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56 思慕绵绵126

  第二天是周六,晚上,沈家的独幢小洋楼里灯火通明,沈家父母在厨房里忙碌,沈嘉宁坐在客厅里玩游戏,而沈嘉晨则坐在旁边心不在焉地吃着甜点。

  不多时,沈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看了一眼客厅的情形,忍不住说了一句:“慎容怎么还没回来?”

  沈嘉晨听了,心头不由得一紧,抬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钟。已经六点五十,同为高三生的沈嘉宁已经回家两个小时,慕慎容无论如何也应该回家了。

  她忍不住想起昨天萧阳跟她说过的话——难道萧阳真的打得慕慎容不能回家了?

  她正这么想着,大门处忽然就响了一声,几个人同时抬头看去,便看见慕慎容推门从外面走进来,坐在玄关那里换鞋。

  “慎容。”沈妈妈连忙喊了他一声,“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慕慎容低低应了一声,随后道:“有事耽搁了。”

  沈妈妈叹息一声,说:“下次打个电话回来,免得你沈叔叔担心。”

  “嗯。”慕慎容又应了一声。

  沈妈妈这才又笑了起来,说:“好吧,那准备开饭吧。”

  沈妈妈转身准备重新回到厨房,慕慎容缓缓走进客厅,说了一句:“我不吃了。”

  说这话时他仍旧微微低着头,沈嘉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心虚产生错觉,她总觉得慕慎容眼角处似乎有些瘀伤。

  沈妈妈闻言诧异地转过头来看着他,“为什么不吃?你在外面吃过了?”

  “嗯。”慕慎容又应了一声,转头就准备往楼上走去,沈嘉宁却突然从沈嘉晨身边蹿过去,一下子拉住了他。

  慕慎容迫不得已抬起头来,那张脸暴露在灯光之下,沈嘉晨心头霎时间重重一跳——不是她的错觉,他眼角果然有伤,而且还不止一处!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沈嘉宁说,“你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沈妈妈见到这情形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走上前来,“怎么回事?”

  慕慎容见躲不过去,终于缓缓说了一句:“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几个小流氓。”

  说完,他若有似无地朝沈嘉晨那边看了一眼,沈嘉晨心头一跳,迅速收回了视线。

  “还有没有别的伤?”沈妈妈连忙拉住他问。

  “没有,没事。”慕慎容淡淡回答了。

  沈妈妈却仍旧不放心,连忙叫了沈爸爸一同出来。

  一家人顿时都围着慕慎容转,沈嘉晨看在眼里,厌烦在心里,索性站起身来,直接就上了楼,后来沈妈妈上楼叫她吃饭,她也只说不吃。

  沈嘉晨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待到十点多,听见沈爸爸和沈妈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那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终于落地——看样子,慕慎容果然是没敢将她抽烟的事告诉他们。

  想到这里,沈嘉晨松了口气,才终于察觉出饿,于是下楼准备找点吃的。谁知道刚下楼,她忽然就看见了依然在客厅里用电脑的慕慎容。

  听见声音,慕慎容缓缓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看向她,眼角的瘀伤被屏幕的荧光一射,似乎更加明显。

  沈嘉晨顿时更加烦躁起来,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看什么看!”

  因为不想跟他待在同一个空间,她连自己肚子饿也忘记了,转身就又重新跑上了楼。

  慕慎容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转身上楼的背影,很久之后,才终于收回视线。

  沈嘉晨回到卧室,想到他坐在楼下自己连东西也吃不成,不由得来气,又趴在床上听了会儿歌,她才准备去洗澡。

  没想到走进卫生间,才发现自己卫生间的喷头也坏了,她忍不住踹了墙壁一脚,拿起自己的衣物去用外面的卫生间。

  外面的卫生间跟她卧室里的卫生间是一样的格局,沈嘉晨放下东西,脱掉衣物,拧开淋浴便冲洗起来。

  她正站在淋浴底下闭着眼睛洗头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声响,似乎是开门的声音。然而还没等她回过神睁开眼睛,门口忽然又传来“砰”的一声,是确确实实的关门声!

  沈嘉晨吓了一跳,瞬间睁开眼睛,卫生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一如起先。

  可是刚才的开门关门声是怎么回事?

