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463 思慕绵绵133

  沈嘉晨看着面前这几个明显来者不善的人,心里却并没有多少惧怕。她向来骄纵任性惯了,这会儿语气同样倨傲冷淡,“萧阳叫你们来的?”

  领头的那个女孩笑了一声,说:“你心里知道就好啊。说吧,打算怎么认错?”

  “认错?”沈嘉晨轻笑了一声,“跟谁认错?我为什么要认错?”

  “那你就是让我们自己动手了?”领头的女孩微微偏了头看着她,“那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女孩回头看了看身后跟着的那两个男孩,说:“这俩人下手一向没轻没重,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你要是害怕呢,就趁早跪下来认个错,兴许他们心情好还会放过你。”

  听完她这番话,她身后那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不怀好意地看向沈嘉晨。

  沈嘉晨安静了片刻,也笑了起来,随后她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女孩,径直走到那两个男孩面前,抬起头来看向他们,“来啊,动手啊。”

  在场几个人顿时都是一愣。

  尤其是那两个男孩,见到她这样冷傲从容的模样,竟然有些呆住,根本抬不起手来。

  沈嘉晨见到他们的模样,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领头的女孩见状,忽然上前拉了沈嘉晨一把,沈嘉晨刚刚一转过头,忽然就响起“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他们不动手我可以动手。”那个女孩看着她,“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我们会不敢动你?”

  那一巴掌打得沈嘉晨懵了一瞬,然而下一刻她就已经回过神来,扬起手就朝那个女孩脸上反打了过去!

  一来一去两个巴掌之后,事态顿时就变得有些不可控制起来——

  那个领头的女孩顿时就跟沈嘉晨扭打到了一起,沈嘉晨虽然没打过架,可是却丝毫不示弱,抓拉撕扯,手脚并用,倒是一点也没有落下风。

  可是很快另外两个女孩也加入了战局,虽然那两个男的没有动,可是沈嘉晨一个人怎么会是三个女孩的对手,很快就被他们围攻起来。

  这天是假期,这个路段的行人很少,偶尔有见到这样情形的成年人也只是摇头叹息一声,匆匆走过,并不停留或劝阻。

  沈嘉晨拼命反抗之间不知被谁踹了一脚,一下子就跌倒在地,随即被人压在地上,一张脸仅仅贴着地面,移都移不开。

  “打啊!”领头的女孩拍着她的脸,“你不是挺能打的吗?再起来打啊!”

  沈嘉晨趴在地上,捏了捏拳头,却始终动不了。

  见状,那三个女孩顿时就笑出声来。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一个男生开口喝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快走!”

  几个人同时转头,只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站在路边,目光沉沉的看着被他们压在地上的沈嘉晨,听见他们的喝止也不为所动。

  领头的女孩忽然就对他笑了一声,“帅哥,别看了,乖乖回家去念书吧!”

  沈嘉晨脸朝着另一边被压在地上,看不见这边的情形,偏偏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清冷而淡漠,“放开她。”

  纵使她已经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会儿听到这个声音还是控制不住地僵了僵。

  慕慎容,怎么会是他?

  哦,对了,这里是学校附近,他就住在学校附近,会经过也是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沈嘉晨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笑的是,终于有人能将她从这样的狼狈中解救出来;而哭的是,为什么是慕慎容看到她这样狼狈的时刻?

  她忍不住比了比眼睛,却听见身后有人冷笑,“你的意思是你要管闲事了?”

  话音落,加在她身上的力道忽然就减轻了两股,随后她就听到三个男生打起来的声音。

  很明显控制着她的女生也忍不住分神去看那边的情形,沈嘉晨尝试着动了一下,对方竟然没有察觉,于是她憋了口气,猛地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回头,她就看见了跟另外两个男孩纠缠在一起的慕慎容。

  他被两个人围攻,丝毫不占优势,可是他却依旧奋力反击,不遗余力。甚至在某个间隙,他还转头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沈嘉晨缓缓收回视线的时候,便已经又跟面前的三个女孩形成了一对三的局面。

  她不由得一怔,再度看向慕慎容所在的方向。

  他一对二,她一对三,怎么看都是他们输——这场架,没得打。

  正在沈嘉晨努力地想着对策的时候,那边,慕慎容忽然一个动作从那两人中间脱身出来,随后直奔向她,一把拉起她的手就跑!

  另外几个人都还没回过神,沈嘉晨已经被他拉着飞快地跑向学校的方向。

  “追!”身后隐隐约约传来声音。

  随后沈嘉晨耳边便只剩下呼呼的风声,而眼前的视线范围内,只剩下慕慎容奔跑的背影。

  她跟着他一路狂奔,最终跑进了他所住着的小区。

  一直到跑进楼道慕慎容才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大门外时,已经不见那几个男男女女的身影。

  沈嘉晨一被他松开,就控制不住地跌坐在地,艰难地大喘气。

  慕慎容收回视线,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她。

  认识她这么几年,他还从没有见过她这么狼狈的时刻,身上鲜亮的外套沾满泥尘,又脏又皱,而她头发散乱,脸上同样满是泥尘,尤其是左脸黑乎乎的,几乎快要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沈嘉晨坐在那里喘了几大口气,察觉到他在看自己,才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他。

  慕慎容迅速地转开了视线。

  沈嘉晨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咬了咬唇就准备站起身离开,可她刚一发力,脚踝忽然传来一阵剧痛,随即就“哎哟”一声重新坐回了地面。

  慕慎容这才又回转头来看她,见她这副模样,换换蹲下来,拉开她的裤腿看了看。

  “扭伤了,应该不严重。”他说,“要不要我给叔叔阿姨打电话叫他们来接你?”

  ”你敢!”沈嘉晨立刻开口道。

  慕慎容重新抬起头来,与她对视了一眼。

  沈嘉晨咬了咬唇,转头看向一边。

  慕慎容换换站起身来往楼上走去,“不敢让他们看到你这样子,那就先上来洗一洗吧。”

  说完,他竟然再也不管她,直接就上了楼。

  沈嘉晨又在那里坐了许久,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情形,终于还是咬咬唇,一瘸一拐地爬上了楼梯。

  走到慕慎容的房门口时,他的门正开着,显然是为她而开的。而他坐在书桌旁边,正低头看着一本读物。

  沈嘉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他始终没有回头,心头这才微微一松,终于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好在她今早出门就是为了出门去玩,背包里还带了衣服。

  她在他的床边坐了下来,拿下背上的背包,却发现背包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原本装了整套衣服,这会儿却不见了一条长裤!

  沈嘉晨忍不住有些懊恼,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这条被折腾得乱七八糟的裤子,想来想去也只能将就。

  慕慎容始终没有回头,由得她自己处理自己的事。

  沈嘉晨又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这才拿起衣物又走出他的屋子,走向了走廊尽头的那个卫生间。

  卫生间在她看来同样是简陋急了,里间是厕所,外间是洗漱浴室,空荡荡的水泥地面和几个冷冷清清的水龙头,像极了军训时候她们住的那个军区。

  沈嘉晨心中忍不住抱怨了几句,找了个地方将自己的衣物挂起来,这才走到洗漱台前,拧开一个水龙头来准备洗手洗脸。

  她强忍着冰凉的冷水将皮肤表面的泥尘冲开,才发现自己手上有好几处擦伤,而当她小心翼翼地洗干净自己的脸,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却瞬间呆住了。

  原来不仅仅是手,她的脸上同样有擦伤和瘀伤,而且非常显眼!