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0 思慕绵绵130

  沈嘉晨并没有留意萧阳的脸色,拒绝了他的提议之后便道:“今天好累啊,我想回家了。”

  萧阳从机车上下来,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你怎么了?这周怎么一直都闷闷不乐的样子?”

  “没有啊。”沈嘉晨说,“我只是今天有一点累嘛。”

  “累了正好。”萧阳说这话就伸出手来牵她,“我带你去放松放松。”

  “哎——”沈嘉晨被他拉住手往车上带,顿时就有些急了,“我不想去啊,你让我回去休息。”

  萧阳脸色微微一沉,随后说:“那好,我送你回家。”

  “不用你送。”沈嘉晨说,“我自己打车回去很方便。”

  她用力地将自己的手往回抽,可是萧阳却丝毫不松手,沈嘉晨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与他对视,这才发现他脸色实在是不好看。

  “沈嘉晨你什么意思?”萧阳盯着她问。

  “什么什么意思?”沈嘉晨皱着眉反问。

  “你这一周都对我爱答不理的,我都容忍你了。我朋友们全都嘲笑我找了个隐形女朋友你知不知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挺好的,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沈嘉晨听了他说的话,脸色顿时也变了变,“我觉得很累我不想跟你出去玩,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吗?”

  “我怎么不体谅你了?”萧阳说,“我不是说了要送你回家吗?你这什么态度?”

  “我说了不要你送!”沈嘉晨也是急了,恼火道。

  萧阳忽然就点头冷笑了一声,说:“不想回家是吧?上车,我今天非把你带出去不可!我还不信了,我连个女人都带不出去!”

  说着他就强行将沈嘉晨往车上拉,沈嘉晨也火了,死命地挣扎着。

  这个时候学校门口的学生已经很少了,偶尔有一两个路过的看见这情形也是匆匆走过,沈嘉晨被他生拉硬拽得手腕都红了,却愣是不肯屈服一点点。

  萧阳紧抓着沈嘉晨的双臂要将她拉上车,两个人正纠缠着,忽然又有两道身影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沈嘉宁和慕慎容这天都离开得晚,刚好在楼梯上遇见便一同走了出来,没想到一出门就看见一男一女拉扯在一起。沈嘉宁尚睁大了眼睛看好戏,慕慎容脸色已经微微一变。

  沈嘉晨不经意间一抬头,看见那两道熟悉的身影,脱口而出:“哥,救我!”

  沈嘉宁先是一怔,随后才看清她的脸,回过神来,除下背包就冲上前去,猛地将包往萧阳身上一砸,旋即就参与到了那场拉扯之中。

  得益于他纠缠住萧阳,沈嘉晨终于脱身,连连退开几步,脸色微微发白地盯着撕扯在一起的萧阳和沈嘉宁。只是片刻,她忽然又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正对上慕慎容深邃暗沉的眸光。

  刚刚跟萧阳拉扯一番,她惊魂未定,这会儿对上慕慎容的视线,竟然忘了该做出什么反应,只是愣着。

  跟萧阳撕扯在一起的沈嘉宁很快落了下风,张口就朝慕慎容喊:“来帮忙啊!”

  慕慎容这才慢条斯理地丢开自己的包,上前便出手箍住了萧阳的脖子,直接扭转了整个局势。

  沈嘉晨站在旁边怔怔地看着,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不远处忽然又有机车轰鸣声传来,她抬头一看,就看见两三辆机车驶了过来。

  而被慕慎容和沈嘉宁联手制服的萧阳显然也发现了,一抬头就跟机车上的人对上了目光,大吼道:“过来帮我!”

  那三辆机车立刻就停了下来,紧接着三个驾车人都投入到了那场厮打之中。

  情况霎时间再度反转,沈嘉晨站在旁边,眼看着沈嘉宁和慕慎容瞬间陷入被围攻的状态,脸色瞬间煞白!

  混乱厮打的人群之中,不知怎么忽然露出慕慎容的脸来,那样的情形之下,他目光竟依旧是坚定沉着的,只是看着她,“去叫保安!”

