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1 思慕绵绵131

  沈嘉晨咬着唇没有说话。

  她胆子虽然大,可是到底是个小姑娘,这些事情还是忌讳被父母知道的。

  慕慎容却在此时缓缓站直了身体,转身往楼上走去,从沈嘉晨身边走过的时候淡淡说了句:“走吧。”

  沈嘉宁随即站起身来跟着他往楼上走,上到转角的时候才看了沈嘉晨一眼,“还不走?”

  沈嘉晨又静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转身,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等他来到慕慎容的门口时,沈嘉宁已经站在屋子里感叹那间小屋:“你这里也太简陋了吧?这里住着能舒服吗?”

  “只是睡觉的地方。”慕慎容声音清清淡淡的,“比学校宿舍还是舒服的。”

  沈嘉晨站在门口往屋子里一看,果然是一间小得一眼就能看尽的屋子,简单的家居摆设,在她眼中简直是残破不堪。

  这样的屋子,他也好意思带自己的女朋友上来?

  沈嘉晨心里控制不住地又轻嗤了一声,然而下一刻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他脖子上那些伤口,她心头的嗤笑顿时就卡在那里,不上不下,不知如何安放。

  她进了门,却只是靠着门边的墙站着,一副无处落脚的模样。

  慕慎容站在那张小小的书桌旁边,头也不抬地说了句:“随便坐。”

  沈嘉晨看了看他身旁的那张椅子,又看了看那张小床,终究还是没有动。

  沈嘉宁这时又开口:“连卫生间都没有?你在哪儿洗澡?我得洗洗手和脸。”

  “出门右转尽头就是卫生间。”慕慎容说。

  沈嘉宁转身就走了出去,慕慎容走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在里面翻着什么。

  沈嘉晨依旧只是站在门边,进退不得。

  很快她就看见慕慎容从衣柜里一件衣服的口袋里取了些钱,随后他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说:“告诉你哥我去买点药回来处理伤口。”

  沈嘉晨看他一眼,没有回应。

  慕慎容也不等她回应,换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听着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消失,沈嘉晨才终于缓缓走到屋子中央,看了一眼那张整齐的小床,终究是没有坐上去,只是拉开书桌前的那张椅子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沈嘉宁回来,见只有她便问:“慎容呢?”

  “买药去了。”沈嘉晨回答着,眼皮也不抬一下。

  沈嘉宁点了点头,随意地在那张小床上坐了下来,随后才看向沈嘉晨,“你到底是怎么惹到刚才那个男的?”

  沈嘉晨没有回答他。

  “好,你不说就算了。”沈嘉宁说,“回头再有什么事,你可别喊我帮你。”

  “不喊就不喊。”沈嘉晨冷冷道。

  “那刚才是谁喊我救你的?”沈嘉宁说,“沈嘉晨你这什么态度?我刚刚可是拼命救了你,你有没有良心的?”

  沈嘉晨一时又没有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沈嘉宁才又道:“还有,你能不能对慎容态度好点?别人刚刚也是奋不顾身救了你的。”

  “我又没让他救我。”沈嘉晨说。

  “你——”沈嘉宁听到这句话,气得顿了顿,才又道,“他刚才替你挨的那一下我可看到了!沈嘉晨,那是一块玻璃!那玻璃要是砸在你身上,你这张脸啊估计就毁了个彻底了!我看他也是有病,明明一直被你冷言冷语地嘲讽,到了危急时刻居然还要救你!换了是我,我让你被人打死好了!”

  沈嘉晨听了,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他,“沈嘉宁,我是你妹妹,他是你什么人啊?你句句话都向着他?你该不会喜欢他吧?”

  “呸呸呸!”沈嘉宁瞪了她一眼,“沈嘉晨,你再这么下去,我看谁还会喜欢你!”

