬眸看着他问道。

  陆景乔看她一眼没有回答,黎湘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有多愚蠢,轻笑了起来。

  陆景乔看着她脸上略显苍凉的笑意,伸出手来握住她,一面往小楼走去,一面道:“出什么事了吗?”

  “嗯。”黎湘说,“宋衍和沈嘉晨分手了。”

  陆景乔听了,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他这个人性子向来淡漠,虽然那两个人对黎湘而言都是很重要的朋友,可是对他而言,却不过只是其他人。

  回到小楼,陆景乔让黎湘先去洗澡,自己则去萌萌的房间看了看,谁知道回到卧室,黎湘却还没有进卫生间,只是坐在床边,仿佛是在等他。

  陆景乔走上前来,“还不去洗澡?”

  黎湘忽然就伸出手来抱住了他,“我想四哥陪我一起洗。”

  陆景乔弯腰与她对视着,片刻之后,忽然一把就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了卫生间。

  极致的温情与缠绵之后,宽大的按摩浴缸里,黎湘坐在陆景乔身上,头靠在他肩头,静静地垂眸小憩。

  陆景乔微微一动,原本是想要两个人之间的姿势更加舒服,黎湘却只以为他要起来,忽然将他抱得更紧,“再泡一会儿。”

  陆景乔低头看她一眼,缓缓道:“以前可没这么缠人。”

  黎湘闻言,缓缓睁开眼来看向他,两相对视许久,她才终于开口:“那是因为以前没有意识到,两个人能这样好好地在一起,是一种多难得的福分。”

  陆景乔听了,眸光微微一凝,随后伸出手来捋了捋她垂落的发丝,而后低下头来,又一次封住了她的唇。

  ……

  黎湘这天晚上很晚才睡着,第二天不受打扰地睡到了中午,醒来时陆景乔和萌萌都不在小楼里。

  她起身收拾好自己过去主楼,却只看到陆夫人正陪着萌萌在客厅里学跳舞,祖孙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妈,怎么就你跟萌萌?四哥呢?”黎湘不由得问。

  “他?把萌萌送过来之后就出去了。”陆夫人说,“大概是约了什么人吧。”

  黎湘听了,心头虽有疑惑,却也没有多想。陆景乔如今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工作与职务,然而许多事情他都有自己的计划,黎湘也从不多问。

  与此同时,当宋衍来到“四季”会所,见到坐在梅阁里等着自己的陆景乔时,却是相当惊讶的,“陆先生,您怎么会……约我见面?”

  陆景乔看他一眼,随后道:“坐。”

  宋衍在他对面的沙发里坐下来,仍旧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这世上应该再没有比我更了解蒋程程的人。”陆景乔开门见山,“所以你有任何关于她的疑问,都可以问我。”

  宋衍听到这句话,整个人赫然蹲在那里,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回过神来,一点点地察觉出陆景乔的来意。

  “抱歉,陆先生。”宋衍低声道,“我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影响到湘湘。”

  陆景乔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道:“所以我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宋衍闻言,与他对视许久之后,忽然轻笑了一声,“我的确不该辜负陆先生的好意。”

  说完,他一把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来,一饮而尽之后,才又看向陆景乔,“那陆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如果她还活着,有没有回头的可能?”

  “有。”陆景乔简简单单地回答了一个字。

  宋衍瞬间凝眸注视着他。

  陆景乔依旧靠坐在沙发里,波澜不兴的模样,缓缓开口道:“她从小骄纵任性,又很擅于利用自己的美貌,周围都是捧着她顺着她的人,无人约束,自然就会走到偏离的道路上去。可是后来,惩罚她的人出现了,所以她开始感到恐惧,并且试图回头。”

  “你是说……”宋衍张了张口,“陆景霄?”

  “她曾经做过的错事很多,加上她张扬跋扈,所以很多事情都有迹可循。”陆景乔说,“陆景霄手里掌握了她从前教唆强.奸致人意外死亡的证据,所以她乖乖听命于他。”

  宋衍蓦地僵住。

  陆景乔看他一眼,“怎么,不相信她曾经做过这种事?”

  很久之后,宋衍才极其艰难地回过神来,低声道:“我猜得到……在她最糊涂的那些年……是会做出很多错事的……”

  陆景乔淡淡一沉眸,随后才又道:“她为了各式各样自己想得到的男人,的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沉迷于性,并且为之癫狂。”

  宋衍捏着酒杯的手赫然一紧,青筋毕现。

  “她过早地在性方面尝到甜头,从此一路沉沦。”陆景乔声音依旧很平淡,说的却是关于一个女人最私密的话题。

  宋衍看着他,“陆先生……”

  陆景乔安静了片刻,才又道:“诱她沉沦的人是我们陆家的人,不过他早已经不在,我也不想多提。”

  宋衍隐隐明白了什么,可是陆景乔说不想多提,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我想她在这条路上,不是没有想过回头。”陆景乔再度看向他,说,“至少在从前,她绝不走回头路。那些她占有过的男人,被她放弃之后,就不会再跟她有任何瓜葛。”

  宋衍目光再度凝住。

  陆景乔所指,是他。

  在她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在她试图回头的时候,她找的人——是他。

  她短暂的生命中可能有过无数的男人,也许他根本就是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一个,可是她唯一回顾的人,是他。

  宋衍身体是僵硬的,可是体内的血液却是沸腾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相互冲击,只能让他陷入寂寂无声。

  “该说的应该都说得差不多了。”陆景乔说,“这些事情连湘湘也不知道,因为跟她无关。而你既然知道了这么多,我相信你应该可以处理好自己的感情了。别再让湘湘为你担心。”

  陆景乔说完,也没有再多停留,站起身来就离开了这里。

  而宋衍独自静坐在那里,心绪兀自翻腾,面上却始终沉静无波。

  陆景乔仿佛是最客观的记述人,他残忍而平静地讲出有关于蒋程程的一切,却将所有的判断留给他自己。

  很久之后,宋衍才发出了一声轻笑。

  她这一生,做过错得很过分的事情,却也受到了最严重的惩罚,而她曾想过回头,也许是因为在那些消逝的瞬间,她也曾尝到过真正幸福的滋味?

  那么,于她而言,这样一段人生,应该已经算是完整了吧?

  既然已经完整,那他心头的遗憾,是不是也终于可以一点点地放下了?

  ……

  下午两点,周日空荡荡的慕氏,已然是第二大股东的陆景乔回到自己位于慕氏的办公室,不久之后,便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位客人。

  沈嘉宁满腹惊疑地推开办公室的门,见到坐在里面的陆景乔后,几乎立刻就开口:“陆先生,对不起,我知道我之前的事情影响到你,我当时也只是一时情急才报了你的名字……我发誓以后都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陆景乔看他一眼,缓缓道:“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这件事。”

  沈嘉宁闻言,更加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那陆先生的意思是……”

  “说说看你妹妹吧。”陆景乔说。

  “嘉晨?”沈嘉宁瞬间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了?”

  “你妹妹这么多年郁郁寡欢,还跑到大山深处去支教,不是没有原因的吧?”陆景乔说,“个中原因,应该没有人比你这个哥哥更清楚。”

  沈嘉宁听了,不由得僵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