  沈嘉晨一怔,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萧阳忽然就转过身,阴寒着一张脸朝她走了过来。

  她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萧阳,愣在那里,忘了做出反应。

  此刻此刻,被两个人同时缠住的慕慎容竟忽然发力,硬生生地甩开了缠着他的那两个人,一下子将萧阳扑倒在地。

  两个人就倒在沈嘉晨脚边,近在咫尺的距离,沈嘉晨脚一软,控制不住地就坐到了地上。

  萧阳显然被彻底激怒了,“弄那个女的!”

  旁边有他的同伴赶上来,一转头看见旁边的垃圾桶处有一片被人丢弃的四方玻璃,拾起就往这边冲了过来。

  沈嘉晨见状,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抱住了自己的头。

  而正在这时,却忽然有人扑倒了她,整个人都压在她的身上,随后伴随着一声清晰的碎裂声,她听到一声闷哼。

  像是……慕慎容的声音。

  沈嘉晨这才艰难睁开眼睛,却直接就对上了慕慎容的眼睛。

  他就附在她身上,双手撑地,几乎是用整个身体护着她。而两个人的身上此时此刻还布满了破碎的玻璃渣子,可是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也就是说,那方玻璃是砸在了他的身上?

  她近乎呆滞地看着他,忽然听到萧阳骂了一声:“妈的,走!”

  紧接着似乎是传来保安的声音:“站住!不许跑!”

  沈嘉晨脑子昏昏沉沉一片混乱的时候,慕慎容已经起身来,抓着她一同起身,同时对沈嘉宁喊了一声“走”,便奔向了他所住着的那个小区方向。

  沈嘉晨被他抓着一路奔跑,眼前一片混乱,唯一清晰的却是来自他后颈之上,那些斑斑点点的血痕!

  两分钟之后,三个人都躲进了慕慎容住着的小区单元楼楼道里。

  沈嘉晨靠着楼道呆愣愣地一言不发,沈嘉宁坐在楼梯上喘气,“打人的是他们,我们跑什么?”

  慕慎容倚着墙,站在最外面的位置观察着有没有人跟来,闻言回答道:“你觉得学校抓到我们之后会简单地认定这是一起单方面的事件,随后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听到这句话,沈嘉宁和沈嘉晨都是一愣。

  的确,学校无论抓到萧阳或是他们中的哪一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肯定都会被爆出来,到时候不仅学校会做出处分,他们的家长也都会知道。

  想到这里,沈嘉晨控制不住地咬了咬唇。

  沈嘉宁则回过头去看她,“你都招惹了些什么人?”

  沈嘉晨没有说话。

  沈嘉宁重重将自己的书包摔到地上,手臂上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他连忙惊呼了两声,低头一看,顿时跳了起来,“妈呀,破皮了,我得去医院看看。”

  沈嘉晨听了,往他手上那个小伤口看了一眼,随后又看向了慕慎容。

  他依旧倚在靠外的墙上,转头盯着外面的情况,脖子上那些血痕都隐匿在阴影之中,再也看不见。

  “再等等吧。”慕慎容又看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不定保安这会儿还在附近,你一出去就被发现,那可逃不掉了。”

  沈嘉宁听了,忍不住又回头瞪了沈嘉晨一眼,“都怪你!”

  沈嘉晨竟然罕见地没有张口反驳。

  沈嘉宁诧异地看着她,慕慎容都忍不住转头看了她一眼。

  楼道昏暗,她的表情看不太清。

  慕慎容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始终在这里坐着也不是回事,沈嘉宁很快又对慕慎容道:“这里就是你住的地方吧?那我们上去躲躲,顺便洗一洗,待会儿再去医院。”

  慕慎容听了,顿了片刻,才淡淡应了一声:“嗯。”

  隐隐约约,似乎是不大情愿的样子。

  沈嘉宁什么都没察觉到,沈嘉晨却听了出来,她看了慕慎容一眼,忽然踢了沈嘉宁一脚,“有什么好洗的,又死不了!走了!”

  “你走。”沈嘉宁倏地站起身来看着她,“你走出去,让保安把你抓住,带到学校领导面前,再让他们把爸爸妈妈请到学校,看看他们的好女儿在学校里跟一些什么样的人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