  “我不需要你们喜欢。”说完这句,沈嘉晨倏地站起身来,径直出了门。

  她下了楼,刚刚走出小区大门,忽然就看见从药店方向回来的慕慎容。

  他手中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大概装着需要的药,而此时此刻他手中正拿着一盒东西,低头阅读着上面的文字。

  沈嘉晨看见他,脚步倏地一顿,随后就跑到门口的一棵大树后面躲了起来。

  慕慎容很快就走到了小区门口,沈嘉晨躲在树后,看见他在大门口停住了脚步。

  她从树后看着他,见他缓缓抬头看着什么,于是顺着他的视线一看,却只见到了他住着的那幢楼。

  慕慎容就站在门口,静静地盯着自己住着的那个屋子的那扇窗户看了许久,这才终于走了进去。

  好一会儿沈嘉晨才从树后出来,走到他先前站过的位置,也看向他之前看过的方向。

  不就是他住的屋子吗?有什么好看的呢?

  ……

  沈嘉晨自己一个人回到家,又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沈嘉宁才回来,一回来就趁沈家父母不注意拉了沈嘉晨说话:“慎容受伤了你知不知道?”

  沈嘉晨心头微微一拧,却只是道:“受什么伤?”

  沈嘉宁拍了拍自己的后颈,“这里,都是被玻璃渣子划伤的扣子,还有后脑也被划伤流血了。”

  “哦。”沈嘉晨听完,应了一声。

  沈嘉宁看了她一眼,“这就是你的反应?”

  “他不是给自己买了药了吗?”沈嘉晨不耐烦地说,“大不了我明天去赔点医药费给他,行了吧?”

  说完她就站起身来上了楼,将房门关得震天响。

  沈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怎么了?你们兄妹俩又争什么呢?”

  沈嘉宁叹息一声,说:“谁能争得过她啊?妈,您这个女儿真是该好好管管了!”

  这天晚上,沈嘉晨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好几次迷迷糊糊终于有一点睡意,眼前却又突然闪过慕慎容后颈上的那些伤口,顿时瞬间又清醒了。

  最终她眼睁睁躺到天亮,想着这一晚上困扰自己的画面,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不就是被他救了一次吗?还成难题了?

  中午,刚吃过午饭沈嘉晨就出了门,来到了学校附近,慕慎容住的地方。

  她咚咚咚地敲门,又侧耳听了听,却没有听到屋子里的动静。

  就在她趴在门上细听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慕慎容的声音:“你干什么?”

  她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着他,却见他穿着短衣短裤和拖鞋,手中拿着盆子和毛巾,头发还是湿的,似乎是刚刚洗完澡。

  两个人对视片刻,沈嘉晨忽然伸出手去,“给你的。”

  慕慎容目光缓缓落到她的手上,看到了她捏在手中的百元大钞,有两三张的样子。

  好一会儿他目光才又落回到她脸上,“什么意思?”

  “沈嘉宁说你受伤了。”沈嘉晨说,“你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的,这是我补偿给你的医药费。”

  这个答案他心中原本就有数,听完之后也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绕开她,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

  “哎,你什么态度?”沈嘉晨收回自己悬在空中的手,转身看着他。

  慕慎容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放好盆子和毛巾,又拿了件外套裹在自己身上,这才开口:“不需要。”

  “什么不需要?”沈嘉晨说。

  他又安静了片刻,才一字一句地开口:“我不需要你的医药费。”

  “为什么不需要?”沈嘉晨说,“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也不会白白受你的恩惠。我不想欠你什么,这钱你拿去买药也好,给自己买营养品也好,反正我是给你了。”

  说完她才走进门去,一把将钱放在了他床边的书桌上。

  放下之后她也不管慕慎容的反应,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慕慎容说:“就算你不给我钱,你也不欠我什么。”

  沈嘉晨脚步顿住,转过头来看着他。

  他坐在床边,没有看她,只是低头擦着自己微湿的发,缓缓道:“原本就是我欠你们沈家的,你不用补偿我什么。”

  沈嘉晨闻言咬了咬唇,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慕慎容依旧只是缓慢地擦着自己的头发,再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