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2 思慕绵绵132

  沈嘉晨看着慕慎容的动作,心头忽然又来了气,回到那张书桌前拿起自己放下的钱,“不要算了!”

  她攥着钱就要出门的时候,门就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迎面就与她撞上。

  她在门里,纪薇薇在门外,四目相视之下,彼此都微微惊了惊。

  沈嘉晨很快回过神来,正准备越过她离开,纪薇薇忽然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沈嘉晨顿住脚步,抬眸看着她,随后忽然轻蔑一笑,“你管得着吗?”

  纪薇薇目光瞬间错愕起来,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沈嘉晨径直从她身边越过,离开了这里。

  听着沈嘉晨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间,纪薇薇这才终于看向慕慎容,低低问了一句:“慎容,没事吧?”

  “没事。”慕慎容站起身来,随后走到门边,“你等一等,我换身衣服。”

  纪薇薇听了,有些呆滞地应了一声,而慕慎容则伸手关上了门,在屋里换起了衣服。

  沈嘉晨蹬蹬蹬地下了楼,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却控制不住地停下脚步,转头往慕慎容所住的那幢楼看了看。

  只有六层的单元楼,他就住在六楼,然而这会儿看过去,密密麻麻的窗户到底哪扇是他的她也分不清。沈嘉晨静静看了片刻,忽然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小区对面就是个超市,她走进超市,拿了一瓶加热的饮料走到收银台,掏出钱来结账的时候,拿在手里的却是原先准备给慕慎容的那三百块。

  沈嘉晨对着手里的钱看了一会儿,随后扭头就拿了个购物篮,拎着购物篮在超市里一通选,什么贵挑什么,最终装了满满一篮子的东西之后,拿到收银台将那三百块花了个干净。

  收银员帮她装着那一包又一包的零食,沈嘉晨拆了袋鱿鱼丝靠在柜台旁边等着,不经意间一抬头,却忽然看见慕慎容和纪薇薇一起从小区里面走了出来。

  慕慎容脸上表情向来极淡,此刻亦然,纪薇薇却似乎毫不在意,一直在他旁边笑着说话,终于引得慕慎容转头看她一眼,随后,他勾了勾嘴角,也淡淡笑了起来。

  沈嘉晨手中捏着的那条鱿鱼丝久久没有放入口中,一直到那两人走出她的视线范围,她才将那条鱿鱼丝放入口中,用力地咀嚼起来。

  第二天,课间操时间,沈嘉晨正趴在教室里躲避做操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教室门口喊她:“嘉晨!”

  沈嘉晨直起身子来,扭头就看到了萧阳。

  他站在教室后门那里,高大的身体挡住了室外的部分光线,教室里关了灯光线暗,他的脸有些看不清楚。

  沈嘉晨顿了顿,终于还是站起身来,走出了教室。

  怎么说这也是在学校,她相信萧阳不敢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两个人走到阳台边,一如从前每个相约谈情的时刻——尽管沈嘉晨从来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情可谈。

  萧阳脸上还带着伤,大约是那天被沈嘉宁和慕慎容揍出来的,沈嘉晨看了他一眼,就将视线转到了一旁。

  萧阳低下头来看着她,“那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一时冲动,可那也是因为你一周都没怎么搭理我……你原谅我,我们当没事发生过好不好?”

  “不好。”沈嘉晨眼也不眨地回答。

  萧阳显然没想到她会回答得这么爽利,一时间顿住了。

  沈嘉晨继续道:“我们不合适,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萧阳一听,气笑了,“不合适?不合适你当初干嘛要答应我?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不合适?”

  沈嘉晨缓缓抬眸看着他,“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合适,你懂了?”

  萧阳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笑着点了点头,只是那眼神却是寒凉的。

  “好。”他说,“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强求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这应该算是正式跟萧阳分了手,下午程菲就来找她了,一见面就是关于萧阳的话题:“你跟萧阳怎么了?我听说他昨天和今天心情都很不好,早上看见他,好像又被人揍了。”

  “分手了。”沈嘉晨活动着自己的身体,漫不经心地回答。

  程菲听了,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为什么呀?”

  沈嘉晨安静了片刻,才缓缓道:“他不是真心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

  程菲不由得呆滞了片刻,好一会儿才又伸出手来拍了拍沈嘉晨的肩膀,“好吧,虽然我跟他也是好朋友,但怎么着也跟你亲近一些。这件事我站你这边啊!”

  “嗯。”沈嘉晨淡淡应了一声,却仍旧是提不起精神的模样。

  “你最近怎么回事?”程菲说,“怎么一天到晚都没精神?你不会是喜欢上其他人了吧?”

  沈嘉晨睨了她一眼,“神经病!”

  程菲哈哈笑了起来,“那你倒是说说你心情为什么不好?”

  “没什么啊。”沈嘉晨说,“成天待在这学校里压抑得要死,心情能好得起来吗?”

  程菲听了,忽然说:“这不马上就元旦节了吗?不如咱们出去玩吧,看你最近心情这么不好,也可以去散散心不是。”

  沈嘉晨仍旧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有什么好玩的。”

  “我有个亲戚在邻市开了个度假庄园,附近还有游乐场什么的,咱们去玩两天呗。”

  “不想去。”沈嘉晨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待在家里睡觉。”

  “难得放假嘛,呆在家里多浪费。”

  “再说吧。”

  晚上沈嘉晨回到家里,沈妈妈已经给他们兄妹俩准备好了宵夜,沈嘉晨没胃口,就去厨房热了杯牛奶。

  走出来的时候沈妈妈正在问沈嘉宁:“怎么样?让你问慎容的事问了吗?”

  “问了。”沈嘉宁头也不抬地回答,“他说那三天也要给人补课,所以就不回来过节了。”

  沈妈妈听了,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声。

  沈嘉晨站在厨房门口,听着沈妈妈这声叹息,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我当初说什么来着?他一旦搬出去就不会再回这个家了……这个家,他不知道有多讨厌呢!”

  “嘉晨!”沈妈妈微微严肃地喊了她一声,警告的意味。

  沈嘉晨悻悻地应了,一转头翻了个白眼。

  没想到她的白眼刚翻完,沈嘉宁忽然也冲着她翻了个白眼,随后便只是瞪着她。

  这样的表情语言再明显不过,无非就是骂她没有良心。

  没良心就没良心,沈嘉晨想,慕慎容又多有良心?

  她一时连喝牛奶的胃口也没了,将杯子往桌上一放,转身就上了楼。

  过两天再见到程菲时,沈嘉晨忽然就问起了她之前的那个提议,两个人简单商量了两句,便决定元旦节一起去邻市玩。

  元旦节是周一,学校从周五下午开始放假,沈嘉晨和程菲便约好了周六早上在学校附近碰头。

  她对这些约定一向不怎么上心,当天还是睡到九点多才起,等到达学校附近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

  可是却没有见到程菲。

  沈嘉晨拧了拧眉,正准备给程菲打电话的时候,身后却忽然有人喊她。

  她转过头,忽然就看见了三女两男,看起来比她年纪略大一些,一看就不是在校学生,更像是在社会上混的小年轻。

  其中一个女孩烫着头,画着浓妆,微微偏了头问她:“你就是沈嘉晨吧?”

  沈嘉晨瞥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她身后跟她气质非常相近的四个人,心头忽地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可是人却依旧是镇定的。

  “我不认识你们。”她说。

  那个女孩忽然就笑了一声,“我们认识你不就行了?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女人呢,连我们萧阳都敢甩,不过就是个柴火妹嘛!”

  听到这里,沈嘉晨算是彻底确定了他们的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