  她呆立了片刻,迅速冲掉头上的泡沫,随后抓起自己的浴袍穿上身,直接就走到了门口。

  拉开门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似乎忘了锁门——

  沈家二楼有两个卧室带有卫生间,一个是沈家父母的卧室,另一个就是她的卧室,而外面这个卫生间几乎就是沈嘉宁和慕慎容共用。因为她在自己房间使用卫生间的时候一向不需要锁门,进入这个卫生间也自然而然地忘记了这个程序,所以刚才有人轻而易举地就打开了门!

  可是这个人是谁?沈嘉宁还是慕慎容?

  想到这里,沈嘉晨迅速冲出卫生间,直接来到沈嘉宁的卧室一看,沈嘉宁正在跟人打电话,大概是女生,他正说得眉飞色舞,看见她推门进来,嫌弃地挥手示意她走开。

  沈嘉晨见状,心头顿时就有了答案。

  她“砰”地关上沈嘉宁的房门,一转头就冲向了慕慎容的卧室。

  慕慎容的卧室位于转角处,这么多年来沈嘉晨第一次进他的房间,推开门的时候,慕慎容正坐在他的床边,有些失神的模样。

  听见声音,他抬起头来,就看见整个人依旧湿漉漉的沈嘉晨。

  沈嘉晨看着他,冷漠而愤怒的模样,“你是不是偷看我洗澡了?”

  慕慎容看她一眼,竟然是脸部红心不跳的模样,缓缓道:“你一向不用那个卫生间。”

  这就是承认了?沈嘉晨脑子腾地一热,“所以你就可以在我洗澡的时候直接推门进来?”

  “是你自己没有锁门。”慕慎容说。

  事实上,当他推开那扇门的时候,的确没有想到会在门后看到那副少女青涩的胴、体。然而不过片刻的怔忡,他就已经回过神来,迅速关上了门离开。

  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冲进他的房间来质问他,仿佛他是有心窥视。

  “我没有锁门又怎么样?”沈嘉晨恼怒道,“这里是我家!我想锁门就锁门,不想锁门就不用锁!你凭什么偷看我洗澡?”

  慕慎容没有说话,转开视线看向了窗口。

  沈嘉晨见他这个反应,忽然冷笑了一声:“好,我这就去告诉我爸妈,看他们由得你欺负我!”

  她转身就要走出房门的时候,慕慎容年少清淡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我对你的搓衣板身材没兴趣。”

  “你说什么?”沈嘉晨瞬间涨红了脸,一把抓起他床头的枕头就用力砸向他,“慕慎容,你再说一次?”

  慕慎容被她连砸了几下,静默片刻之后,终于倏地站起身来。

  那时候他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八,足足高出她一个头,他站起身来,沈嘉晨便只能仰视他,气势瞬间就不足了大半。

  而慕慎容低头看着她,缓缓道:“你想要我说什么?说你在学校抽烟,还是说我脸上的伤是谁造成的?”

  沈嘉晨气得再度将枕头砸向他,“你以为我爸爸妈妈会相信你吗?”

  “是吗?”他声音已经冷淡下来,“你觉得他们不会相信我,反而会相信我偷看你洗澡这么荒谬的事情?”

  沈嘉晨被他问得僵住。

  的确,从沈家父母对他的态度来看,无论他说什么,沈家父母都极有可能会相信,甚至不需要任何证据就能相信。可是他偷看她洗澡这件事,的确是太过荒谬,哪怕她那样愤怒地来质问他,底气十足地指责他偷看自己洗澡,心里却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事实的全部。

  她僵硬地站了许久,才终于又咬牙开口:“总之你敢把学校里的事情告诉我爸爸妈妈,我就告诉他们你一直偷看我洗澡!我爸爸妈妈一定会将你赶出去的,不信走着瞧!”

  说完这句,沈嘉晨才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

  慕慎容看着她离开,又静立许久,才关上房门,缓缓走到了窗户边。

  从这个位置看出去,可以看见转角那边三个房间的窗户。其中沈家父母卧室的窗帘紧闭,沈嘉宁的窗帘则半隐半现,而居中的那个卧室,窗帘永远敞开。此时此刻,沈嘉晨正在那窗户里,坐在自己的床边,愤怒地擦着自己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